看齐中文
    构成黑茧的诡发一下子四分五裂,崩裂开来。

    化作漫天碎片,飘落而下。

    伴着诡发碎片,杨友德的身影再一次出现。

    当朦胧月光照在杨友德身上后,陈立悚然发现。

    杨友德的样子已经和之前大不一样。

    原本只萦绕在他周身的黑烟竟如同妖魔鬼魅一般。

    恣意狂舞,张牙舞爪向周围蔓延开来。

    院中那些被黑烟触及的花草,在一瞬间就失去生机,枯萎凋零。

    地上的泥土砂石在黑烟掠过之后,同样留下一道道焦黑色的痕迹。

    阴冷可怖的气息不加掩饰从杨友德身上流露出来,弥漫在小院中。

    恍惚间,似乎有凄厉绝望的哀嚎不断响起。

    小院一下子变得如同九幽地狱一般阴森可怖。

    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刚才看似将杨友德困住的诡发黑茧,竟然让他发生了某种骇人听闻的突变。

    杨友德缓缓抬起头。

    那张漠视一切的脸上,竟然出现了浓浓的怨毒之色。

    之前还是黑白分明的双目已经变得腥红一片。

    放眼望去,能感觉到的只有深深的绝望和死寂。

    比起刚才,这时的杨友德或许才更为像一只诡!

    尤其是他手上那把利刃。

    直到这时,陈立才注意到,杨友德手上拿着的是一把磨得锃亮的斩骨刀。

    刀面光滑似镜,刀背厚有一指。

    整把刀氤氲着一股淡淡的红黑色光雾。

    这种红黑色光雾不断翻腾,竟然翻腾出一张张充满绝望的脸。

    某一刻,陈立发现一张猫脸一晃而过。

    他这才明白,那一张张出现的脸就是惨死在这把斩骨刀下的受害者。

    突变过后,杨友德比起之前更具有攻击性。

    他的目标已经不再只有沈太平一人。

    随着他转动那充满怨毒之色的猩红双眸扫视全场。

    陈立这才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这时候,孟婆急切的喊声再一次响起:

    “老板,你别傻愣着,赶紧跑!”

    陈立顿时如梦初醒,招呼沈太平一声后,麻溜转身,撒丫子跑路。

    但到底姜还是老的辣。

    沈太平在孟婆发出第一声警告的时候,就已经站了起来。

    等到陈立叫他,他已经朝着大门跑出几米远了。

    陈立咬牙切齿看着沈太平的背影,快速甩动双腿,追了上去。

    小院没有多大,两人一前一后没几步就来到大门前。

    跑在前边的沈太平猛地拉开大门,抬腿就往外跑。

    也就在这时,杨友德动了。

    他骤然转动脖子看向两人,猩红之眸锁定两人中的一人。

    高高抬起手中的斩骨刀。

    狠狠斩了下去。

    银光一闪。

    缭绕在斩骨刀上的红黑色光雾瞬间消失。

    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沈太平的脑门前。

    此时的红黑色光雾已经化作斩骨刀的样子,对着沈太平当头斩了下去。

    只顾着低头猛跑的沈太平没有注意到这毫无声息的一刀。

    倒是跟在后面的陈立看见了,不禁骇然喊到:

    “小心!”

    听到喊声,沈太平心头猛地一突。

    瞬间意识到不好。

    多年来的抓诡经验告诉他,这时候绝对不能抬头看,也不能停下脚步。

    因为做这两个动作所耗费的时间或许就是生与死的界限。

    他想也没想,斜着一扑。

    意图再次使用懒驴打滚来躲过这一刀。

    可惜的是,已经有伤在身,他全身一紧绷,还没等脚下发力。

    身上的伤口就崩开。

    剧痛使得他条件发射地收回了力道。

    等他强行压住痛意,再想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沈太平就感觉一抹黑红之光在眼前一闪而过。

    顿时,神情一阵恍惚,脑子里也是懵懵的。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在陈立背上了。

    “我…我没死?”沈太平喃喃道。

    听到背后传来声音。

    正吭哧吭哧跑着的陈立顿时扭过头,看他一眼。

    “废话,你死了还指望我带着你的尸体跑吗?赶紧的,自己下来,可累死我了。”

    说话间,陈立脚下一顿,挺直了背,把沈太平放了下来,然后接着往前跑。

    沈太平下意识跟了上去。

    在跑出十来米后,沈太平还是对自己没死有些惊疑。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应该被那只诡杀了吗,为什么我还会活着?”

    陈立没有回头,一边低头猛跑,一边瓮声瓮气道:

    “这种事难道不是应该我来问你吗,我还想知道你个糟老头子为什么没死?”

    就在刚才,沈太平因为身上有伤,懒驴打滚被迫中止。

    眼见他无法躲开红黑色光雾化作的斩骨刀,就要丧命于刀下之时。

    一团黑气突然从他头顶涌出,挡在刀前。

    说来也是奇怪,当光刀斩到黑气上的时候。

    沈太平身上突然发出了一声类似临死之人的痛苦哀嚎。

    哀嚎声之后,黑气和黑红色光雾化作的斩骨刀同时消失。

    而沈太平也像是丢了魂一样,呆呆地站在那里。

    陈立虽然不明发生了什么。

    但见沈太平没死,就赶紧一把背上他,一起跑路。

    “黑气?哀嚎声?”

    听到这两个词,沈太平眉头紧锁,露出一副不解的神色。

    但没跑两步,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脚下一顿,把手伸进自己的衣领里。

    掏了掏,摸了一根细细的红绳出来。

    在红绳的一端,绑着一块中间有一点殷红之色的玉牌。

    他就呆呆地看着玉牌,没再动弹。

    感觉到沈太平没有跟上,陈立以为他伤势复发,也跟着停了下来。

    回过头一看,却发现他正站在原地,看着什么东西。

    陈立那个气啊。

    都这种时候了,不想着跑路保命,还看什么东西。

    他几步走过去,黑着脸,道:

    “老头子,你要想死刚才就该告诉我,也免得我背你跑这么远...”

    没等说完,他突然看清沈太平手上的东西。

    脑中灵光一闪,惊讶道:

    “这玉牌不会就是你没死的原因吧?”

    沈太平神情复杂地看着手上已经布满裂纹的玉牌,点点头。

    “这是我师傅留给我的,我没想到这东西居然真的能保命。”

    原来,这块玉牌是诡道传人一代代传下来的保命符。

    相传,这东西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帮助诡道传人躲过一劫。

    可历经这么多代,也没有哪位诡道传人能借此保住一条命。

    全部惨死在诡物手下。

    沈太平一开始也没想到这一茬。

    但他思来想去,除了这东西,身上也没什么能帮他躲过这一劫的物品了。

    现在拿出来一看,基本可以肯定,他之所以没死,就是这东西的功劳。

    没想到,传说竟然是真的!

    就在两人还在为这块玉牌而惊讶的时候。

    他们身后的街上,突然响起一阵急促而凌乱的脚步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