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其实,当初还在四合院的时候,陈立就问过罗阳那位表叔,熏肉是在哪里买的。

    可那人却说熏肉是一个朋友送他的,他也只是借花献佛而。

    唯一能确定的是,产地就是涌泉镇。

    可熏肉作为涌泉镇特产之一,在附近十里八乡都颇为有名。

    镇上做熏肉生意的少说也有二十多户。

    无法确定熏肉具体产自哪家哪户,陈立三人只能一家一家慢慢查。

    第二天。

    陈立三人特地起了个大早。

    他们按照昨夜定好的计划,准备今天兵分两路去寻找熏肉的出处。

    孟婆自然是和陈立一组,剩下的沈太平则是和罗阳一组。

    在饱餐了一顿孟婆做的早餐后,三人一纸人便出了门。

    孟婆外形酷似真人,可在光天化日下,还是和真人有些许差距。

    未免被别人撞破,陈立特意为孟婆装扮了一番。

    出门之后,陈立每走个几十米就会扭过头,上下打量孟婆。

    在确定不会被轻易瞧出破绽后,他才继续前进。

    终于,在陈立第十一次扭头看孟婆的时候,孟婆无奈开口道:

    “老板,你能不能别再看我了,我都穿成这样了,应该没人瞧得出来我的身份吧。”

    陈立看着被帽子,墨镜,口罩以及一件临时缝补成的长款风衣全副武装的孟婆。

    也觉得自己有些太过疑神疑鬼了,摸了摸鼻子,道:

    “那好吧,我不看了。”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后,陈立和孟婆的动作加快了不少。

    不一会儿,就来到第一家卖熏肉的店前。

    就见这家店大门紧闭,似乎没有营业。

    陈立想也没想,直接敲响大门。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过了十来秒,屋里却一直没人回应。

    “老板不会被吓跑了吧?”陈立喃喃道。

    之前,在小饭店吃饭的时候他就得知,镇上大部分人已经跑路了。

    这家店这么久都没回应,恐怕也是跑路大军中的一员。

    陈立试探着又敲了几下。

    店里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他顿时犯难了。

    原本制定的计划是逐一排查卖熏肉的店铺。

    因为用死人肉做熏肉,不可能只做这么一点。

    只要在哪家熏肉店发现有死人肉,哪怕只是一点残渣碎末,都能算是一个突破口。

    以便能继续追查下去。

    可现在出师不利,第一家店铺就没能进去。

    这要是其他熏肉店铺也是这样,只怕今天只能无功而返了。

    站在店铺门前,陈立微微皱起了眉。

    他看了看熏肉铺用一把铁锁锁上的门,又偷摸看了看四周。

    慢慢凑到孟婆身旁,小声道:

    “有办法开门吗?”

    孟婆微微点头:

    “有。”

    陈立顿时眼前一亮,高兴道:

    “那还等什么,赶紧开门,我…”

    没等把话说完,他就被孟婆的动作给惊到卡壳了。

    嘭!

    锵!

    轰!

    只听见三声巨响骤然响起,通往熏肉铺内部的路被打通了。

    陈立长大嘴巴,目瞪口呆看着地上已经四分五裂的木门和崩断的铁锁,一片凌乱。

    “老板,门开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孟婆的声音宛如从天边传来。

    陈磊这才如梦初醒。

    眼中迅速升起慌乱,快速扭头看向四周。

    见没人出现,拉着孟婆赶紧跑到远处不易被看见的角落,藏了起来。

    “你疯了!”陈立惊道,“把门打碎干什么?”

    孟婆无辜道:

    “不是你让我开门吗?”

    “我是让你开门,但没让你这样开门啊,你难道分不清什么是‘开’,什么是‘砸’吗?”

    陈立很是头疼,一掌拍在自己脑门。

    和纸人们生活了这么久,他一直觉得纸人的智商是在线的。

    今天发生这一幕,不禁让他开始怀疑起是不是纸人的智商会随着实力的提升而下降了。

    孟婆沉默片刻,道:

    “对不起,老板。”

    陈立只得叹了口气,摆摆手,道:

    “算了,下次记得干这种事之前和我商量一下,别再乱来了。”

    “我知道了。”

    孟婆点点头。

    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陈立也不打算再埋怨孟婆。

    索性和孟婆躲在这个角落,偷偷观察熏肉铺的方向。

    五分钟过去了。

    别说是管理治安的人,就连看热闹的人也没有。

    陈立这下彻底放下心来。

    带着孟婆重新回到熏肉铺,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进到熏肉铺里,陈立发现,这家铺子不仅只是铺子那么简单。

    在铺子后面,还连接着起居室、厨房、卫生间等。

    典型的前店后家结构。

    陈立将前后所有房间都检查了一遍。

    发现屋子里除了几个大缸,以及一些桌椅板凳。

    那些值钱的,诸如电视,冰箱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至于熏肉和熏肉原料,更是一点不剩。

    “还真是跑路了,可真行。”陈立悻悻道。

    没能在第一家发现死人肉的线索,陈立也不气馁。

    带着孟婆,前往下一家。

    不知道是不是商量好的,第二家卖熏肉的店铺也是铁将军把门。

    陈立瞥了一眼铁锁,对孟婆道:

    “别砸门,把锁弄断就行了,动静小一点。”

    经过刚才的事件,陈立对孟婆的力气有了充分的了解。

    拧断一把铁锁,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孟婆的动作也证实了这一点。

    就见她伸出两只手,抓着铁锁两侧,用力一扯。

    锵...

    铁锁应声而断。

    “这样不就很好嘛。”

    陈立露出笑脸,满意地点点头,推门走了进去。

    这间熏肉店和上一家的情况差不多,同样是人去楼空。

    唯独要好一点的是,陈立在角落发现几块黑色肉块和几个梅花脚印。

    肉块上还有许多细小的咬痕。

    想来应该是野猫或者野狗撕咬过。

    见到有肉,陈立顿时精神一振,让孟婆赶紧瞧瞧,是不是死人肉。

    孟婆拨弄了一下黑肉,在陈立期待的目光中摇了摇头。

    “是猪肉。”

    听到这话,陈立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撇了撇嘴,却没说什么。

    带着孟婆继续前往下一家。

    可就在他们刚离开这家熏肉铺没一会儿,陈立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传来的是罗阳略带惊喜的声音。

    “大佬,你快过来看看,老沈说他有发现了。”

    陈立顿时一喜,问明了具体位置后,带着孟婆快马加鞭赶了过去。

    小镇没有多大,陈立和孟婆没一会儿就找到罗阳说的位置。

    那也是一家熏肉铺。

    此时,陈立和孟婆到时,就看见罗阳正站在铺子门口,不停张望。

    “罗阳!”陈立喊了一声。

    罗阳循声望去,看见陈立。

    带着喜色迎上前,道:

    “大佬,我们有发现了,老沈在这家店里发现一只死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