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夕阳西下。

    落日的余晖洒满了整条白纸街,两旁人行道上的树影拖得老长。

    一阵秋风吹过,卷起一地落叶。

    为安静的白纸街,更添一分凄清。

    此时,洗尘阁外。

    胖子正拿着手机,站在一颗树下打电话。

    “喂,小阳啊,你和沈大师买到纸人了吗,你们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天黑之前能到家吗?”

    手机里不断传来爷爷略显焦急的问话声。

    胖子心里满不是滋味。

    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他明白爷爷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

    昨夜长桌上躺着的是他的奶奶和小叔。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两人还是没能熬过厉诡索命。

    刚经历丧妻和丧子之痛,老头已经无法接受再有亲人在面前死去。

    现在,沈太平就是他保全家人的唯一希望。

    可今天沈太平自早上出去以后,就再没有音讯。

    老头担心的连饭都没吃好,就怕沈太平跑路了。

    如果不是还能和胖子联系上,恐怕他现在已经到大街上找人去了。

    胖子有心想告诉爷爷,其实四合院里的诡在昨夜已经被消灭了,可又担心爷爷不信。

    迟疑数秒,胖子才道:

    “放心,爷爷,天黑之前我和沈老…大师肯定能回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

    ……

    手机里传来忙音,胖子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回兜里。

    抬头看了看天色,转身走进店内。

    此刻,洗尘阁内。

    陈立正坐在收银台后打着瞌睡。

    而沈太平则是在研究店里的纸人们。

    因为有陈立的命令,纸人们全都一动不动,如同商品一样。

    这就给了沈太平一个很好的机会。

    他这个纸人看一看,那个纸人摸一摸。

    就这样又摸又看了一下午,还是没有一点消停的意思。

    反而越加亢奋。

    纸人们都有些不耐烦了,恨不得一掌把这老货给扇出去。

    胖子刚走进店里,就听见沈太平在嘀嘀咕咕念叨着什么。

    走近一听,才听清他说的居然是“发财了”。

    咳咳…

    胖子满头黑线,站在沈太平身后,轻咳一声。

    沈太平没有理他,继续研究纸人。

    胖子加大音量,又咳了一声。

    这一次,沈太平转过头,诧异地瞅了他一眼,还是没有跟他说话的意思。

    反倒是收银台后的陈立睁开了眼睛。

    “罗胖子,你干嘛呢?”

    罗阳扶了扶眼镜,嘟囔道:

    “我爷爷刚才打电话过来,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驱诡。”

    “驱诡?”

    陈立眉毛一挑,坐直身体,诧异道:

    “你家那只诡昨晚不是已经搞定了吗,还驱什么诡?”

    罗阳撇嘴,道:

    “还不是老沈大师为了让我带他来找你,故意骗我爷爷,说院里的诡还没完全驱散,还需要纸人吗。”

    “老人家信以为真,等了一天,就等着我们回去驱诡。”

    “现在天都要黑了,我们还没回去,他应该是担心我们会赶不及回去吧。”

    听到罗阳的话,陈立斜眼看向还在不停忙活的沈太平,没好气道:

    “喂,沈老头,你不地道啊。”

    沈太平停下手上的动作,讪讪道:

    “这不是研究得太着迷,忘了吗,我这就打电话给他。”

    一边说着,沈太平一边瞪了罗阳一眼,拿出手机。

    就在这时,店外突然响起一阵短促的刹车声。

    吱…

    紧接着,四道人影出现在洗尘阁门口。

    因为是逆光的原因,陈立看不太清来人长什么样子。

    眯起眼睛看了看,只模糊分辨出这是四个男人。

    不过是男是女又没什么区别。

    上门即是客人。

    陈立走出收银台,满脸笑意迎了上去。

    “四位准备看点什么,本店今日新出会员活动,办理会员,预存8888,即可享受全场八折优惠,优惠力度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可不要错过哟。”

    听到这话,刚好跨进门的四人身体齐齐一僵。

    满脸不敢置信地看向陈立,仿佛在看外星人一样。

    陈立摸摸自己的脸,诧异道:

    “怎么,是觉得八折还不够?不够的话,折扣这些还可以商量,只要你们先办理会员,一切都好说。”

    四人没说话,还是那副表情。

    这时候,罗阳挪动身体来到陈立身侧,小声道:

    “大佬,他们应该不是来买东西的。”

    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和罗阳有过一面之缘的雷凌四人。

    陈立扭头,好奇道:

    “你怎么知道?”

    罗阳嘴巴微张,正要回答。

    一道人影一闪而过。

    却是沈太平已经走到两人身前。

    就听他讥讽道:

    “因为缉灵组的家伙用不上这些东西。”

    “缉灵组?”

    陈立心头一动,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既然是缉灵组的人,看来真的不会是这白事店的客人了。

    因为之前的时候,沈太平告诉过他,驭诡者如果死了,是不会进行任何悼念仪式。

    免得招来诡物。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缉灵组的人应该已经知道罗阳家的诡是他抓走的。

    现在他们上门,很可能就是为了让他入伙。

    如果没有沈太平,陈立还可能会被他忽悠。

    现在嘛,因为和沈太平有了约定。

    陈立并不过多操心。

    抄起手,站到一边,化作看客。

    “雷队长,真是好巧,咱们又见面了。”

    沈太平满脸笑意挡在雷凌四人面前。

    “是挺巧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沈老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见沈太平,雷凌表面上还是波澜不惊,心里却犯起了嘀咕。

    “这老货,该不是来坏我好事的吧?”

    昨晚没能在四合院发现诡物,雷凌离开之后,第一时间就通过缉灵组的渠道了解到一些事情。

    四合院里的诡物确认是B级,而且四合院里已经有人触发它的杀人规则。

    也就是说昨夜沈太平在四合院,肯定是为了驱诡的。

    不过因为实力等因素,那只B级的诡绝不可能是沈太平对付得了的。

    这一点,沈太平自己也承认了。

    可当问及是谁抓走诡的,沈太平却说是一个JK女生干的。

    雷凌自然不信。

    经过一系列调查,雷凌终于查到陈立。

    还知道陈立并不是任何驭诡者组织的人。

    能凭一己之力对付一只B级诡物,绝对是A级驭诡者才能办到的。

    没想到一次普通的抓诡任务居然还能发现一位没有组织的A级驭诡者。

    这可把雷凌高兴坏了。

    只要能把陈立招进缉灵组,就相当于完成了一件A级任务。

    这对于身为驭诡者的他来说,那真的犹如普通人中了500W一样。

    因为在缉灵组中,有这样一项规定。

    完成3次A级任务,就可以委托组织帮忙融合第二只诡进身体。

    身为驭诡者,最怕的就是诡物在身体里复苏。

    就算有意识减少使用诡物的次数。

    可这个被诡物同化吞噬的过程却是一直在进行的。

    就算一名驭诡者穷其一生都不使用诡物的能力。

    那他也只能坚持十年。

    更别说在处理灵异事件的时候,必不可少会使用诡物的能力。

    这样就大大增加了同化吞噬的速度。

    而要想延长同化吞噬的时间,唯有融合第二只诡物进入身体。

    通过两者相互制衡,才能苟延残喘。

    作为缉灵组的一名队长,雷凌已经完成了两个A级人物。

    只要把陈立这位野生A级驭诡者介绍进组里。

    他第二只诡物就有着落了。

    可没曾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沈太平这根搅屎棍居然在这里。

    根据以往的经验,但凡有沈太平在的地方,就从来没太平过。

    雷凌顿时警惕起来,准备先不跟沈太平闲扯淡,将陈立纳入缉灵组再说。

    他一步跨出,想要绕过沈太平,直接与陈立面对面。

    谁知道沈太平像是能未卜先知一样。

    也跟着横跨一步,仍旧挡在雷凌面前。

    雷凌眉头一皱,道:

    “沈老头,有什么话咱们等下再说,先让我先把正事处理了。”

    说着,雷凌还想朝陈立走去。

    沈太平将手一伸,拦住他: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

    雷凌脚下一顿,斜眼看向沈太平,道:

    “哦,是吗?那你说说,我想干什么?”

    “在说之前,我先介绍一个人给你们。”

    沈太平脸上挂起一个狐狸般的笑容。

    缓缓放下手,回退一步到陈立身旁,指了指他,道:

    “这位是这间店铺的老板,陈立,同时也是我诡道传人。”

    雷凌微微一愣,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沈老头,沈太平,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沈太平翻了个白眼,道:

    “谁和你开玩笑了,他就是我诡道的人。”

    作为能驱灵抓诡的能人异士,诡道传人是少数能独自对抗诡物的存在。

    正因为此,奠定了诡道传人在驭诡者圈子里的地位。

    按照不成文的规定,任何诡道传人,都有权不加入驭诡者组织。

    会出现这种规定,有两个原因。

    一是诡道传人和驭诡者不同,体内并没有诡物存在,也就不存在失控的风险。

    二来,诡道传人的实力除了极个别以外,普遍实力不高,只能勉强对付得了C级诡物。

    加不加入组织,也没多大区别。

    沈太平能和B级诡物过几招,那已经算是非常了不得的了。

    所以,如果陈立真的是诡道传人。

    那让他进入缉灵组,绝对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此时,雷凌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

    他不再看沈太平,微微侧头,打量陈立几眼。

    突然一步迈出,绕过沈太平,来到陈立面前。

    一把抓住陈立的手,一边感受,一边道:

    “是不是你诡道的人,我试一试就知道了。”

    陈立试着抽了抽手,却没有抽动,就抛给沈太平一个“快点把他搞定”的眼神。

    已经和陈立达成合作,沈太平自然不会违背之前作下的承诺。

    一转身,一记手刀劈在雷凌身上,冷笑道:

    “姓雷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检查出谁是诡道传人的,看来,你这技术已经走在其他驭诡者的最前面了。”

    雷凌脸色变幻数次,而后慢慢恢复平静。

    “诡道传人我没那么大本事检查的出来,我刚才是在检查他是不是驭诡者。”

    通常,驭诡者都无法掩住身体里诡物的气息。

    特别是当两个驭诡者有肢体接触后,双方身体里的诡物都会有反应。

    可刚才雷凌抓住陈立手臂的时候,体内的诡物却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说,他真的是诡道传人?”

    昨晚的事差不多已经确认,就是这间店老板做的。

    没有在他身体里发现有诡物存在,那恐怕只能说明,他真的是诡道中人。

    雷凌皱眉看了看沈太平,又看了看陈立。

    最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就带着身后三人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