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15章都怪运气太好了

第15章都怪运气太好了

    “没有。”

    孟婆缓缓摇头。

    原来,刚才陈立和沈太平之所以主动挑衅寸头男,为的就是掩护孟婆秘密潜入寻找复苏的诡物。

    “我在那栋房子里找了一圈,除了感觉到有两种不同类型的诡物气息以外,并没有发现它们的踪迹,不过…”

    说到这里,孟婆有些迟疑。

    “不过什么?”

    沈太平连忙问道。

    陈立和罗阳也露出一副很感兴趣的表情。

    孟婆僵硬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表情。

    她犹豫着,似乎有些不确定,道:

    “根据整栋房子诡气浓度的不同,我觉得那一只复苏的诡很可能进入下水道了。”

    “下水道?!”X3

    陈立三人顿时面面相觑。

    这时,罗阳一敲自己脑袋,恍然大悟道:

    “对了,我记得那个女人不就是死在卫生间里吗,孟…孟大姐这样说的话,似乎也有道理。”

    听到这话,陈立和沈太平相视一眼,神情都变得有些凝重。

    涌泉镇虽说只是一个小镇。

    但再怎么说,镇上也有上百户人。

    下水道自然四通八达,错综复杂。

    那只诡是在昨夜复苏,进入下水道的。

    经过这么久,这会儿谁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再一个,沈太平之前也没能从缉灵组三人嘴里把诡物长什么样,杀人规则又是什么给套出来。

    不清楚对方的底细,自然也不能轻举妄动。

    孟婆面无表情盯向罗阳。

    直把罗阳盯得背后发凉,躲到陈立身后,才道:

    “老板,用不用我去找找。”

    陈立想也没想,果断把头摇成拨浪鼓。

    好家伙,先不说以孟婆的身体能不能进到那么狭小的下水道。

    就算她能进去,陈立也不可能让她这么干。

    下水道里可是什么东西都有。

    经过那么多秽物长时间发酵污染,可想而知进去一趟会搞成什么样子。

    陈立可不想晚上睡觉的时候旁边站着一尊人形马桶。

    还是经年不刷的那种。

    暂时无法确认那只复苏诡物的确切位置。

    陈立三人只能接着去打听熏肉铺老板的下落。

    之前他们一直想的是从镇上那些普通居民那里打听。

    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地方——既然熏肉铺老板是镇上居民,那么镇里一定会有他的相关信息。

    比如姓名、长相等等。

    刚才猛然发现缉灵组的人居然在和镇长说话。

    陈立这才想起可以从镇长入手。

    就算不能从镇长那里得到答案,也能弄清楚那老板的具体信息。

    三人直奔镇长办公的地方——那是一栋三层高的小楼。

    小楼前还有一个栽着六棵树的小院。

    陈立三人到这里的时候,正好遇见镇长和另一个穿着制服的人在树下说着什么。

    三人一合计,决定派沈太平出马。

    毕竟比起陈立和罗阳,沈太平要显得稳重靠谱一点。

    沈太平整理了一下长衫,挺起胸,慢慢走了过去。

    树下两人见有人过来,便停止说话,同时望了过去。

    “大爷,我记得你,你是和那几位一起来的吧?你有什么事吗?”

    之前镇长在缉灵组那里见过沈太平一面,就误以为他是和缉灵组的人一起的。

    等沈太平走近了,一下子就认出他来。

    沈太平微微一愣,快速露出一个笑脸。

    他原本以为会费一番口舌和镇长套近乎。

    没想到居然被认成缉灵组的人了。

    索性也就默认下来。

    “是有点事,我们需要一个人的信息。”

    不知道缉灵组怎么赢得镇长信任的。

    镇长也不问是什么人,指了指身边那人,道:

    “这个好办,这位是我们镇里管理治安和户籍的杨所长,这件事他应该能帮到你们。”

    沈太平心中一喜,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点了点头。

    将手背在背后,朝远处观望的陈立和罗阳做了个OK的手势。

    ......

    在杨所长的带领下,陈立三人在户籍室找到了那间熏肉铺老板的信息。

    “杨友德,男,生于七七年八月十二日…”

    看着户籍资料上这一行行关于熏肉铺老板信息的文字,陈立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些资料对于眼下的帮助可是微乎其微。

    尤其是当他看到资料上子女那一栏写着“无”之后。

    他一把将户籍塞到一旁的罗阳手中,转身走出户籍室。

    在外面的走廊上,陈立看见了正和沈太平抽烟闲聊的杨所长。

    “杨所长,那个杨友德你认识吗?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陈立开门见山道。

    杨所长转过头,见是和沈太平一起的年轻人。

    便深深吸了一口烟,把烟屁股扔在地上踩了踩,诧异道:

    “认识,算起来他和我还有点亲戚关系,怎么,他有什么问题吗?”

    陈立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正要开口。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朝沈太平使了个眼色。

    沈太平颇有默契地接过话,道:

    “老杨啊,我们怀疑镇上的事和这个杨友德有关,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大费周章过来找他的信息了。”

    “可是杨友德这个人…”

    杨所长似乎还想为杨友德辩解几句。

    但当他看到沈太平和陈立都板着脸看向他的时候。

    他只得苦笑一声,道:

    “他算是我一个堂兄,这辈子也算蛮惨的,因为小时候出了一点事,造成他终生不能人道。”

    “好不容易几年前娶了一个媳妇儿,也在婚后不久就跑了。”

    “他心灰意冷之下,就没再娶,一直守着他那个铺子过活。”

    “在镇上发生这档子事前几天,他那个铺子就没再开过。”

    “我也试着找过他几次,但他这个人比较不爱和别人说话,我问遍了他周围的邻居,也没能找到他。”

    “后边镇上的事越闹越大,我也就没心思再找他了。”

    听完杨所长的话,陈立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顿时又破灭了。

    晚上,回到住处,陈立直接就窝在沙发上,显得有些丧气。

    已经来涌泉镇几天了。

    可除了知道死人肉的出处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收获。

    而且,小镇上还阴差阳错多出一只复苏的诡物。

    这可和他想的快速解决诡物,拿到应有的奖金背道而驰。

    仔细算算,距离交水电气费的日子已经过去几天了。

    现在洗尘阁里恐怕已经断水断电了。

    想到这里,陈立幽幽叹了口气。

    “老沈、罗阳你们说,是不是我们调查的方向出了问题?”

    罗阳看了沈太平一眼,没有开口。

    沈太平想了想,道:

    “我觉得我们方向应该没问题,怪只怪我们的运气太好了!”

    “运气太好了?”

    陈立瞪大眼睛,满眼不敢置信。

    这都几天了,还没找到诡,这还能叫运气好?

    沈太平点点头:

    “对啊,你想想看,哪有运气好的人会撞诡,干咱们这行当,就得运气背。”

    “否则,要是连诡都撞不上,那还不如去工地搬砖。”

    这种逻辑真是绝了,陈立顿时无言以对。

    病恹恹地吃过晚饭,便早早睡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