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张狂下巴张的老大,他一脸震惊的看着身前突然出现的诺亚。

    “你怎么……”

    诺亚眼神冰冷,充满了刺骨的杀意,拔刀,一刀刺出,几乎于完美的一刀,充满了鬼神般的美感。

    张狂反应过来,长枪摆出防御的架势,可谁知诺亚根本就没打算正面攻击。

    下一秒诺亚就化为了一道暗影出现在他身后,这一刀也闪电般的刺向他的后背。

    “噗嗤!”

    鲜红的血液溅出,诅咒版诺亚一把拔出刀身,张狂身上的伤口残留了大量的雷电煞气疯狂地破坏他的血肉组织。

    “王铠!!!啊啊啊,给我死…”

    张狂转头拼命攻击,而诺亚则消失在了虚空中。

    这是他的暗杀流天赋【伪装】,随即空间中各处出现了华丽的紫电刀光劈向张狂。

    “紫电能量链!”

    近距离下,张狂根本躲避不了就被凭空出现的紫电能量链缠绕住了,10颗黑球近距离爆炸,即便是刚复活满状态的张狂也被炸得灰头土脸的。

    “王铠,给我死!”

    张狂怒火中烧,他冲上去和诅咒版诺亚大战了300回合,终于凭借着境界上的优势干掉了诺亚。

    “终于死了吧你,哈哈哈哈哈。”

    张狂放声大笑,脑海中又幻想到了诺亚的样子,谁知下一秒一个一模一样的诺亚又出现在了他眼前,

    张狂:“???”(黑人问号脸)

    “阴魂不散?”

    还没有给他足够思考的时间,诺亚狂暴和如同鬼神般的刀法又降临了。

    诅咒版本的诺亚显然没有真实的诺亚那么强大的战斗技巧,末日黑环只是模仿了七八层,但这已经足够了。

    张狂被第二个诺亚拦腰斩断,最后一枚彩色勾玉破裂,张狂第5次复活,这次他得到的属性卡奇迹般的出现了一张【净化卡】

    张狂看了一眼,这什么破卡?他转头又嗷嗷叫的杀向诺亚。

    大费周折干掉了诺亚之后,张狂才发现了自己额头上的末日黑环似乎淡了一点。

    一想到诺亚,他的眼珠子差点瞪掉了,眼前又出现一个活生生的诺亚。

    “没完没了了?”

    他这才发觉到不对劲,又联想到了额头上淡化了两次的末日黑环,他恍然大悟,使用【净化卡】,神圣的白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只见他额头上的末日黑环立马被净化掉了。

    前面站着的诺亚也消失不见,他松了一口气,原来打到现在打的不是真的王铠。

    “哼,别让我看到你,这个诅咒模拟出来的你两条命才能耗死我,真让我碰见了,我一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飞出了盘丝洞,张狂继续向前前进,他也变得小心谨慎了起来,毕竟还剩下最后一条命,没有复活的机会了,一旦死亡就将被淘汰。

    谁都不知道,没有彩色勾玉复活,死亡后是否真的会死。

    看不清五指的迷雾中,一个暗绿色的影子一闪而逝,张狂吓的警惕性提高到了最高,然后他就看见一个气球大小的绿色泡泡飞了过来。

    一点寒芒先到,随即枪出如龙。

    泡泡被长枪刺了进去却没有破,反而像一个像皮球一样定在了上面。

    张狂脸色一变,抽回长枪,用力一甩,绿色泡泡就像牛皮糖一样完全黏在了上面,任由他怎么用力都甩不飞。

    没有用身体擅自接触,张狂将长枪往地上猛的一砸,泡泡果然被砸扁了,但是它又很有弹性,长枪一提就弹了回去。

    “这座大门里到底是什么boss?怎么净玩些阴招?”

    张狂很清楚,长枪的尖头部分被绿色泡泡限制往,他的攻击力也会下降。

    更该死的是一个接一个泡泡朝他飞了过来,吃过之前的亏,张狂立马闪身躲避,可是泡泡越来越多,他又没有什么很擅长的身法,身型变得异常狼狈。

    祸不单行,黑暗森林中发出耸人听闻的嗡嗡声音,那是某种变异蚊虫!

    第一只变异蚊子出现在张狂的视线中,那是一只变异绿蚊,锋利的口器中含有剧毒,普通人要是被叮上一口,马上就会化为一滩脓水。

    紧接着是变异金钻蚊,它的口器就如同螺旋刻刀,即便是穿着一身战甲也很容易被它从战甲缝隙中一穿而过吸食血液。

    还有各种各样的变异蚊子,其中最为可怕的就是一种变异母蚊子,它们的肚子异常的肿大,红的透亮,飞到张狂近一点的地方肚子直接爆炸,喷溅的血浆如同血雨一样洒下来,根本躲无可躲。

    张狂一边躲避绿色泡泡,一边还要和变异蚊子战斗,只是一不小心被血雨粘上了小腿上的皮肤,他的小腿上竟然神奇的生长出来一种诡异的植物,竟然是用他的血肉作为养料。

    张狂痛苦万分,他感觉自己的小腿里被无数的根系当成了土壤吸取能量让植物生长。

    一朵鲜红色的小花几秒钟就绽放了开来,花蕊上的血香味让蚊子们陷入了无比嗜血的状态。

    它们前赴后继,它们无所畏惧,张狂用力想要拔掉腿上生长的血花,可是他的皮都被扯掉了一块,植物却依旧纹丝不动。

    “妈的,我就不信了,老子用火烧死你这个鬼东西。”

    火焰能量在小腿上燃烧,果然有用,血花很快枯萎了,可是更加震惊的画面出现了,植物被燃烧为灰烬后竟然有一枚种子落在了地上,它很快生根发芽结出一个花苞,一只橙色红花纹的蚊子摇头晃脑的转出花苞,它吸食着花苞上的养分,短短十几秒钟就从幼年期长到了成年期。

    张狂显然还没有吃过鬼妖婆的套娃套路,现在他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打出一道炽热狂暴的火云攻击,橙色红花纹蚊子无脑的顶了上去,攻击消散之后,它竟然只是变黑了一点,显然是对张狂的火焰能量有了极高的抗性。

    张狂:“这还怎么打?这橙色红花纹蚊子恐怕是用我的血液和蚊子基因结合出来生物调制的产物,对我的能量有着极高的抗体。”

    在绿色泡泡和变异蚊子的双向奔赴下,张狂就像被十七八个大汉蹂躏过一样,跪倒在地上,眼神空洞被活活吸成了人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