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垂暮长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一章绚丽羽毛

第二百六十一章绚丽羽毛

    “不!老六!”

    易长老在内的其他长老,纷纷悲恸,想要阻止他们,可已经来不及。

    少顷,肖长老脸色难看的对人群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顷刻,所有人回过神来,朝着乌水一族包围薄弱的地方冲杀,要杀出这里。

    肖长老、易长老,以及几名其他长老和凝血弟子,开始阻击乌水一族的凝血强者。

    这一刻,他们不再死拼,只是尽全力拖住他们的步伐。

    以待那四位长老完成那所谓的‘四象守坛’。

    而苍鹰宗的弟子们,则是全力冲杀,要冲出重围,朝着反方向,朝着没有凝血乌水族人的方向冲刺。

    “你们也走!带上他。”

    易长老对王灿等一干苍鹰宗高阶弟子道,而后指了指峰梨。

    此时,峰梨不要命的杀入了乌水一族人群,所过之处,血肉横飞,他如同一台绞肉机,杀的乌水一族普通族人丢盔弃甲,不敢撄锋。

    他如同疯魔了一般,眼睛血红,充满了疯狂,无与伦比的癫狂。

    哪怕是跟着他的自己人,也都被他的气势所摄,太吓人了。

    “杀!”

    一道黑芒腾空,三名乌水族人被腰斩,瞬间死亡。

    峰梨还要上前,还要逼近乌水一族更深处,握住剑柄的手,如同世间最牢固的枷锁,死死钳住,杀戮着眼前一切所看到的妖物。

    “哧!”

    就在这时,一道惊世的剑芒扫过,一片乌水一族普通人即刻湮灭。

    “走!我们走!”

    随即,急切的声音在峰梨耳边响起,但他仿若未闻,眼睛血红的还要冲杀上去。

    但下一刻,峰梨只感觉脑海一滞,随即便天旋地转,陷入了昏迷。

    是王灿直接打晕了他,将他扛在肩头,转身离开了这里。

    “嗡!”

    突然,密室入口处,四道光柱冲天而上,渐渐地,交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囚笼。

    这个囚笼笼罩了一大片地域,将乌水一族彻底隔绝在外。

    四象守坛,便是以四位长老为点,沟通天地灵气,形成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在空间内,无人能够从外界进入。

    但唯一的缺陷是,这个空间无法持久,最多也就一天,可能还会更短。

    不过,哪怕只有一天,也比即刻被乌水一族攻破来得好。

    这一天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

    “走!”

    易长老和肖长老等几位留下断后的长老,纷纷一踩飞剑,凌空虚渡,朝着众人逃跑的方向也逃走了。

    有的乌水族人要去追。

    可被高阶乌水族人制止了。

    他们的目的,是破坏这个囚笼,然后进入地下密室。

    其他的他们不是那么在乎了。

    四个方向,苍鹰宗的四位长老仿佛永眠,闭上了眼睛。

    他们身上不止不休的冲出光辉,连接起来,形成了囚笼。

    天地之力,在经过他们的身体时,仿佛得到了强化,形成了一面穿透不过的光墙,笼罩了此地。

    乌水一族有人上前,狠狠轰击在光墙上,结果墙体只是散发涟漪,没有丝毫破裂的迹象。

    见没有危险,凝血乌水族人动了,身体上的触手,诞生出黑色的光芒,仿佛能够吞噬一切,他轻轻贴在了墙体上。

    诡异的事情发生,光墙在扭曲,在变形。

    就在乌水族人大喜时,光墙又恢复如初,紧接着又变形,仿佛陷入了循环中。

    更多的乌水凝血强者出现,以自身的最强神通攻击,试图打破这面光墙。

    ……

    “四象守坛能守多久?”

    一名弟子忧心忡忡,看了眼身后,那里光熙冲天,耀眼无比。

    同时,还能看到无数黑点在进攻那些光墙,那是乌水族人。

    “本来能够坚持一天就不错了,但眼下,看那攻势,恐怕无法坚持太久的。”赵仕坛摇头,一脸悲伤。

    “四位长老耗费生命精华,才争取到这么点时间?怎么办啊?”

    花夜叹气道。

    “我们尽快回宗门。”

    一位长老皱眉凝脸,说道。

    “终究那些鬼物还是要被放出来吗?四象守坛无法阻挡,封禁也无法阻止。”另外逃出来的长老大叹。

    “麻蛋,回去请出镇宗至宝,用苍鹰之羽杀掉这群畜生。”

    肖长老愤怒,大吼道。

    “这个办法不错,走,我们回去。”易长老目光一亮,道。

    ……

    “握住此羽,它能保护你不受痛苦。”天齐微笑着,递上一根华丽的羽毛。

    那羽毛太绚丽,仿佛上天降落的瑰宝,集世间一切绚丽于其身,太过于耀眼。

    “好美!”

    苍黎见到羽毛,眼神都迷离了一下。

    美丽的羽毛发光,非常柔和,将苍黎笼罩了起来。

    天齐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以无人能够听到的声音喃喃:“竟然自动溢散出保护光辉……”

    “黎儿,闭上眼睛。放平心境,全身放松。”天齐柔声道。

    苍黎点头,照着他说的做了。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天际,突然照射下来一道炽热的曙光,径直洒落在了玉床上的苍黎身上。

    “日盛。”

    所有人心中一振,聚精会神的看着。

    日盛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这是一天中必然发生的。

    “啊!”

    突然,苍黎痛苦的大吼起来,声音震天大作,十分吓人。

    “怎么回事?”

    万寿目光一缩,看向巫马小仙。

    他使用了冥瞳,能够看到更多。

    “鬼……鬼物在消散!”

    巫马小仙结结巴巴的道,难道齐管事真的是为了苍黎?要医好她的病情?

    “鬼物消散?”

    万寿皱眉。

    正在这时,天齐豁然摸出几个玉瓶,玉瓶血红欲滴,非常艳丽。

    天齐倾倒出来其中的液体,将其倒入了玉床上的凹槽中。

    顷刻间,血红液体在凹槽中蔓延,蜿蜒着,渐渐形成了复杂的纹路,布满了整个玉床。

    一片血红的曦光发散,笼罩了苍黎。

    红光与那支绚丽羽毛发散的光芒交相辉映,十分耀眼。

    “是苍鹰之血。”

    巫马小仙死死盯着玉床,目不转睛。

    这一刻,巫马小仙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时而皱眉,时而舒展,时而又在微微叹息。

    “母亲……”巫马小仙以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呢喃了一句。

    嘴里念着母亲,他的面上露出十分痛苦的神色。

    “小仙?”

    万寿注意到了,不由凝眉望向他。

    “啊?没事!”

    巫马小仙回过神来,立刻脸色一肃,恢复正常。

    “啊!齐叔叔,我好难受,好疼啊。”

    玉床上,苍黎眯隙着眼帘,痛苦的叫道,她在呼唤天齐。

    “没事的,没事的,忍忍就好了。”天齐安慰,柔声说道。

    “苍黎她好像很痛苦。”

    万寿转首盯着巫马小仙,再次询问。

    “我知道,但那些鬼物确实在消散,这或许是必然,只要熬过去,一切都好了。”巫马小仙冥瞳绽放光辉,盯着苍黎周身看。

    万寿点头,没有在说话。

    又过了一会,苍黎浑身爆散出血液,渐渐地,连她的脸颊都猩红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巫马小仙终于也坐不住了,焦急的看向万寿。

    “你以冥瞳真的看见鬼物在散去?”万寿又一次确认。

    见巫马小仙点头,万寿道:“我来试试看,除了鬼物外,还有没有其他端倪。”

    说罢,万寿揭开眼罩,红芒一闪,血瞳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转动了起来。

    他看向玉床上的苍黎,徐徐的扫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少顷,万寿徒然面色剧变,“不好!她的肌肤在寸寸裂开,甚至全身的骨骼都在细微震动,裂缝弥漫,这是将要碎裂的征兆,类似修仙者自爆。”

    “什么?”

    巫马小仙勃然变色。

    他慌了,彻底的慌乱了。

    “我要去阻止他。”

    巫马小仙起身,要冲入场中。

    “等等,你这样过去,不仅救不了苍黎,自己也是送死。”

    万寿立刻钳住他。“我去。”

    “你去?”

    巫马小仙冷静下来,万寿去才能够救下苍黎,他也明白。

    自己这点实力,还未走到场中心,便被那些守卫抓住了。

    “你等着。”万寿纵身一跃,顷刻间消失了。他非常谨慎,徐徐接近那片场地。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