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幕后大佬的易术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只看是否愿意给

第三十四章只看是否愿意给

    原本李玄玑的幕后大佬计划,是打算从艺术设计专业相关领域开始着手的。

    谁料被刘长宽这么一通乱拳打来,差点打死他这个老师傅。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阮高明的帮助下进了铜城理工学院。

    结果还没正式入职,又被自己的亲妹妹坑了一把。

    于是幕后大佬计划不得不再次进行调整,从艺术设计方向,转移到了音乐艺术方向。

    所谓变化赶不上计划,即便是易术宗师,也只能大叹这是命运的捉弄。

    不过,先谋划音乐艺术方向也行。

    对李玄玑而言,其实没多大的区别,无论什么方向,迟早都是要抓在手中的。

    刘广谦离开后,李玄玑先是呆在教室里继续练了一会儿琴。

    确保找回状态,挑不出来毛病后,便回到了阮高明的办公室。

    好巧不巧的是,周宁此刻正在办公室里跟阮高明闲聊着什么。

    见李玄玑进来,周宁不由得站起身,冲到李玄玑身前揽住对方的肩膀,哈哈大笑道:“李老师,我刚刚听阮院长说,你要上台表演节目啊?哈哈,要不要考虑带我一个?我唱歌还是不错的哟!”

    李玄玑翻着白眼表示无语。

    你那叫唱歌唱的不错?

    我根本不用听你唱就知道,你这个破军主命之人,即便不是破锣嗓子,也至少是五音不全!

    嗯,不过……

    《好汉歌》倒是挺适合周宁。

    在易术宗师李玄玑眼里,没有什么人是不行的,只是看他愿意不愿意给。

    有道是:

    是虎给座山,是猴给处林;

    是鲸给片海,是鹰给方天;

    是雨送阵风,是雷加道电;

    是火添把材,是石点成金!

    不管是什么,哪怕就是猪;

    也能给风口,送你飞上天!

    至于周宁,如果是乱世,就应该给他两柄巨斧,冲锋陷阵,上阵杀敌。

    但如今是平安盛世,英雄无用武之地,只能偶尔用来吓唬一下林柯那样的咸鱼孩子。

    歌曲嘛,不适合,给了太浪费。

    所以面对周宁的请求,李玄玑委婉拒绝道:“节目是个人弹唱表演,两个人怎么弄?”

    谁料周宁完全不知趣:“怎么就不能两个人了?你弹,我唱啊!”

    看来这家伙就是欠收拾!

    李玄玑嗤笑一声,直言道:“上帝给了我一张撩妹的脸,我可不想用它去跟某人搞基,而且对方还是个丑人。”

    周宁虎目一瞪:“哎,你这话就没意思了啊!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啊!”

    李玄玑笑道:“那你就是承认你丑咯?”

    周宁呆了呆,回头看了看阮高明:“阮院长,你帮我评评理啊!我承认,我这人是长的别致了一点,但不至于丑吧!”

    阮高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虽然不介意周宁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但不喜欢对方不分场合的闹腾。

    这里是他院长的办公室,而且还是上班期间,这小子跑过来闲聊也就罢了,还扯着嗓子插科打诨,有点过。

    以为是我的嫡系,有从龙之功,就可以没大没小随意放肆?

    你还是跟李玄玑多学着点吧!

    不过心里虽然已经对周宁有了一丝不满的情绪,面上还是淡淡地笑道:“你就别跟李玄玑斗嘴了,你斗不过他的。”

    周宁也不傻,看出了阮高明的不对劲,连忙讪讪一笑:“院长,嘿嘿,我错了。”

    同样注意到这个情况的李玄玑,可不想自己还没进校正式入职,团队内部就出现了不稳定因素。

    团队建设还是很重要的。

    于是,李玄玑走上前拍了拍周宁的肩膀,语重心长道:“长得漂亮的人,即使犯了错,别人也很容易原谅。但长得丑的人,光长相别人就不能原谅,更别提犯不犯错了。”

    又开了个玩笑缓和了一下气氛后,李玄玑用眼神示意对方:“你现在认错已经没有意义了,赶紧走吧,别再拿你拿张脸在我面前晃悠。”

    李玄玑说的很隐晦,看上去依然是损人开玩笑,但粗中有细的周宁却听懂了。

    当即回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后,周宁装出气哼哼的样子道:“好!行!我丑,所以我走!”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周宁走之前还是点头哈腰地跟阮高明打了声招呼,被对方笑骂了两句,这才心中石头落地离开了。

    周宁走后,李玄玑便凑到阮高明面前,又来了句口头禅:“师兄,我有一个想法。”

    阮高明不禁笑骂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多想法?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顿了顿,阮高明又道:“对了,刚才刘广谦来过,他说你多才多艺,会很多歌曲,而且好像都还是原创的,说你准备的节目都挺好,但他更看好第一首歌曲。”

    这个刘广谦看来还是不甘心,暗示性地提了一句,想让李玄玑上那个圣诞快乐歌。

    李玄玑可不会改变主意,笑道:“你放心,我准备的节目,肯定比第一首歌曲还要好!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保证不会给你丢脸。”

    说到这里,李玄玑又道:“我说的那个想法啊,就是刚才准备节目的时候想到的。我想在音乐系那边建个录音棚,最好是以学院的名义弄。一来是可以给学院创收,二是可以给那些有创作和演唱天赋的学生们录制作品什么的,同时也可以加强与音乐系那边师生们的联系。”

    听完这番话,阮高明不由得眼睛一亮。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阮高明也是想做点成绩出来的,但一直找不到什么突破口。

    艺术系这边还好一点,未来五年计划就是把老师们的学历都提一提,同时增开几个专业方向,再把原有的专业弄成专升本,或者直接弄成本科。

    但音乐系那边,他就束手无措了,不光人事方面不了解,连未来的目标方向也无从下手。

    毕竟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完全不了解这一行,又如何制定发展战略?

    尤其是分管音乐系的那个副院长,估计是心中有气,开会时问他有什么建议想法,一问三不知,根本不愿配合。

    所以李玄玑的这个提议,一下子戳中了阮高明的内心。

    搞个录音棚的确不错,创不创收都无所谓,哪怕只是形式上的,那也是政绩嘛!

    唯一的问题是……

    想到这里,阮高明问道:“搞一个录音棚,需要多少费用?好像那些设备很贵的吧?”

    李玄玑道:“不清楚,不过我已经让刘广谦去作调查了,估计很快就有结果。”

    说着,李玄玑微微一笑:“就算院里头拿不出太多的钱,到时候也可以让有兴趣老师和学生们入股合伙经营嘛,这要说起来,等于还顺带帮学生们创业了呢!”

    阮高明顿时一拍桌子:“对!这个形式很好,很创新!只要学院占主导地位,原则上就没有问题!这事你来负责,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再跟我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