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16章奇怪的水声
    时间一晃来到午夜。

    这一夜同昨夜一样,不见半点月色。

    秋风呼啸而过。

    却吹不动漫天沉积的乌云。

    街边为数不多的几盏路灯也在一阵闪烁中罢了工。

    整个涌泉镇仿佛一下子陷入了无边的黑渊之中。

    俗话说得好,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这一夜,涌泉镇里虽然没有什么土匪强盗。

    但镇上却有比土匪强盗更加恐怖的存在。

    自从镇上出现第一个死者开始,居民们就渐渐减少出门的次数。

    到了后来,人越死越多。

    大部分镇民开始外逃。

    而还留在镇上的居民则几乎都不再出门,靠着家里的余粮过活。

    只是,不出门可以,但上厕所却是必不可少的。

    临近午夜一点,在距离陈立三人住处不远处的一栋二层高的房子里。

    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老大爷还半眯着眼睛,紧锁眉头躺在床上。

    这人一上了年纪,瞌睡就会越来越少。

    如果再有什么闹心事,恐怕整夜失眠都有可能。

    老大爷虽说还没到整夜失眠的地步,可最近几天却起码要到凌晨两三点才会有睡意。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不小心,动作大了一点,将睡在一旁的老伴儿给弄醒了。

    顿时引来老伴儿一阵埋怨。

    老大爷一边唯唯诺诺赔不是,一边麻利披上衣服。

    丢下一句“我去上厕所”后,就摸黑推门走出房间。

    老两口本来是住在二楼。

    后来嫌上下楼太费劲儿,就搬到一楼。

    而一楼客厅灯的开关在大门附近。

    老大爷出了房间,还是只有摸黑前进。

    不过,再怎么说也在这栋房子里住了几十年了。

    区区一点黑暗,是挡不住老大爷前往厕所的步伐的。

    经过客厅的时候,一阵夜风顺着门缝涌了进来。

    老大爷只披了一件外套,被这风一吹,猛地打了一个哆嗦。

    他缩了缩脖子,下意识转头看向房门方向。

    门关得好好的。

    他紧了紧外套,又接着朝位于客厅另一侧的厕所走去。

    来到厕所,老大爷伸出手,照着记忆中开关的方向摸去。

    啪嗒…

    随着一声短促的声音响起,厕所里被钨丝散发出的橙色光芒充满。

    眼前突然变得明亮,老大爷下意识用手挡在眼前。

    过了几秒,感觉适应之后,才把手拿开。

    老大爷晃眼看了一下不足五平米的厕所。

    慢吞吞走到马桶旁边,放起水来。

    哗啦啦…

    一股热流完全靠着重力牵引,落进马桶中,溅起大量水花。

    排解掉来自膀胱的压力,老大爷舒服得半眯着眼睛。

    感觉到热流将尽,老大爷抖了几下。

    按下冲水键,便提上裤子,准备回房接着等待睡意来临。

    可就在他关掉灯,抬脚迈出厕所后。

    厕所里居然又出现哗啦啦的声音。

    老大爷脚下一顿,困惑地扭过头看向马桶。

    “马桶坏了?”

    他之前听别人说,马桶差不多用几年就会坏。

    尤其是冲水开关,几乎每年都会换。

    他家厕所这个马桶可是用了快十年了。

    却一次都没更换过零件。

    为此,他还暗自窃喜了好久。

    没想到,今天晚上却还是坏了。

    老大爷犹豫了一下,本不想去管。

    可当他又往房间走了几步,却感觉哗啦啦的声音越来越大。

    在这种夜深人静的夜晚,这种声音简直如同魔音一般。

    若是不把它修好的话,恐怕等下就算躺回到床上,也不见得能睡着。

    就在这时,老伴儿的声音穿过客厅,传进老大爷耳朵里。

    “老头子,你在搞什么弄得这么响,撒个尿你都撒不消停吗?”

    老大爷嘴唇嗫嚅几下,似乎想要辩解。

    可一想到老伴儿那得理不饶人的性子,又忍了下来。

    “明明自己瞌睡浅,还怪我弄出声响,老婆子真是越来越不讲理了。”

    老大爷一边小声嘟囔,一边转身回到厕所。

    啪嗒…

    厕所的灯再一次被打开。

    这时候,哗啦啦的声音还在持续响着。

    老大爷几步走到马桶旁边。

    看也没看,使劲拍了拍储水箱。

    啪啪…

    流水声音仍旧没有消除。

    顿时,老大爷皱起眉头,按了一下冲水键,又找到墙角的阀门。

    把阀门关上。

    做完这一切,他拍了拍手。

    转身朝厕所外走去。

    他本以为这样做,那该死的流水声就会消停下来。

    可没想到,声音仍旧响着。

    甚至越来越急促,隐隐有变得更响的趋势。

    哗啦啦…

    哗啦啦…

    老大爷顿时烦躁无比。

    恰好余光瞥见一大坨卫生纸。

    他想也没想,一把拿起纸,扔进马桶里。

    这一刻,他也不管会不会把马桶堵上。

    只想着先把那该死的声音消除了再说。

    谁知道,纸是扔进去了。

    声音却还是在继续响着。

    老大爷忍不住走上前,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是还没靠近,一股恶心到反胃的气味就直往鼻子里钻。

    他干呕了一下,捏着鼻子,强忍住恶心,探头看去。

    就见椭圆形的马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污浊不堪。

    刚才还是澄澈的水已经被秽物污染。

    大量秽物堆积,已经漫过马桶一半。

    而那坨卫生纸,则浮在秽物上。

    眼见这些恶心的东西还在慢慢增多。

    老大爷也顾不得恶心和那该死的流水声。

    赶忙拿起旁边的皮搋子,往马桶里塞。

    一下,两下…

    几下之后,秽物没再增多。

    同时,流水声也忽然消失。

    没想到只一个皮搋子就搞定两件事。

    老大爷大喜过望,又使劲捅了两下。

    然而,就在他拿开皮搋子后,一股混杂了各种秽物的水流猛地从马桶里直射而出。

    老大爷一时不查,被射了个正着。

    一瞬间,老大爷胃部剧烈翻涌起来。

    哗的一声。

    还未消化完的晚饭伴着一滩淡黄色胃液从他嘴里喷涌而出。

    他赶紧扶墙弯腰,将紧随其后的东西吐到马桶里。

    可就在这时,微睁眼睛的他突然发现,马桶里多出一团黑色的东西。

    “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脑中刚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老大爷的胃部又一阵剧烈翻腾。

    哇啦啦…

    顿时,更多的胃液和胆汁被他吐了出来。

    经过这一番呕吐之后,老大爷终于感觉好一点。

    这时候,虽然鼻息间还有那刺鼻恶心的气味。

    但比起刚才,已经适应了一些。

    他没顾得上擦拭脸上的秽物,将目光投向马桶中。

    那团黑色的东西他可没忘记。

    说不定,马桶就是被那东西搞坏的。

    就在他定睛看向那团黑色东西的时候。

    那东西竟如同毒蛇一般,猛地弹射而起。

    笔直射向了过去。

    刚才的呕吐已经搞得老大爷有些虚脱了。

    看着这东西向自己射来,老大爷拼命想要躲闪,却被身体拖累。

    只一瞬间,他身上就被这黑色的东西完全覆盖。

    这时候,厕所的灯也在一阵闪烁中彻底熄灭。

    渐渐的,厕所里安静下来。

    那种奇怪的声音没有了,老大爷那睡在卧室里的老伴儿再一次沉沉谁去。

    只是这时候,再不见老大爷从厕所里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