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法师奇幻之旅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君临城大屠杀三

第一百四十二章君临城大屠杀三

    看到有些慌乱的杰诺斯,小指头轻轻摇头,微笑说道:“史林特大人。让我来交涉吧。”

    “艾德!”小指头对着远处的几人高喊道:“你的女儿还在这里!你不想美丽的珊莎遭受折磨吧。”

    “臭东西!放了我姐姐!”艾莉亚挣扎着从维瑟米尔的肩头上跳了下来。

    培提尔自然不会理会艾莉亚,而是继续对着奈德喊道:“史塔克公爵,国王赐你一死,以抵偿你那背叛王座的罪行。但没想到你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为了苟且偷生,居然在君临城中掀起一场...”

    他看向那几个陌生的异乡人,似乎不知道用何种词汇才能描述刚刚发生的一切:

    “...一场叛乱。”

    杰诺斯也配合着做了一个手势,整齐列队的金袍子们纷纷拉起了长弓,锋利的箭矢瞄向了猎魔人们。

    “瑟曦太后让我告诉你,但如果你现在投降,乔弗里国王将会遵守承诺,允许你披上黑衣。”

    小指头一边不留痕迹地说着临时编好的讹言谎语,一边望向北边的方向,那里烟尘四起,似有更多的部队正在集结。

    他知道,亨佛利·维水的旧城门守军正向这边赶来。

    君临城里常备有两千人的金袍子部队,但大部分都分散驻守在七大城门,在这种突发状况下根本无法召集起所有人。

    但命令已经传出,只要能拖延住时间,更多的守备队就能源源不断地赶来。

    广场前陷入了死寂,只有被拉满的弓弦咯吱作响。

    奈德此时已经被维瑟米尔放了下来,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看了看身边那个一头灰发、身材有些发福的老人,对方只是面无表情地耸了耸肩。

    他又望向那几个救了自己的人。

    异乡人们似乎无视了这场对话,正自顾自地仰头喝着一瓶瓶颜色古怪的液体。

    一个又一个空玻璃瓶在摔碎在了地上,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

    奈德盯着远处那个矮瘦的身影,双眼中几乎要喷出怒火。

    要不是小指头的背信弃义,他根本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他也压跟不相信那个暴虐的乔佛利国王许下的任何承诺。

    退一步讲,这场所谓的“叛乱”压根就是不是他指使的,他现在甚至都不清楚这几位异乡人为什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营救自己。

    更何况这几位异乡人还语言不通,就算他想阻止也无法交流。

    但作为一个父亲,奈德一想到要致自己的女儿于不顾就心痛万分。

    在这片刻的犹豫之间,一只箭矢突然从金袍子的队伍中飞出,直直射向了奈德。

    贝里席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压根就不想艾德活着。

    混乱才是阶梯!

    然而下一刻笑容却凝固在他脸上。

    箭矢飞过百多米距离,咚地一声停在了奈德眼前。

    后知后觉的奈德后退了一步,膝盖的剧痛让他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一只手挡在了他身前,握着还在不断抖动的箭矢。

    身边那个头发花白、身材发福的老者居然徒手抓住了弓箭。

    先是不知何人放出的冷箭,然后又被人徒手接住。这一瞬间的变故和反转让所有人呆愣在了原地。

    杰洛特、兰伯特、艾斯卡尔和雷索相互看了一眼,抹了把嘴,也拿起挂在腰间的猎弩,扣动了扳机。

    随着四名金袍子应声倒地。

    与此同时,几名猎魔人也发起了冲锋。

    “放箭!放箭!”反应过来的杰诺斯声音扭曲地大叫了起来:“快他妈的放箭!放箭!”

    弓弦振动的声音不绝于耳,一阵箭雨袭向飞奔中猎魔人。

    就在人箭相撞的瞬间,几人或是翻滚、或是滑铲、或是跳跃,直接躲开了最密集的齐射。

    手中长剑挥舞,窄细的剑身仿佛被拉成了一道宽阔的屏障,将飞来的箭矢尽数斩开,少数几支突破防御的箭矢也只是大角度地射在了猎魔人身上,“恰好”擦过盔甲上最为坚韧的部位,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道四溅的火星。

    倒在地上的奈德看的目瞪口呆,他从未见过任何人可以如此战斗。

    优雅灵活的躲避、毫无破绽的格挡,然后最大化地利用身上的盔甲挡住避无可避的攻击。

    “放箭!放箭!”

    凌乱的箭雨再次扑向猎魔人,却依然没有取得半点效果,甚至没能减缓几人的脚步。

    杰诺斯后退了两步。

    飞速冲来的敌人甚至让杰诺斯产生了一种错觉——这几个人跑的比弓箭还要快!

    “放箭...放箭...”

    杰诺斯声嘶力竭,声音逐渐变得沙哑而无力。

    他不相信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上这些人还能躲开箭矢。

    果然,看到再度拉满的弓弦,那几个冲到近前的异乡人放慢了脚步,正当他心中燃起希望时,却看到对方从腰后拿下了几个黑色的铁球,猛地扔了过来!

    轰!轰!

    剧烈的爆炸掀飞了十几名金袍子。金属碎片四散横飞,凿穿血肉之躯带出一片片红色的血雾,金色的披风被肆虐的火舌烧得焦黑。

    混乱让城防队失去了最后一次齐射的机会,在杰诺斯绝望的目光中,四名猎魔人直直撞入了金袍子的防线之中。

    血腥的杀戮再次上演。

    杰诺斯看到一名士兵举剑砍向一个满脸伤疤的男人,却被对方直接击飞了武器,弯折的长剑旋转着飞向天空,插进了几十米外的地面之中。

    那个光头壮汉躲开一击穿刺,粗壮的手肘撞在一名攻击者的下巴上,金袍子的脖子瞬间被拉长了两寸,整个人无力地跪倒在地,头颅软趴趴地拉耸了下来。

    那个白发男人则时不时地转换着手中的武器,细长朴素的直剑优雅精准地切开一个个喉咙,另一柄华丽的弯刀仿佛可以无视一切防御,如切黄油般劈开一面面盾牌、撕开盔甲和肉体。

    没有吼叫,没有咒骂,那四个男人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甚至不见粗重的喘息。

    哪怕鲜血已经浸满全身,他们依然面无表情,仿佛四个为杀戮而生的魔神,收割着双目所及的一切生命。

    琥珀色的眼眸看向谁,谁就是下一个死者。

    这根本不是战斗!

    这是屠杀!

    几百人的金袍子队伍中慢慢开始出现了溃逃者。

    他们本就是一群只会欺压百姓的城防队而已,大都没经历过任何真刀真枪的战斗,而如此血腥残暴的杀戮即使是在最可怕的噩梦中都无法想象。

    而看着鲜血横飞的杀戮向着自己不断推进,杰诺斯也终于失去了最后的勇气,他用力把身边几个手下推了上去,自己则转身跑向了一旁的小巷之中。

    但死亡紧随其后。

    一支弩箭破空射来,贯穿了他的脖颈。

    金袍子司令趴在地上,口中涌出红色的泡沫,不一会儿便失去了气息。而培提尔早就不见了踪影。

    首领的死亡也终于让金袍子们彻底丧失了斗志,纷纷丢盔卸甲,跟着溃逃而去,只留下了一地残缺不全的尸体和四处漫涌的鲜血。

    战斗结束了,但刚经历恶战的猎魔人们没作半刻停留,维瑟米尔再次拎起奈德和艾莉亚,其他几人也只是随意地擦了擦长剑,便继续向着南方而去。

    他们穿过夜影巷,沿着小路爬上伊耿高丘,很快便抵达了红堡北边的小侧门。

    也许是根本没有预料到几人会冲击红堡,大部分金袍子都被调走了,只剩下一些披着红色披风、头戴雄狮钢盔的兰尼斯特卫士。这个平日里无人使用的小侧门更是只有五名卫兵把守。

    突然出现的五个浑身浴血之人让他们心生警觉,几人飞速地放下了铁栅栏,然后高声警告起来。

    雷索走到城墙之下,一跃跳上三米的高度,抓出城墙中央凸起的赤红色砖块,开始徒手向着城墙上方爬去。

    红堡的外墙只有六七米高,雷索转眼间便爬到了上沿,这场面把那五个兰尼斯特吓坏了,其中一人用长枪捅向猎魔人,却被对方抓住了枪尖,一把扯下了城墙。

    其他几名猎魔人也拿出了腰间的猎弩,随着几声弦响,剩余的四名士兵也应声倒地。铁栅栏被迅速打开,几人扶着奈德和艾莉亚通过了红堡外墙。

    直到此时,红堡里的守军仍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甚至在几人通过外庭院时,一些正在训练的士兵也只是转过身来,好奇的打量了几人几眼,并没有立刻发起攻击。

    几人穿过还没来得及放下的铁吊闸,径直走入了中庭。

    这时一名士兵才高叫了起来:“那是艾德·史塔克,那个叛徒!”

    剩下的兰尼斯特卫兵也反应了过来,纷纷拿起武器围了过来。

    回应他们的是一个黑色的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