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重生南朝当土豪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出奔
    收到了城外射给沈利的劝降信,吴逑心里更加焦急,他来到书案前提笔写了一封信,然后招了两名亲信来,让其连夜送给沈利。

    信中并没有指责质询之意,反而再次指出如今两人之间“合则两利,斗则两伤”的处境,希望明日沈利能来府衙一趟,就目前的形势再行磋商。

    吴逑在信中虽然完全没有提及今晚箭书之事,但他对沈利之疑惧却更加深重。

    今早一战,明军在两个时辰之内便攻破北寨,一万五千名士卒或死或降,竟然没有一人能逃回临湘。

    湘军据寨而守却仍然遭此惨败,而明军投入的兵力,甚至还没有北寨内的守军多。

    由此可见,明军之战力远远超过了湘州兵马,可沈利作为湘州司马,统掌兵权,在得知此次惨败之后竟然毫无动静,甚至没有就此事来和他这个湘州刺史商议下一步的对策。

    难道这沈利果然早已与明军暗通款曲,要拿吴氏来为他铺就进身之阶?

    想到这儿,吴逑悚然而惊。

    吴、沈之嫌隙由来已久,虽经高台盟誓,但二人却仍然各怀鬼胎。

    换位思考,如果吴逑处在沈利的位置,韩端能免其罪责,并拿出一个四品朝官来,他能不能经受得住诱惑?

    吴逑越想越觉得颈项发凉,当即命人将麾下部曲督和部曲将尽数召来,让彼等连夜聚拢家兵,整盔着甲,并搬出库房中的强弓劲弩,严阵以待。

    哪怕沈利率兵强攻,短时间内也休想攻进刺史府来,只要能坚持到天亮,便可引与吴氏交好的世家大族来援。

    沈利再是掌有兵权,也绝对不敢同时与临湘城内这么多的世家豪族为敌。

    安排好府内各处的守卫之后,吴逑心下稍安,于是又连夜召来他的几个儿子和家中的门客谋士,共同商议日后吴氏当何去何从。

    第一个发言的是吴逑的心腹谋士张缅。

    张缅此人年方三十,自负谋略,常自比诸葛武侯,此刻他见屋中众人皆不言语,便站起身来笑了一笑,打破了屋内宁静。

    “明军战力强横,临湘势不可守,家主为何不先于沈利之前,开城迎降?”

    吴逑抬头看了张缅一眼,心里却叹了口气。

    如果面对的是其他人,他说不定就真的出城投降了,毕竟什么建功立业、荣登九五,都要有命才能做到,但对方是会稽韩端,他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当年韩端来临湘向他购买造船工匠,被吴逑狠狠地敲了一笔,但在商言商,一个愿买,一个愿卖,这也说不上有什么仇怨。

    然而,韩端入吴府呈上拜贴,吴逑却让其一等就是三天,韩端上门之后,吴逑又极尽怠慢,这对韩端来说,绝对是个极大的侮辱。

    这个时代,因为类似的原因而翻脸成仇的事情多不胜数,吴逑当时也是觉得这会稽小儿出身寒门武宗,所以才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可谁知这才过去几年,当年的黄口小儿竟然就攻破建康登基称了帝,而且还率大军来到了临湘。

    如果韩端还记着当年之仇,他出城迎降,岂不是自投罗网?

    况且,即便韩端能够不计前嫌,吴逑还觉得抹不下这张脸来向其俯首称臣。

    张缅见他沉吟不语,已经大概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

    “昔日使君虽与韩氏小有怨隙,但韩氏既欲图谋天下,又岂会因此等小事而怪罪于使君?”

    吴逑却摆手道:“自我接任家主以来,令得家业不兴,族人四散,然而我吴氏终究是大汉长沙王之嫡裔,那韩端却不过是一寒门小儿。”

    “我虽不才,又岂会因此而令祖宗泉下蒙羞?”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着那点不值钱的颜面,张缅有些着急,却还是耐着性子劝道:

    “韩信能忍胯下之辱,刘皇叔未得势之前,也曾先后投奔公孙、陶谦和曹操……”

    “开城投降之事思远不必再提,即便弃家而走,我也不会向韩氏小儿曲膝称臣!”

    抹不开脸面只是其中极小的一个因素,吴逑不想投降,最主要还是怕韩端不分青红皂白杀了他祭旗。

    张缅见其意甚决,只得闭上了嘴。

    在他看来,眼下这形势,自缚出降才是最好的选择,韩端哪怕只是为了他的名声作想,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杀降。

    只要过了这个难关,日后再积聚力量,徐图大事,又有何不可?

    但吴逑觉自己是大汉长沙王之后,身份尊贵,不愿向韩端伏低作小,张缅也只能徒呼奈何。

    过了半晌,吴逑的庶长子吴汀才沉声道:“明军的战力远超我等估算,沈利又与我家多有嫌隙,就算他不与我家争斗,这临湘城也多半守不住。”

    “我临湘吴氏数百年清望,不可损于韩氏小儿之手,但我等也不可在此坐而待毙,以儿看来,还是应当暂避其锋芒,走为上策。”

    “大兄说得对,阿爷既然不愿降,那就要及早安排脱身之策。”

    吴氏在湘州传承数百载,称得上是家大业大,但其家业却大多是田庄宅院和各种店铺,若是逃跑,这些产业肯定只能丢弃,吴逑一想到这儿,心里又是一阵隐隐作痛。

    “出奔之事,稍后我自会安排。”

    这时,前去给沈利送信的人回来禀告,称沈利接信之后,并未答应明日到府衙来与吴逑议事。

    这也是人之常情,吴逑时刻防备着他,他又怎么会对吴逑没有一点防备?

    要知道吴逑虽然不掌湘州兵权,但只吴氏的部曲和刺史府的直兵便有两千之众,他又怎么可能冒险来刺史府与吴逑议事?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心里都明白,吴、沈二人之间已经再无和好的可能,双方差的只是彻底撕破脸皮,兵戎相见了。

    屋中安静了许久,吴逑的声音才再度响起。

    “天亮之后,二郎去钟府一趟,让其随时作好准备,接应我等出城,记住,千万不可露了行迹!”

    城南钟氏表面与吴氏并无多少往来,但其实钟氏早就投靠了吴逑,这也是吴逑早些时候布下的一着暗着,若非到了生死攸关之际,他还不会动用这枚棋子。

    “三郎和五郎带人清点家中产业,能带走的全部封装,不能带走的保持原样,切不可让外人看出端倪。”

    “阿爷,那我呢,我做什么?”吴汀见几个弟弟都有了差事,便忍不住问道。

    “你立即率二十名精锐部曲扮作行商,趁夜从南门出城,然后沿衡阳、湘东、零陵一路南下,为我等铺就前路!”

    吴汀一听之下,却顿时脸色泛白。

    明军虽未围城,但却派出了数千游骑不分日夜地在城外巡弋,只要一不小心被明军抓获,他这条小命就算是玩完了。

    而且,如今湘水已经被黄法氍水军封锁,就算他能逃出临湘,也只能走山道南行。

    到了桂州,能够剩下半条命,都要感谢老天爷垂怜了。

    但他作为吴氏长子,又得了家主严命,即使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趟。

    今晚彻夜未眠的,还有沈利。

    早先得到城外射来的箭书时,他便感觉到事情不妙,哪怕他和吴逑素来交好,这书信的内容一旦被吴逑得知,也必然会在心里种下一根刺。

    更何况二人早有嫌隙,互相防备也非一日两日,再加上今晚这一封信,吴逑就算不敢和他立即撕破脸皮,分道扬镳也是在所难免。

    只是一封箭书,便将两人之间的筑台盟誓彻底化为乌有。

    沈利不得不承认,韩端使的这条离间计将人心算计到了极点,实在是太过狠毒。

    但他还不能隐瞒这封书信。

    一则知道此事的士卒太多,想隐瞒也隐瞒不住,二来他确实没有杀吴逑出降的心思,觉得自己问心无愧,所以略作思虑之后,还是只能听之任之。

    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出办法来破解韩端使出的这条离间计。

    果然,半个时辰不到,吴逑便派了人来请他明日去府衙议事。

    即使是前段时日,沈利也不可能去刺史府衙议事,更何况有了今晚这封书信,去了之后,十之八九再也别想走出来。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吴逑的邀约。

    但他心里的担忧却越来越重。

    等不得天亮,沈利便命人召来他最信重的两名记室书佐商议如何应对此事。

    “事情之始末便是如此,如今我也不知当何去何从,所以召你二人前来问计。”

    此刻沈利已经悔不当初,“早知明军战力如此强横,当日我就不该抗旨不遵,如今……却是悔之晚矣!”

    其中一名书佐陈句向他拱手道:“陈失其鹿,群雄共逐之!韩氏以寒人之身篡国,天下豪强谁会心服?司马与刺史起兵对抗韩氏,也说不上是什么大逆不道之举。”

    大明立国,巴湘诸州郡纷纷自立,究其原因,无非是韩端根基浅薄,世家豪强都以为南朝必将就此陷入动荡,起了混水摸鱼的心思。

    因此当初吴逑与沈利招募士卒欲据湘州对抗朝廷时,才会有那么多人心甘情愿为其臂助,而司马门下记室书佐陈句与赵遥便是其中之二。

    事到如今,不单是沈利后悔,陈、赵二人心中也起了悔意,但他们早已身陷其中,现在就是想置身事外也不可能,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为沈利出谋划策。

    “依下吏看来,很明显明军不可力敌,临湘城早晚必破,司马面临的选择只有两条,一是弃临湘投桂州……不,桂州也非善地,要走就只能入百越。”

    “百越之地,朝廷鞭长莫及,我等领数千兵马抵达彼处,定然能占得一地暂时容身以待来日。”

    沈利满面愁苦地道:“如今韩氏屯大军于城外,黄法氍又领水军封锁了湘水,就算我等想走,也没把握能逃得出去啊。”

    如果只是几个人想逃走,无论如何也能想到办法,但只几人逃去百越又有何用?难道送上门去给那些僚蛮做奴仆?

    陈句微微一笑,却道:“明军只三四万兵马,根本无力围困临湘,这就给了我等一个机会。”

    “至于南奔路径,既然黄法氍封锁了湘水,那我等便避其锋芒,弃湘水而走耒水,到了桂阳之后,再走武溪水、泷水、溱水一路南下。”

    “只要能瞒过明军两日,彼等就算是发现我等弃城而走,想追也是来不及了!”

    沈利一听陈句规划的路线,顿时便有些意动,他命人取来舆图,细细察看起来。

    但他若是知道明军此番南征兵分三路,其中卜僧念那一路正好要经豫章水、东江入泷水、溱水的话,他就不会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半晌之后,沈利才抬起头来,心中已经倾向于弃城而逃,但他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子建,你所说的第二个选择又当如何?”

    “别无他法,惟自缚出城向韩氏请降!”

    一逃一降,这是陈句二人能够想到的唯二两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