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纹主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兽灵晶
    众人下山到营地,方长山首辞众人去向猛虎营长务。

    此刻天色已晚,营长所在居所依然灯火通明。

    “长山兄弟,此次可是有么变故?”

    陈破军见方长山满身的鲜血,不由得吃惊问道。

    猛虎营长陈破军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剑眉虎目,满面威严,此时气息不显,外人见到,只会当是个有风度的普通人。

    方长山却这位营长大人,那是实实的战纹王。十几年前天澜与万兽国战,当年陈破军还是高级战纹师,却一阵连斩三位高阶异兽,引得一位地兽狡王出手,死一生之际晋级战纹王,从此一战成。

    此时听陈破军问到,便将落霞山上发生的种种诉说一遍,只是略过了儿子方言,在他心里,儿子还小,不适合卷入战事之中。

    听到落霞山异兽向渊森聚,陈破军不由剑眉紧锁,当听到异兽狼王藐视协议想要杀人灭口时,是勃然大怒,沉片刻,连写几封书,派人分送往各处。

    ……

    等方长山便到营地住所,众人已等候多时。

    这次行动虽然危险,但获颇丰,虽然最后众人草草理战场,不过也获了十几张狼皮,狼肉无数,最珍贵的是狼王尸体。

    由于这次获是额外所得,所以不必上猛虎营里,一切由方长山主。

    方长山看着个个挂彩的众人,和死去的老队长。大手一挥,决定将这次获变卖化为金钱,一作为抚恤金给老队长的家人,剩下的一,众人平分。

    其他人自然无异议,毕竟狼王是方言一个人死的,要上他的救命之恩,这次东都给他也不为过。

    ……

    父子俩到家时,已夜,家中无一人,想必朱宝剑自了家。

    方长山将手中提着的口袋在桌子上,里边装的是狼王的一条后腿。

    那是方言想起临走时许给胖子,要给他带山里的野味,于是要了这狼王尸体的后腿。

    方长山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方言,示意他开。

    “那些家伙死活不要这个,执意给你留的。”

    “么东?”

    方言过盒子,掂了掂,很轻,开盒子,鸽子蛋大小的一块不规则的青色晶体躺在盒中。

    “这是狼王的兽灵晶,只有异兽以上兽有这东,这么一小块,价值万金。”

    “这么值钱?”

    方言大吃一惊,一万金纹币么概念?

    用胖子的话说是一金纹币就可以买一屋子包子,吃一辈子。

    “兽和人一样都在修炼,人的修炼天赋体现在本命灵纹,而兽的修炼天赋就体现在这兽灵晶。你输入纹力看看。”

    方言按照父亲的话,向兽灵晶输入一缕纹力。随后惊讶的发现,原本青色的晶体慢慢变得透明起来,直到变得全透明,如一块水晶一,仔细看里边出现一条条透明棉絮的东在缓缓移动,渐渐组成了一个风字。

    方长山看着晶体内本源之力组成的纹字,轻声道:“看来这狼王的天赋是风,这是头风系狼王”

    “风!天纹?”

    “不是天纹,兽灵晶内的纹和人灵纹不同,兽是没有天地人等阶划分的。兽的大与否,只关乎种族和血脉。”

    “哦!这东这么贵,有么用?”方言好奇问道。

    “呵呵!用处可大了!

    首是修灵魂本源,你道引灵失败会损伤本源,用这可以修,不过一人用不起,看里边蕴含的本源之力不少,但由于是兽本源,净化后正能吸的也就十之一二,的都浪费了。”

    方言一阵咋舌,金钱换时间,这东很难说值与不值,不过肯用兽灵晶恢本源的必定是土豪无疑!

    “其次是增长灵魂本源,和修差不多,净化提纯之后大多浪费了,一人用不起。

    有就是制作晶爆石,把兽灵晶制作成一次性的晶爆石。比如你这枚成晶爆石,使用后就可以爆发出狼王生前巅峰时一击之力。”

    方言有些傻眼道:“价值万金的东换来中级战纹师一击之力,怎么看怎么都亏啊!”

    “哈哈……!对你来说可能浪费了,但在大家族,子孙后辈的全可不是那万金能衡量的。”

    说到这,方长山继续说道。

    “这东用途最广泛的,就是当动力源。

    多少年来,大陆纹学院出不少东,都是用这东能源石的。如这启明灯,里面就是有一片薄如蝉翼的兽灵晶片,用来储备能量。

    当然这兽灵晶是切割过的,比如你这一块兽灵晶就能切割出一片这种兽灵晶片。”

    “这么小点,切一片?”

    目瞪口呆的方言无法想象,在这有么办法能将这么小的东切割一片。

    “对!这涉及到一个篆刻师的职业,以后学院会讲的很详细,我就不跟你多说了。”

    方言这恍然大悟,原来这东的值钱。恐怕这一个兽灵晶就能抵上这次所有获了。

    ……

    “这次进山就是为了说你成为纹师是事嘛?”

    方长山奇怪问道,直到现在,他都有些不敢相晚发生的都是的。主要是儿子进太快了。

    “嗯!还有件事,我在学院住宿,还有几天就是新生大考,住在学院方便我学习。”

    学习?

    方长山有些好笑的看着方言,似乎从儿子口中说出这两个字是那么的意外与特。

    “行!我道了!你的灵纹是么?出来我看看!”

    看方长山笑有些发毛的方言,听到父亲要看灵纹,很快身纹力浮现,手在中划过,本命灵纹小田出现在虚中。

    “田纹。

    田纹?

    居然是田纹!”

    方长山见到小田,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慢慢的精神有些恍惚,表情似笑非笑,似乎陷入了忆。

    “爹!你怎么了?”

    见方长山神情有些不对,连忙呼唤道,心里莫想到:‘灵纹是由血脉传承,个人的本命灵纹不是继承父亲就是传承于母亲,父亲的本命灵纹是刀纹,明显和小田没关系,难道…难道小田和我娘有关?’

    听到呼唤声,方长山身体一震,眼睛慢慢了明,只是不何时蒙上了一层水雾。

    转过身,不看着方言的小田,慢慢道:“田纹很好!努力修炼,不要辜负了它。另外住在学院也好,我也心,不用想着天给你饭,现在我去给你拾拾,明天一早就去吧。”

    方长山说,便向里屋走去。。

    “爹!我娘也是纹师嘛?”

    听到方言的问话,方长山难得没有搬出老三套来忽悠儿子,而是吸一口气,意味长的说道:“你娘!我宁愿不是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