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最强弄臣系统 > 章节目录 22宝物
    端木弄拿着手中的黑色木牌,缓缓的伸出了窗户之。

    楼下的李妈妈到伸出窗的黑色牌子,微微一愣,马上过神来。

    “稍微等一下,有一顾客要以物换物,现在需要让对方说一句话,且示一下换物。”

    李妈妈说着,就伸手着端木弄的房间了一下。

    这时,不是报过价的还是没有报过价的人,目汇集到了端木弄伸出的黑色木牌上面。

    李青钟和彭春也是让人打开了木窗,走窗台目扫视,找着个以物换物的人是谁。

    是来到万花楼之后一没有动静的房间,时也打开了窗户,以物易物到底是怎一。

    端木弄见所有人转过了头,集中到了自己这边,心中也是有点紧张,毕竟一遇到这种场面。

    “我手里有一非昂贵的东,来等几在京城卖的,

    是现在遇见冬儿小姐出阁,在下手里没有多钱,出下策,希望可以用物以物易物了。”

    端木弄说着,就转身装模作样的搬出来一个三十分长的玻璃工艺。

    见底座是一块黑色巍峨的山石为底,山上镶嵌着铁树金花。

    顶上是白银雕琢的一朵朵白云,云上一条青龙跃于云之中。

    龙首呈现金黄之色,背上披着绿色鳞甲,着腹部颜色逐渐变浅,腹部颜色金黄。

    金黄色的龙爪,一着方呈捕食状,另一龙爪踏着祥云,龙尾高高竖起,身躯蜿蜒着山下俯冲。

    一股威严的气息扑面而来。

    端木弄着手中烛照的耀耀生辉的工艺,感觉自己的逼格立马就高了几倍不止啊。

    “,这青龙摆就是我要以物易物的物。的我不说,可以给我估一个价,如价格超不过十万,我就不再参与这冬儿小姐的竞拍,如能超过,我就参加。还请掌眼。”

    端木弄拿出这青龙之后,所有人是愣在了地。

    这可是龙啊,还是青龙,这人难不现在是清朝嘛?

    还是水德立朝,这青龙一就是和朝廷吻,这人怎这目张胆的拿出来换一个青楼女子的卖身契啊?

    而李青钟和彭春,以所有的来这边的官员全部是精神一振。这东如献给皇上,自己岂不是可以立马步青云!

    索俄图,李地两大臣,更是找来下人,吩咐下人找到自己的儿子,一句话吩咐过:这青龙必须买来,不怕花钱。

    李青钟听到下人传过来的话,心底一句麻麻屁啊,老头子真的也来这来了,人老心不老啊,来需要和母亲映一下啊。

    格尔芬则是听到这句话后没有何应,毕竟这来就是演戏的一部分。

    能花钱买下来也是,毕竟能给主人赚一点。

    彭春倒是也到了父亲的醒,是撇撇嘴,能买到就买,一摆难有女人香?

    不过这东价格不能抬太高,不自己岂不是买不到女人了。

    彭春着周沉默的众人,用手拿着木牌在窗台上面“砰砰砰”的敲了几下,见众人的眼赚了过来,彭春大咧咧的笑:

    “小子,老子是彭春,手里的这个东老子上了。手里的东给我送过来吧。”

    端木弄着彭春在说话,心中不的无语。来以为电视中对于彭春的描述有夸张成分,怎现在来电视的描述有点浅啊。

    这彭春真不是一般纨绔啊,青楼里面就开始抢了?

    李青钟倒是没有说,是有点无奈,这人就是一个搅屎棍,现在出价不用,肯定会彭春搅和了。

    格尔芬脸色沉了下来,着彭春边就开口骂:“彭春,以为是老几,这里还轮不到来说话。”

    “格尔芬,一个摆而已,为了这东和我翻脸?”

    “哼,在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我就拍卖这物吧,价高得。”

    李青钟这是手摇折扇,也是开口说:“彭春,既要这个摆,就一起竞拍吧,我感觉这个竞拍模也是不错的。”

    彭春见李青钟也同了格尔芬的议,彭春没有说话,而是目了端木弄。

    “说呢?这东是拍卖,还是送个我彭春。”

    端木弄没到后,彭春会火引到自己的身上。这是以势压人啊,如不同送给彭春,端木弄能出来,自己肯定是出不了这个门的。

    是自己真的出不这个门嘛?是不可能的,自己随便换一张脸,在他彭春面走十圈,他不一定人的出自己。

    自己会怕吗?

    “还是拍卖吧,既喜欢这个物,就价高得。自己能用拍卖所得换冬儿小姐一人,古往今来也是一桩美谈不是。”

    彭春见端木弄如不识抬举,对着端木弄冷冷一哼,后转头格尔芬和李青钟。

    这是也同可以进行拍卖,是如何竞拍,却要这两个人出言了。

    李青钟见端木弄同竞拍,心下也是开心了起来,毕竟这样子的会是一样的,如给了彭春,自己还真没有办法从彭春手里买出来。

    转头了一眼格尔芬,见格尔芬没有说话的。李青钟发言说:

    “刚刚的竞拍们也听到了,们也。

    咱们就借用这套,还是李妈妈来主持吧。

    至于竞拍的人吗?

    有法的可以参与竞拍。

    低价就定价十万两吧,每加价一万两。如没有这个财力的就不要着参与竞拍了。”

    格尔芬听后没有见,是还是有添加了一句话:

    “参与竞拍的是有权势的,买到之后能够庇护一下供拍的生,不小心有卖,没有个可以享。”

    这句话一出来有点跃跃欲试的商人冷静了下来。。

    这东没有势力能够庇护自己,买来就是祸,而且以上面京城三少的作风,如有哄抬价格的,以后不一定能有下场。

    而一官比较小的人,现在更是不敢出言购买。万花楼能出价的人,现在也就京城三少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