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冥河漂流奇遇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驱伶嬷嬷

第一百七十章驱伶嬷嬷

    解开这里的魔咒对狄克来说很简单。

    只要原地注入寿命之力,再拿出硬皮笔记,找到这片地域中的隐藏属性,清除掉就可以了。

    而且就算不用硬皮笔记,他也可以原地制造大量死亡,将将这里变成鬼域甚至半拉入冥界。如此的话地貌、星象、气象甚至连部分血祭仪式都会受到影响,可以破解大多数地域性的巫术。

    就是有点拉仇恨,毕竟上一个只是踹门,这个是连家都给人端了。

    就在狄克捧着硬皮笔记描摹的时候,一旁的老山姆已经安耐不住,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个小臂长短的小型手弩。

    弩臂由不知名的金属打制,弩身上还嵌着一套由十数个齿轮组合而成的上弦器,整把弩看起来寒光闪闪,甚是精致。

    狄克的余光瞥见了,不由惊呼:“好东西啊。”

    这一分心,描摹自然就断了。

    老山姆直接将钢弩顶在了他的头上:“继续施法!”

    狄克用斗鸡眼瞄了眼钢弩,忽然感觉这东西有些不对劲:“这玩意……你也是巫师?”

    “当然不是,我是你们的克星。”老山姆恶狠狠的说道,“我是猎巫人!”

    “猎巫人?”狄克一愣,“世俗竟然还有猎巫人传承存在?”

    按照依露薇娅那里的说法,所谓猎巫人,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以巫师为敌的一群人,他们熟知各种破解巫术的技巧,并对许多流行的、危险的巫术语系有所研究,并掌握了其反制方法。

    也因为时常要破解巫术的原因,真正的猎巫人不修行任何巫术力量,甚至连斗气和魔力都不修,除了对抗巫师,可以说是干啥啥不行。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们既然能破解巫术,对怎么施展巫术肯定也是有了解的。因此猎巫人和巫师两个职业几乎是同一事物的正反两面,是相互联结、相互吸引并相互渗透的

    贸然获得巫师传承的无天赋者很容易成为猎巫人,找到一个有天赋徒弟的猎巫人几乎必然教出纯正的巫师。

    不过在现在这个时代,双方都已经没落了。整个泰洛瑞斯所有的纯粹巫师加在一起都不一定能过千;至于猎巫人,想当猎人,首先猎物得充足吧?

    世俗大多数的猎巫人传承要么直接断了,要么在永无止境的寻找巫师的过程中,把自己变成了巫师传承。

    狄克正想着,便发现自己好像被提了起来,老山姆凶神恶煞的向他吼道:“把门打开!”

    狄克回过神来,意念稍动,手中的硬皮笔记便嗖的一下消失了:“我就不!”

    注意到狄克手上的动作,老山姆稍稍一顿,施法速度快到这种地步,很大一部分猎巫人手段都会失效。

    要知道巫师在猎巫人面前也不是全无威胁的,毕竟猎巫人只能消弭掉巫术所带来的“异象”,异象本身已经造成的物理现象是无法抹除的。比如说狄克自爆术所带来的冲击波和火焰,冲撞召唤所附加在召唤物上的初速度。

    不过他还是圣者,战力方面倒是不用担心。

    于是老山姆加大了嗓门:“我说,继续施法!”

    “呸!”

    “别给脸不要脸!”

    “有能耐你自己来!”

    “你信不信我废了你的施法能力!”

    “来!不废你是我孙子!”

    ……

    老山姆作为一个从小接受对巫师的仇恨教育的正统猎巫人,对狄克忍了一路了,早憋不住火气了;狄克更不可能服软,在荒野中,两人这就骂开了。

    至于泽兰娜。她在抱着肩膀靠在一旁的马车上冷眼旁观,自从神仙教母那次事后,她就下定主意,狄克事她绝不主动插手。

    老山姆本就对巫师没有老脸色,见狄克不配合,直接将弩箭对准了狄克大腿,打算先废掉他一条腿。

    不过还没等他发射,就听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响声:“你俩有没有公德心呐,大中午的还让不让人午睡啦!”

    两人同时扭头,就见磨坊的旁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圈圆石围墙。大门内侧的一座木质塔楼上站着一个黑瘦的汉子,正一脸不满的看向两人。

    “巫师城!”老山姆带着惊喜喊出了声。

    随后,脸上的惊喜便化作了狞笑,二话不说,一弩射穿了狄克的头。

    谁想,惊变陡起,在身亡的那一瞬,狄克的身周便浮现出浓郁的、充满恶意的黑雾。不远处的泽兰娜脸色大变,当即向后爆退。

    老山姆没有顾及这些黑雾,因为此时的他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突兀出现的巫师城上,也因为他对身上的破魔仪式很有信心。

    却不曾想,黑雾中火光猛起,瞬间爆燃。

    那火焰,好像要焚尽他的灵魂一般。

    这不是巫术!老山姆的心头陡然产生了这一念头,随后,他的一切思绪便化为了虚无。

    他面带茫然的举目四顾,紧接着,他便看到了一旁的圆石墙。

    他的呼吸逐渐加重,牙齿咬紧,喉中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嘶吼。

    此时此刻,他的知识、经历、羁绊都被抹去,只留下了那已然刻入灵魂深处的圣者箴言。

    失去了道德、失去了人性,便也解开其箴言上的所有束缚。

    现在,箴言就是他的一切。

    他入魔了。

    将手中的钢弩向着黑瘦汉子的方向一砸,接着起身撞向围墙大门。

    带着圣者意志的手弩疾射出去,肉眼根本就看不见。

    等音爆声响起,弩身已经命中目标的脑门。就听啪的一声,手弩打着旋被弹飞,落在了地上,黑瘦汉子脑门上连层油皮都没破。

    与此同时,老山姆也冲至大门门前,就听碰的一声大门纹丝未动,老山姆被弹回来两米多远。

    黑瘦汉子低头看了眼,伸手摇响了旁边的铜铃。

    铃音刚起,就见不远处的拐角处,一个老太太缓缓的踱步走了出来,眯眼看着围墙大门。手指微动,一个头带铁盔、身穿简陋皮甲、手持皮盾的身影便从天而降,落在街道正中。

    而若是仔细观察的话,便能发现其双目呆滞,面无表情,就好似一个木偶一般。

    同时,紧闭的大门也陡然开启。

    老山姆猛冲了进来,朝着老太太的方向突进,快的都看不见人影,而就在这时就见那名军士一记盾击砸在老山姆的脸上。

    没等回过神,他两只手便被铁链扣住。

    被拉扯着向远处的一座圆石建筑走去。

    门外的泽兰娜有点蒙。老山姆,一个入魔的圣者,被人拿小皮盾给秒了?

    “是这里主人出手了。”一个声音忽的从她的旁边传来,新生的狄克传送回来了,“咱们到了一位巫师的巫塔。”

    狄克很是谨慎的看着远处只露出半个身影的老太太。

    巫师在自己的塔内和在外界说能发挥出的战斗力完全是两个概念。当然,巫师的“塔”并不一定非得是个巍峨高嵩的塔形建筑,只是这个建筑本身蕴含一定的仪式感,因此被大多数的巫师所倾眯。

    就以狄克为例,不提陷阱机关,他要是将一片区域内的所有建筑都由他的骸骨搭建,并将区域中的花石草木都注满寿命之力,再引入冥河河水,那他的战斗力……也提升不了多少。

    好吧,狄克因为大多数巫术都能瞬发,且精通召唤术和群殴技巧,有着短时间改变周遭环境的能力,因此对场地的要求不高。

    但对寻常巫师而言,一个祭台就能提高数倍的施法效率,更别提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全都精心设计,符合巫感的高塔。

    当初和苍白之塔的矛盾最激烈的时候也如今天这样,哪怕他入魔,在塔主苍白手中依旧好似玩物一般。要不是他能反复复生,无法伤到苍白也能牵制住她的所有精力,他和高塔的和平默契真不一定能培养起来。

    “你也是个巫师?”塔楼上的黑瘦汉子忽然看向狄克。

    “也?”狄克一愣,“你是个巫师?”

    黑瘦汉子这一身的草鞋短褂,形象上可不怎么像。

    “当然,这里的居民还能保持自我的,都是巫师。”黑瘦汉子笑着点点头,不过随后又补充道:“只不过失去了施法能力而已。”

    黑瘦汉子向后方看了看:“如果我是你,我会立刻逃跑……”

    话音还没落,狄克和泽兰娜两人便只觉一阵宏光掠过,回神,他们连同旁边的马车、磨坊都已经位于围墙内。

    一个眉目慈祥,穿着崭新褐色罩袍的老太太,正站在两人的身前。

    “看来是晚了。”黑瘦汉子摇摇头,伸了个懒腰,走下了了望塔。

    “你好啊,外地人,”老太太的声音中气十足,“欢迎来到西桥头城,我是这里的村……城主,你可以叫我老城主,也可以叫我嬷嬷。”

    狄克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景象,木墙、茅草屋顶,与其说这里是一座城市,倒不如说是一个村庄。而且“西桥头”这也确实不像是一个城市的名字。

    老太太凑到狄克面前,捏了捏狄克的胳膊:“多好的大小伙子啊,到了我们村,就都是一家人了。”

    “你刚刚说村了吧?”

    “有吗?”

    “绝对有。”

    “怎么可能!”老太太大手一挥,“其他村会有那么雄伟的城墙吗?”

    狄克扭头瞅了瞅不远处的很普通的圆石围墙。按照他的感觉,这人确实是一个强大的巫师没错,只是这气质……怎么就不像呢?

    老太太上下打量了一番狄克:“嬷嬷定下了,以后你就是这里的牧师了。”

    “牧师?我?”狄克不由惊讶出声,让一个亡灵法师去当牧师?

    “对,你特别适合。”老太太点点头,“就你这气质,谁家死个人、闹个灾什么的,你就往哪儿一站,人家就不由自主的跪在你跟前哭。”

    “……”一时间,狄克竟然分辨不出来这老太太到底是在夸人还是在损人。

    “就是婚庆寿宴的时候气质不太搭,不过没关系,你这不正好带了一个小姑娘吗?可以让她来负责这方面活。”老太太看都看没看泽兰娜一眼,就好似她只是狄克的搭头。

    嗯,白事我来,红事她来,分工明确,话说您对牧师的理解就是主持红白喜事的司仪吗?

    “等等,”狄克忽然意识到,“什么情况我就要牧师了?”

    “你不愿意?”老太太一愣,“这可是牧师啊,村……城里除了村长最尊贵的人啊,年年都有新衣服。有大片的地,村里的人还会帮你种,平时能做地头看着人家给自己干活,碰上婚礼葬礼的时候还能拿祈神金……这给个皇帝都不换啊!”

    “……您真是驱伶嬷嬷吗?”神仙教母那种不知道超凡领域、不知道其他巫术语系就已经很离谱了。这位怎么感觉就是一见识不多的乡村老太太呢?

    “啊,确实有人这么叫我。”老太太说着还嫌弃的摇了摇头,“瞎叫的名字,嬷嬷我明明叫露西。”

    “……”

    “哦,明白了,”老太太忽然作恍然大悟状,“你是想当村长对吧?”

    “不是……”刚刚不还是城主吗?

    “你还是太年轻,村长这个职位,可不是谁都能当的,”老太太一脸自信,“像是村里谁家吵架了,谁家的儿子和谁家的闺女相好,谁家的男人偷摸喝过几次酒、偷瞄了几次村头寡妇……这些都得门清。而且最重要的是。”

    老太太的身体微微前倾:“你得学识渊博。”

    狄克一愣,学识渊博?谁?你?

    “哎”老太太得意的后仰,余光瞥见狄克的眼神。

    “看起来你还不服,我问你,物体会什么落向地面?太阳为什么会东升西落?云和雨有什么关系?彩虹是怎么形成的?为什么总是先看到闪电再听到雷声?”

    听着这些莫名熟悉的问题,狄克懵了。

    因为走马灯的缘故,他对上辈子诸如万有引力、光的色散、光速音速什么的有还有印象。但在泰洛瑞斯,这个答案就应该是四元素各自的性质,或者更深一层,因为星辰锚定的物理规则。

    不过……这应该是奥术侧的答案。

    “不知道了吧?我来告诉你。”老太太说着,又凑到狄克脸前,小声说道,“因为小人儿。”

    “小人?”

    “对,就是我们看不见小人儿。”老太太正经道,“为什么东西会往地上掉?”

    “小人儿扯的!”

    “为什么会下雨呢?”

    “小人儿在天上拿盆撒的!!”

    “为什么会有彩虹?”

    “小人儿拿笔画嘞!!!”

    老太太说罢一挑眉:“我考考你,太和月亮为什么会东升西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