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毛利兰、铃木园子、工藤新一。

    这三个人的名字并不陌生,甚至三人间的关系,也很牢固。

    从小长大的伙伴,被称之为“青梅竹马”。

    拥有这样的关系的三人,也被旁人戏称为“三人组”。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这原本的三人组,应该是“四人组”才对。

    他叫东马。

    东是他的姓氏。

    从偶然在公园遇见了坐在沙坑旁哭鼻子的小孩时,他们就成了朋友。

    毕竟将工藤新一弄哭,然后再哄好他,自己也算是“赎罪”了吧?

    “冰释前嫌”的二人成为朋友,无论在影视剧还是小说作品中,都是十分常见的桥段。

    这便是东马与工藤新一成为朋友的故事。

    至于铃木园子?

    坦诚来讲,其实东马是个阔少。

    因此两个有钱人家的相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最后就是毛利兰了。

    他并非是在樱花班上的幼儿园。

    只是出于好友介绍,从而相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吧?

    这就是东马如何三人相识的,简单小故事。

    而今,阔别了东京六年之久,在国外孑然一身的的东马,终于要回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

    …

    三天后。

    约好见面的游乐场,名为“多罗碧加乐园”,是一家新开业不久的大型游乐场。

    没有哪条规定说有钱人家,就一定要花钱大手大脚的。

    因此本着“开业大酬宾”这个诱惑,东马将四人约会的地点,选在了这里。

    翌日。

    为了不达成“鸽王”的成就,东马早早的就出门了。

    天空微微泛起了鱼肚白。

    这样的时间段中,街上并没有几个行人,说是东马将整条街都承包了,也不为过。

    虽然他已经年满十八,还取得了国际驾照,但对于还未购买车辆的东马而言,目前也是空无一用的。

    不过走路的话,倒也挺安全的。

    没有飞驰来往的车辆,因此就这样平安无事的,来到了多罗碧加乐园门口。

    只是他未想到,在这样的时间段内,会恰好遇见了也傻傻早早出来等候的人,还是一名女性。

    虽然不至于碰上流氓什么的,但总的来讲,也太不安全了。

    东马没有上前,而是开始打量起那个女人来。

    身材匀称高挑,一看便知道是特意塑形后的结果。

    五官虽是不错,但并未到惊艳的地步,只能称得上一句“不错”;穿着一件深蓝色打底衫,搭配着淡蓝色女士外套;脖子上还戴着一条珍珠项链。

    嗯?

    珍珠项链?

    想必,只要认真看过《名侦探柯南》的人,对于珍珠项链并不会陌生。

    尤其是再加上“女性”和“多罗碧加乐园”这两个关键词,就显得更加熟悉了——《云霄飞车杀人事件》!

    没想到命运这东西,有时候是这么弄人。

    本着红领巾精神,为了不让悲剧发生,东马决定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他快步走到对方面前,并打了一个招呼。

    为了尽快拉近彼此间的距离,还特意在脸上挂起了微笑。

    “嘿!漂亮的女孩,你一个人吗?”

    话并没有经过反复思索斟酌,就这样直接从他口中说了出来。

    这样的搭讪,已经可以算得上性骚扰了。

    刚一说完,东马就觉察到了不妥。

    哪怕自己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也还是不禁让对方吓得后退了一步。

    “抱歉,我散心完刚从国外回来,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东马很是歉意的说道。

    日本人喜欢委婉。

    所以即便是告白,都不是直言“我喜欢你”,而是“今晚月色真美”。

    因此,极少会有日本情侣,在大街上接吻或是牵手。

    但对于以浪漫著称的法国人而言,这些倒显得十分稀松平常了。

    “哦……没、没事。”

    女子听完这番解释后,心里或许是因为信上三分的缘故,身体也略微没有那么僵硬了。

    但从她的眼神中,还是明显感受到了对自己的戒备。

    东马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抬头看了一眼微微亮起的天空,再低头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手表。

    距离九点的营业时间,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其实很难想象,会有女孩愿意这么早出来。是约会吗?”

    左右不过只有两人。

    为了打发时间而搭话的话,倒不会显得目的性那么强烈。

    女子摇了摇头:“不……只是等人。”

    回答时,她似乎犹豫了一下,或许是想起了什么。

    “其实,我也在等人。只不过那个人,不会回来了而已。”东马故作伤感的说着,还叹了一口气,让情绪显得更加真实一些。

    一听东马这么说,女子心里不禁生出一丝好奇来。

    虽然从刚才到现在,他们见面也不过只有短短几分钟而已。

    “为什么?”她情不自禁地问了出来。

    “因为分手了。她为了和别人在一起,所以抛下我离开了。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点。”东马低下了头:“虽然知道对方不会再出现,但心里还是会幻想。这是我第十八次在这里等她了。”

    多罗碧加乐园虽然开业只有三个月,但如果只是十八次等待的话,倒不会有什么逻辑上的问题。

    “最终还是没能等到吧?”

    “是啊,所以这是我最后一次等她了。”东马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了乐园大门:“这次之后,我就再也不会等她了。毕竟人啊,总归是要有尊严的。”

    毫无意义的等待,只不过是自我感动。

    虽然东马并没有过,真的等了一个人十八次的经历。但他所编造的这个故事,其实有的地方和那名女子的经历,是十分相似的。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名女子的名字,应该是“瞳”。

    男友为了另一个人女人,所以抛弃了自己。

    而拿得起放不下的瞳,最终选择了用男友送的,作为定情信物的项链,结束了他的生命。

    “那你们,是为什么分手的?”女子说完后,顿了一下,连忙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想要打探你的隐私。”

    “不,没关系,其实说出来也无所谓了吧?”

    东马笑了一下,神情却显得十分落寞:“为了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所以选择和我分手,说来也挺可笑的吧?不过也应该感谢她才对。至少没有选择和我交往的同时,又在与其他男人暧昧不清。”

    如果一个男人可以忍受女人的劈腿,那一定不是真的喜欢她。

    喜欢就是充满自私欲的,只想要独占那个人。

    但如果真的有男人,可以忍受自己头顶上的绿帽子,那一定是非常之人,有非常之胸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