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从古装悬疑剧开始 > 章节目录 第7章夏晴
    晚上,李浔切了点肉丝,冰箱里还有点小油菜,他打算做碗肉丝面对付一口。

    肉丝还没切完,电话响了,是母亲王慧清打来的。

    “妈,什么事?”

    “儿子,吃饭了吗?”

    “正做着呢,下碗面条,你和我爸吃了吗?”

    “刚吃完,做的竹笋炒肉,那个……有件事妈和你商量一下。”

    “妈你说。”

    “我和你爸的意思,你和夏晴商量一下,赶在年前把证领了吧,她现在越来越红了,老是这么拖着,我和你爸心里没底了。”

    李浔沉默片刻,说道:“妈,我和她已经分了。”

    “什么?分了!”

    王慧大声问道:“是她提的?”

    原身早在半年前就已经隐隐知道自己和夏晴不可能了,但他从来没有向父母表露过,每当父母问起两人感情的时候,他也总是以很好搪塞,因此今天李浔突然说已经分了,才会让王慧清如此的意外。

    “算是吧!”李浔回道。

    “她说分就分?美的她!”王慧清接着道,“她也不想想,她十四岁那年是怎么跪在地上求咱们的,白纸黑字按着手印呢,老支书是见证人,现在她说不谈了就不谈了?当年咱们可没逼她的吧?”

    “咱们从初中就开始供她读书,一直供到她大学毕业,前前后后在她身上至少花了20万吧?毕业后她出名前这段时间,花的还不全是你的钱?好嘛,现在她出名了,她赚大钱了,她神气了,转脸看不上咱们了?”

    “她说分就分,天下还有这好事?咱们两家非亲非故的,咱凭啥供她读书?还不是她跪着求咱们,非要要给咱老李家当儿媳妇吗?不行!我马上就去她家,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李浔忙道:“妈你先消消气,要我说她不愿意就算了吧,现在是法制社会,再白纸黑字按着手印也大不过法律,人家既然不同意,咱们也不能强拉硬拽,法律讲究婚姻自由。”

    王慧清大声道:“法律?有法律就可以不要道德了?就可以不要脸了?她要是不要脸,咱就把当年两家签的合约,把她哭着求咱们按的手印都给她曝光,她是明星,明星都是靠脸吃饭的,我看她以后还有没有脸吃这口饭!”

    李浔道:“妈,其实没必要,这就好比咱村里两家定了亲,女方收了咱家的彩礼,现在女方不愿意嫁了,把彩礼退了就好了。”

    王慧清道:“那不行,这钱咱们要是拿来买房了,现在已经值六七十万了,要是用来娶媳妇,我大孙子都抱上了,不行,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李浔道:“妈,你可别找记者曝光这事啊,我和她再谈谈吧。”

    王慧清怒道:“你呀,就是太窝囊!到现在你还护着她!放心吧,马上曝光她?妈才没这么傻呢!曝光了,咱手里就什么筹码就没了,新闻上怎么说的来着?原子弹的最大威力,永远是在发射架上的时候。”

    王慧清在村里也是样样拔尖的人物,这件事想这么就过去了,首先她这关就过不去!

    李浔劝道:“妈,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再说我现在也不喜欢她了,和她家商量下,把这些年我们花在她身上的钱算一算,这事就算过去了。”

    别说对方看不上李浔了,就是对方看上他了,还想嫁他,他也不一定就要她啊!原身喜欢不代表他喜欢,所以李浔觉得,这事最终也只能走退钱这一条路了。

    他倒不是在意那点钱,只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结束了,父母在村子里被人说闲话。

    夏家多半是愿意的,现在他们不缺这点钱了,可是,向来事事不落人后的王慧清就……

    王慧清说道:“妈不管甜不甜,反正这瓜是咱们老李家花了钱买下来了的,不甜咱们宁可拿来喂猪,也不能让它便宜了别人。”

    李浔叫嚷道:“妈,说啥呢,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是猪呢?”

    王慧清叹气道:“你就是猪,我提醒过多少次了,你们俩到现在还没那个吧?让妈怎么说你好,你咋就这么憨呢?!连牛郎都知道要把织女的衣服藏起来,生米煮成熟饭生两个孩子再说,你呀!”

    李浔道:“妈,这说明你儿子的道德水平已经胜过家喻户晓的神话人物了,你应该为你儿子高兴才对啊!”

    王慧清叹气道:“儿子你要记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说的是想要成佛,手里必须要先有刀!你可以最终放过她,但你不能让她觉得你没有让她付出代价的能力,这事你自己先处理,如果你实在不舍得,那妈就豁出这张老脸不要了,咱老李家的人,我王慧清的儿子,不能让人这么欺负了连个屁都不放!”

    ……

    挂断了和母亲王慧清的电话,李浔想了想,又拨了夏晴的电话。

    他和夏晴沟通,总好过母亲王慧清出面。

    毕竟是原身的真爱,能保留几分颜面,还是尽量保留几分颜面吧!

    手机响了十几声,对面没有接通了,李浔再拨,这次对方直接挂断,李浔则继续拨。

    原身还是有些自尊的,以往原身给夏晴打电话,对方连续挂断两次,原身就绝不会再拨打第三次,像李浔今晚这样一直拨一直拨的情况,以前是从没有过的。

    在他拨了第十二次的时候,对面终于接听了。

    电话里的声音透着疲惫道:“李浔,够了!我现在一天要跑十几场的演出,好不容易有点休息时间,你就不断打电话,不断打电话,不断不断打电话,你做事前能不能多从别人的角度考虑考虑?”

    李浔的心脏突然一抽,原身情感碎片残留起作用了。

    那头顿了顿,接着道:“李浔,放手吧,咱们俩是不可能的,咱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的共同话题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音色、音高、节奏、和旋、大调、小调这些,你呢?蛋炒饭、可乐鸡翅、红烧猪排、以及今晚吃啥?

    “李浔,这话说出来可能很伤人,但咱们真的已经不在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或许曾经咱们是在同一个世界,但是现在——李浔,你自己不进步,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就在老家安安稳稳找个平平常常的女人结婚生子吧,不要再想我了好吗!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李浔刚要说话,对方又道:“我知道,这些年你们一家在我身上花了不少钱,大概20万吧,我可以补偿你,200万吧,你拿着这笔钱在老家买套房子,剩下的钱用来娶媳妇,有了这笔钱,你想找什么样的媳妇都行,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年轻的、成熟的,你喜欢什么样的就能找到什么样的,没必要非要盯着我,从此我们两家互不相欠。”

    “那个,我可以说一句吗?”李浔找了个空挡,插嘴道。

    那头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你只喜欢我这样的,可是李浔,我和你在一起是不会开心的,如果你真心喜欢我,不是应该希望我能过的开心吗?”

    李浔沉默片刻,说道:“不能,不是!”

    “什么不能不是?”那头问道。

    李浔回道:“你说有了两百万,我就能想找什么样就找什么样的,这肯定不能啊,我喜欢企鹅视频戴盈那样的,200万能吗?你说你知道我想说啥,知道我只喜欢你这样的,其实不是,我其实喜欢戴盈那样的。”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说道:“企鹅视频副总裁戴盈???李浔,我知道你这么说是想故意气我,既然你现在这么不理性,这么不能好好说话,那等什么时候你清醒了,面对现实了,能好好沟通了,我们再联系。”

    “夏晴,把手机给我,我和他说。”电话那头有人接话道。

    不一会,那头有人继续说道:“李浔,有些话夏晴不好意思说,那我来替她说,以后你也不要再打她的电话,有什么事,你直接找我!”

    李浔听得出来,现在那头说话的人已经换成了夏晴的经纪人余娟。

    电话那头接着道:“李浔,十年前的事夏晴不想再提了,那是她身上一道永远也无法去除的伤疤,你们的事我都清楚,那年她家里给她找好的工作,虽然赚的不多,但能帮到家里她很开心。”

    “是你突然跑到她的家里,和她的父母商量,说让她给你们老李家当儿媳妇,而你们李家则会供她读书,也会帮她家里度过难关。她父母原本是不愿意的,但架不住你以他们唯一女儿的前途相劝,他们为了女儿能上学,无奈答应你们了。夏晴她是流着泪在纸上按的手印。夏晴她读书的钱是你们家出的没错,可她也给你十多年的女朋友啊,她给你当女朋友那年才十三四岁,李浔,你还有良心吗?夏晴答应给你的钱,我们会一分不少地给你,但也请你交出十多年前你们两家签的那份合约,从此大家各不相欠,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打我电话。”

    “嘟嘟嘟!”

    那头把电话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