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从古装悬疑剧开始 > 章节目录 第5章少年包青天
    戴盈回办公室后,李浔也坐回自己的工位,旁边的王海忙不迭问李浔道:

    “那些话真是你说的?”

    李浔无奈道:

    “我又不是脑残,你没看大伙看我那眼神,我情商真要是那么低的话,我能活到今天?”

    王海点头道:

    “我也觉得你也不是那样的人,那就是戴总在有意的针对你?”

    李浔摊手道:

    “谁知道呢,女人心海底针啊!”

    王海点头表示认同。

    ……

    李浔坐在电脑前,打开Word,脑海中那些前世看过的画面,无一不清晰无比地浮现出来。

    凡是他前世见过,听过,学过的东西,都已经如同电脑文件一样存储在了他的大脑里。

    这也许就是他此次穿越的金手指吧!

    古装悬疑剧?

    在前世那个叫地球的平行世界他看过的这类剧可不少,《神探狄仁杰》、《大宋提刑司》、《少年包青天》等等,选哪个呢?

    先把《神探狄仁杰》排除了,一是小故事集数太多了,他最多只有半个时间,下个月其余两家视频巨头都会播出自己的悬疑新剧,他还要尽量给制作拍摄部门争取更充足的时间;另外就是,神探狄仁杰的场面似乎有些大了,投资应该少不了,他的第一个剧本还是别搞什么大场面了。

    《大宋提刑司》也不是很合适,氛围有些压抑,现在他还没什么名气,还是要尽量选那些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作品,最好是悬疑中带着点喜剧色彩,严肃中再带着点俏皮风格的作品。这样看起来,这部《少年包青天》倒是挺合适的。

    说起《少年包青天》,这是一部糅合了悬念、武侠、搞笑、言情等众多因素电视剧,情节的设置也颇为合理。

    记得这部《少年包青天》是2000年的全国收视冠军,更是创下了《还珠格格》之后的超强收视率。

    在前世的那个时空,在06年的时候,在由苏省电视总台主办的电视剧收视颁奖联谊会上,《少年包青天》(第一部、第二部)更是以全国36家卫视收视周冠军的好成绩荣获苏省卫视第一剧称号,而该剧资深制片人陈勇也因此荣获十佳制片人称号。

    用这部电视剧作为自己娱乐圈生涯的开山之作,分量是绝对够的。

    李浔脑海中边播放着画面,边开始敲击键盘。

    《少年包青天之名扬天下》几个字出现在了他的文档上。

    “也不知道等我这部《少年包青天》正式播出后,那些拒过我剧本的影视公司会不会后悔。”李浔忍不住想道。

    其实在得知自己穿越了之后,李浔是写了几个剧本的,只是没想到的是,他的那些在前世已经被市场证明了的经典剧本,在那些高高在上的影视圈大公司眼里,竟然什么都不是。

    他这才知道,原来编剧圈,是一个高度封闭高度人情化的圈子。

    你没有名气,也没有人脉,人家凭什么投资你的剧本?

    既然这个圈子这么的封闭,那他就只好先想办法挤进这个圈子了。

    正好看到企鹅视频的招聘广告,他权衡一番,最终还是报名了。

    入职考试倒是顺利,现在他已经勉强算是这个圈子中的一员了。

    但这还不算真正融入了这个圈子。

    什么时候才算真正融入了这个圈子呢?

    或许要等这部《少年包青天》上映之后吧!

    李浔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这些杂念赶出去,开始全身心地完成他的扒剧本大业。

    1,淡入。

    外景,泸州城,白天。

    市井街道,繁华喧闹,杂耍卖艺的街头艺人,沿街叫卖的冰糖葫芦老伯,嬉笑打闹的孩童。

    2,外景,春风满月楼二楼,白天。

    泸州知府公子公孙策才名远播,引来泸州城众多自负才学同样出众的人前来挑战。

    书生1:素闻公孙公子棋艺精湛,我今日就以梅花易数里的珍珑棋局来向你请教。

    书生2:在下来请教公孙公子的对联功力。

    书生3:在下想请公孙公子猜几个谜语。

    公孙策:既然三位公子这么赏脸,我公孙策恭敬不如从命,一起来吧。

    群众喝彩。

    书生1执子先落:白字先走。

    公孙策拿起黑子。

    书生2:假山真鹿走。

    公孙策落子:死水活鱼游。

    书生3:什么鱼不能吃?

    公孙策:木鱼。

    书生2: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公孙策落第二子: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书生3:什么鱼不能死?

    公孙策:生鱼,死了也叫生鱼,落第三子,叫吃。

    群众:输了,三步就破了这个珍珑棋局。

    3,外景,泸州街道,白天。

    卖油条的老伯丢了钱,指认牵猪的老伯偷了他的钱。

    油条老伯:你偷了我的钱。

    牵猪老伯:你血口喷人,我刚从这里走过,从来没见过你这个老头。

    油条老伯:就是你偷得。

    牵猪老伯:我的猪也从这里走过,难道是猪偷得不成?

    人群后:我也怀疑正是这头猪偷得。

    人群散开,一个书生打扮皮肤黝黑的男子进入画面。

    包拯:看你老兄相貌堂堂,怎么会是小偷呢?

    牵猪老伯大笑:那当然。

    包拯:可是老伯的钱确实是丢了。

    油条老伯锤手:对啊!

    牵猪老伯:那怎么办?

    包拯对牵猪老伯:我大宋自有王法,决不允许偷钱犯法之事,我很同意你老兄的说法,这头猪的嫌疑最大。

    牵猪老伯:你的意思是?

    包拯:我要审问这头配种大肥猪!

    4,外景,春风满月楼二楼,白天。

    书生4拿出一幅家传的字,请教公孙策诗句中所藏含义。

    书生4:六经蕴藉胸中久,一剑十年磨在手,杏花头上一支横,恐泄天机莫漏口,一点累累大如豆,掩却半床无所有,完名直待挂冠归,当年面目君知否。

    书生4:公子猜不出来也不足为奇,我家里三代一百六十三人,除了看过家谱的,其他人也猜不出来。

    公孙策:有了,六字下面加一横,再加一个十字,就是辛苦的辛字,杏字上加横下去口,就是一个未字,半个床字加大字再加一点,就是状元的状字,完字挂冠就是元宵的元字,原来你的太祖爷就是辛未年的状元,佩服佩服!

    书生4:公子果然才思敏捷,在下佩服。

    群众喝彩。

    又一群众跑上楼:快看,下面有人在审猪呢,快来看啊。

    人群涌上护栏。

    楼下包拯:大家不要笑,看我来审猪。

    公孙策:果然是这个黑炭头。

    ……

    王海看李浔在那儿噼里啪啦地打字,心里直摇头。

    写剧本可不能凭着一股莽劲打开word就是干,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前期的任何准备你都不做,只图省事,等写上个一两千字就该知道厉害了。

    现在觉得自己脑海灵机一闪的故事有亮点有泪点有感动点,那是因为你的大脑已经自动把你没有构思的部分,给虚化和脑补合理化了,但故事要写出来,已经虚化了的,已经脑补合理化的部分又必然要落到实处,到时候作者就会猛然发现,自己那些所谓有泪点有笑点有亮的故事,原来统统都是狗屁不通。

    再之后就该是把先前激情澎湃写出来的东西通通推到作废了!

    王海看着李浔打的飞快的键盘,心里琢磨着:“最多不超过两天,这孩子就会被现实教做人。”

    不过他和李浔刚认识才一天,完全没有必要现在就提醒李浔。

    一来提醒他也不见得能听的进去,因为没人愿意听别人说自己不行;二来他明明是一番好意,如果对方误解了,反而可能落下埋怨,以为是提醒的人瞧不起人,这就显得有些得不偿失了。

    王海并不擅长悬疑题材,所以古装悬疑这个项目他没有参与,他比较擅长写家长里短的婆媳剧,于是也打开文档,噼里啪啦地继续敲手里的那部现代都市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