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距离陈立答应同沈太平合作,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

    沈太平在达成合作的当天晚上,就死皮赖脸要住进洗尘阁。

    这真是瞌睡来了遇上枕头。

    陈立正愁存款快要用完,还没找到进项。

    没想到沈太平主动送上门让他宰。

    在沈太平被动同意缴纳一年房租和两年押金后,陈立半推半就同意他住进来。

    而胖子罗阳,则因为资金不足和家里的原因,还是住在自己家的四合院里。

    只是白天会不时过来一下。

    在这一个月里,陈立又糊了不少纸人出来。

    不过由于有两位“队友”不时提供指导性意见,纸人的造型变得更加多种多样。

    不再只有传统类型和二次元类型的了。

    “我说阿立,你别总听罗胖子的,弄这些花里胡哨的管什么用,还是多糊几个金发碧眼,带翅膀的那种才是正道。”

    见又一个穿着制服的OL纸人在陈立手上诞生,沈太平不屑地撇了撇嘴。

    陈立看都没看他一眼,将纸人随手交给其他纸人调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伸了个懒腰,才道:

    “你别给我瞎嚷嚷,有这功夫,还不如出去给我拉拉客,你也不看看我这店已经多久没开张了,再没生意,明天开始就得喝西北风了。”

    沈太平顿时愕然:

    “我才给你的房租你都花完了?你该不是背着我去找那仙足道的99号了吧?”

    也不怪沈太平这样惊讶。

    在一个月前,他可是连租金带押金,一共给了陈立小三万块钱。

    这才一个月的时间,陈立居然就嚷着说没钱。

    着实有些夸张。

    陈立一翻白眼,嚷嚷道:

    “呸,就你给的那点钱,抛开店里和日常开支,别说仙足道,就连路边的盲人按摩我都不敢去,还找什么99号,恐怕再等几天欠费停水了,自己洗脚都费劲儿。”

    “开店都这么费钱吗?”

    沈太平有些咋舌。

    平时除了糊纸人用的纸和竹篾,他也没见陈立买什么东西,钱居然就用完了。

    这钱还真的是不经花。

    难怪白纸街上最近又有不少店铺倒闭。

    就这种花钱速度,谁能受得了?

    陈立冷笑一声:

    “开店倒是不怎么费钱,就是某些人在吃的方面花得太多了。”

    听到这话,沈太平老脸一红。

    顿时想起这一个月里有多少鸡鸭鱼肉,鲍肚翅参进了他肚子。

    不过话说回来,沈太平对此多少还是有点委屈。

    谁叫纸人的手艺那么好,居然不比三星米其林主厨差。

    而且,也不光他一个人吃了,陈立和不时来蹭饭的罗阳也吃了不少。

    真要算在吃上的开销,他顶多只认四分之三。

    沈太平砸巴几下嘴,小声嘟囔道:

    “那大不了以后把伙食稍微降低一个档次…”

    “这是降低档次就能解决的事吗!”

    陈立眼睛一瞪,愤愤道:

    “而且别说以后了,明天就有人来收水电气费,这钱拿不出,咱们就等着断水断电吧。”

    沈太平顿时颓了下去,双目无神,不停唉声叹气。

    沉默片刻,陈立斜眼看他,试探道:

    “要不然,你先拿钱垫上,等店里开张了,我再还你。”

    沈太平无精打采摆了摆手:

    “我哪有钱,就那两万多块钱还是罗阳他爷爷给的。”

    “那你的钱了,你别说你干驱诡这么久,一分钱都没挣到吧?”陈立惊道。

    “怎么可能!”

    说起自己的老本行,沈太平稍微打起一点精神。

    “我干这行差不多也有四五十年了,大钱可能没挣到,但几百万还是有的。”

    “那你的钱呢?”

    陈立挑眉。

    “这…这不是为了拯救那些失足少女,全都贡献给她们了吗。”

    沈太平老脸一红,眼神躲闪,不敢看陈立。

    “你个老不修的。”

    陈立顿时气结。

    就在这时,店门口人影一闪,罗阳吃力地提着两袋东西,满脸喜意走了进来。

    “大佬,老沈,快来帮我一下。”

    陈立没有动弹,还杵在原地生闷气。

    正尴尬不已的沈太平倒是如同看到救星一样,赶忙走上去,接过罗阳手里的东西。

    没成想,东西非常沉,差点没把他给带到地上。

    “这什么呀,这么重?”

    吭哧吭哧把东西放到柜台上,沈太平一边扭动手臂,一边好奇地往袋子里看去。

    “之前大佬不是说想要明日香的手办吗,我好不容易从网上掏到一个。”罗阳笑道。

    听到是手办,陈立也顾不得生气。

    迅速凑过去,将袋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而沈太平,则一下子就失去了兴趣。

    他瞥了一眼另一个口袋,道:

    “那袋不会也是这种玩意儿吧?”

    “哦,这袋不是,这是老家的人带来的一点土特产,我就想着拿来给你们尝尝。”

    一听是吃的,沈天平连忙泛着笑容凑了过去。

    “什么土特产,我看看。”

    他伸出手,麻利地打开袋子。

    袋子里装着的是一小包一小包的糕点,以及一块块熏得发黑的肉条。

    无肉不欢的沈太平看都没看糕点。

    直接拿出肉条,放到鼻前一嗅,还用舌尖碰了碰。

    顿时眉开眼笑。

    “这熏肉,绝了!”

    听到这话,罗阳脸上的笑容不禁更盛。

    说实话,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答应和陈立还有沈太平一起组建小团体。

    可既然已经加入这个小团体,那就得体现自己的价值。

    驱灵抓诡他是办不了。

    可后勤这方面,他还是有点心得的。

    看到沈太平喜欢自己老家的熏肉,罗阳非常开心。

    可就在这时,冷不丁冒出一个声音,把三人都给吓了一跳。

    “死人的肉做的,能不绝吗。”

    “死人的肉?”

    沈太平愣愣看了熏肉数秒,突然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干了什么。

    脸色骤然变青,把肉一扔,跑到店外,弯着腰,不停干呕。

    罗阳脸色煞白,哆嗦着道:

    “这…这不可能吧…”

    至于陈立,脸色同样不好看。

    他瞥了一眼说话的JK女纸人,皱眉道:

    “你确定?”

    JK女纸人点点头:

    “确定。”

    说着,她走上前,拿起熏肉,用力一捏。

    黑色的液体就顺着肉缝渗了出来,不停落在地上,化作一缕黑烟。

    黑烟似乎有意识一样,出现之后,又迅速朝熏肉飘去。

    “这是什么东西?”

    陈立背脊有些发凉,微微退后一步。

    JK女纸人伸手成爪,抓向黑烟。

    像玩玩具一样,不停把玩着。

    黑烟不停在指尖流转穿梭,却怎么也逃不出JK女纸人的手掌。

    “老板,这是诡气。”

    玩了一会儿,似乎是玩腻了。

    JK女纸人突然将黑烟攥在手中。

    用力一握,再打开时,已经没有黑烟的踪迹了。

    陈立皱着眉头,摸了摸下巴。

    转头看向不知所措的罗阳,缓缓道:

    “看来,店里要开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