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游戏竞技 >我在义庄摸尸的三十年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美少女
    林响在去桃花林的路上,想起附近有座财神庙。

    想去碰碰运气。

    所以临时改变方向,从巷子里钻进去。

    又穿过一条泡水路,到了间比城隍庙香火强盛不少的财神庙前。

    推开门进去,萦绕在林响身边的水气散去。

    躲雨的乞丐看到他后,赶忙站起来,往外面瞅瞅下的瓢泼大雨,又看看林响的衣服,不确定的问:

    “外面下大雨?”

    “啊呢!”

    “你,你。哎呦!”

    心想:

    今天可碰到个高人。外面那么大的雨,此人衣服,鞋袜一点都没有湿。

    难道他做了几十年乞丐也有春天?

    抓紧机会。

    林响在财神庙里走来走去,没看到有什么异样。

    乞丐追在他屁股后面:

    “您是有事吗?”

    “你知道哪做庙不对劲吗?里面的人神神秘秘的,好像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知道啊!”

    林响停下,施展袖里乾坤,取出一锭金子在乞丐面前晃了晃:

    “说了就是你的。”

    “在城南小德寺。”

    林响把金子扔给乞丐后,跳到供台。

    乞丐赶忙劝道:

    “你可千万别得罪财神老爷。”

    林响问乞丐:

    “财神老爷给你银子了?”

    “没有。”

    “那谁给你银子了?”

    “你。”

    “那么我就是财神爷,所以我的地方我做主。”

    乞丐一时间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

    “丑的很。”

    林响刚刚学会了《改头换面术》,按理说,对泥塑也有效果。

    双手放在泥塑身上,财神爷的神像竟然逐渐软化。

    没想到《改头换面术》还是一门神通。

    得想想捏个什么呢?

    林响脑子里灵光一闪,想了一个图像,开始手忙脚乱的捏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财神爷被他改头换面了。

    从供台上跳下去。

    站远了看,忍不住笑了起来。

    来自美少女战士的月野兔活灵活现的出现在刚才的位置。

    乞丐已经吓的翻了白眼,口吐白沫昏死过去了。

    林响得意的拍了拍手上的土,转身潇洒离开。

    下一个目的地是城南的小德寺。

    走在通往城南的小路上。

    林响时快时慢。

    来到城南的主干道上,一辆马车停在当路。

    地上一具尸体留出的血已经染红了大半个路面染。

    他认得这辆马车,前不久还见过。

    为什么赶马车的人会死在水泊里?

    林响掀开马车帘子,里面的女人惊恐的蜷缩在一块。

    女子看到是之前见到的那个人,她宛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是你。救我,求你救我。”

    林响伸出手,女人轻轻握住,被从马车上带下来。

    她由于和林响肢体接触,雨水同样被屏蔽在外。

    女子亲身感受到《避水珠》的神奇,吃惊之余,更担心已经死掉的管家。

    林响带着她来到尸体边,轻轻碰了一下尸体,头颅便掉了。

    “啊!”

    女子惊悚的躲在林响身后瑟瑟发抖。

    林响管家的滚在地上的头,伤口感觉似曾相识。

    “我想起来了。”

    上一次城隍庙里,伪装成林响的纸人就是这样被切掉脑袋的。

    “救,救我。”

    女子此刻已经被吓的花容失色。

    她平常都是以巾帼不让须眉示人,但就在刚才管家莫名其妙的被割掉脑袋,现在什么主意都没了,只求眼前的高人能帮她。

    “你家在哪?”

    “在,在府衙。”

    “我送你过去。”

    林响牵着女子的手。

    女子在雨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尽管这时候赏雨不太合适,但以这种方式穿行在雨中,让她忍不住的去欣赏雨中漫步的美。

    林响带她穿过一条条巷子,来到府衙前,把她送到避雨处。

    “先,先生。进去我爹。”

    她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林响便走了。

    她自嘲一笑。

    这样的高人,自己能拿出什么感谢他?

    想要什么难道会有人拒绝?

    目送林响消失不见。

    她在雨幕下偷偷许下个愿望:

    希望这场雨过后,能再见到他。

    ……。

    林响在把女子送到府衙后,漫步于雨幕中,很快来到了城南小德寺。

    推开寺门,里面空无一人。

    没想到这座庙内依然是供奉的财神。

    平阳府的人到底多喜欢发财可见一斑。

    林响跳到供台上。

    施展《改头换面术》,把财神泥像又改成了美少女战士中的天王遥。

    临走时,林响还在门口好好的端详了一眼,对自己的作品,及其满意。

    至于把财神泥像改头换面弄成少女像是否有些不道德的问题。

    林响刚才想过了。

    不好好保家卫国,整天做梦发财就道德了?

    打小德寺出来,他觉得还是应该去十里酒馆看看,现在像个没头苍蝇一眼乱转,说不定会打草惊蛇。

    林响原路返回,来到平阳河上游。

    由于下雨的原因,平静的河流已经湿透出一丝波涛汹涌的味道。

    来到十里酒馆,推开门进去,看到有个坐在角落里饮酒的男人。

    林响“咳嗽”一声:

    “客官。你可真的不客气,主人家不在,你就自己喝上了。”

    “钱放在柜上,少了给你补,多了不要你找。”

    林响看了一眼柜上那颗珠子:

    “真是大方。”

    “我一边喝酒一边躲雨,还请老板不要赶人。”

    “哪里的话,自便。”

    林响掀开帘子,发现是厨房后,不着痕迹的换了另一面帘子掀起,进去是卧房。

    看得出来孟姬是个干净利落的人,卧室收拾的井井有条。

    应该好找找线索。

    翻箱倒柜的在卧房里翻腾了半天,别说线索了,连跟毛都没有。

    此时,应该在外面喝酒的男人,现在却掀开帘子,喝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是酒馆掌柜的。”

    林响放下手里的肚兜,不置可否。

    因为他说的对,所以不反驳。

    “你怎么发现的?”

    “偌大个酒馆,没有一件男人的衣服,可见只有老板娘。”

    林响会心一笑:

    “你要如何?”

    “擅闯民宅,押送官府。”

    “多管闲事。”

    男人冷笑一声,随即探手向林响抓去。

    他以为林响瘦瘦弱弱的不过是个小毛贼。

    抓去官府更是手到擒来。

    林响立地施展袖里乾坤,从袖中取出一柄长剑刺向男人。

    一柄长剑凭空出现,男人大惊失色,连连后退数步,躲开这剑后,也毫不迟疑,亮出了腰间的刀。

    林响不愿意和他打斗。

    警告:

    “倘若此刻不退去,别怪我下手重取你性命。”

    “哼!谁取谁性命只有手底下见真章。”

    林响微怒,下雨天心情本就不痛快,还有人触霉头,找死。

    既然这样,那就不客气了。

    缓缓闭上眼,一滴雨水从屋顶漏下,随即猛的睁开,顷刻间生机弥漫,卧房的木头制品纷纷长出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