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文豪从虐哭同桌开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我夸我自己

第四十章我夸我自己

    周婉言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女人。

    她会撒娇、会伪装、会撒谎、会担心,而且还拥有着女人特有的敏锐的第六感。

    无论是张志雄还是和李济安住一个宿舍的刘鸣,其实都以为那个粉红色的心形信纸,是周婉言给李济安的情书。

    但是唯独周婉言自己知道,那不是自己写的。

    那是谁写的?

    “我专门设局设计他们而已。”李济安面不改色的说道。

    可能,男人都是撒谎精吧。

    周婉言放下了筷子,严肃的说道:“你就不是这种人!专门设局设计程浩?我不信。”

    “你始终…始终…反正我了解你,你不是这样的人,肯定是他们先得罪了你,你才会这么做的。”

    正如她所言,她真的很了解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加倍奉还的李济安。

    如果不是程浩惹到了李济安,李济安绝对不会故意设计刁难程浩。

    自己选的这个他,真的没有那么闲。

    李济安依旧十分的平静,他笑着说道:“真的是这样,我怀疑是程浩偷了我的自行车,我在报复他。”

    “是吗?”周婉言依旧有些怀疑,李济安是个有仇就报的主儿,这倒是符合他的性格,但是还是有点…说不过去。

    信是徐俏俏写的,只有李济安和徐俏俏看过。

    只要他们俩不说,就没人知道他们之间的苟且。

    徐俏俏会说吗?

    当然不会。

    那这个谎言,就没人可以揭破。

    “好吧,可能是我想多了,我总觉得是徐俏俏那个狐媚子写的。”周婉言咬着满头,用力的咀嚼着。

    《敏锐的第六感》

    女人,真的是好可怕,她们为何总是能在这种事上,猜的这么准确呢?

    徐俏俏的脸庞是个狐媚子的脸?那不是应该叫做甜美吗?

    女人和男人的理解果然不同呢。

    “你写的那个排比句,为什么和梦梦老师写的那么像啊?”周婉言心不在焉的问道。

    程浩读那三行的排比句的时候,她当时只顾着着急,但是事情有了缓冲之后,她敏锐的发觉到了不正常。

    这种排比的句式,实在是太像梦梦老师虐恋文的风格了!

    不能说毫无联系,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李济安是个撒谎精,他丝毫不以为意的说道:“我也看过梦梦老师的《尽头》,虽然我不是那么喜欢他,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写作手法,值得借鉴。”

    「三行排比情书」是李济安以浮华一梦写虐恋文的一个小套路,情书太长容易被读者骂水字数,情书太短又没有张力。

    三行,不多不少,正正好。

    “是吗?”周婉言有点迷惑,李济安的脸色实在是太淡定了,她怎么都想不到,李济安居然就是她心心念念的梦梦老师。

    周婉言放下了心中的小迷惑,甜甜一笑说道:“我就说嘛,梦梦老师的文字,天下无敌,你只要看过了梦梦老师的小说,一定会喜欢她!”

    她面色突变,噘着嘴说道:“不行,你不能喜欢梦梦老师,梦梦老师的魅力太大了,你不能喜欢她!”

    李济安一脸懵的听着周婉言的话,这话绕来绕去,怎么听不懂呢?

    他琢磨了一下,才恍然,在周婉言的心中,梦梦老师一直是一个很有故事的知性女子啊!

    “我喜欢他的文字。”李济安咳嗽了一声,低头扒饭。

    周婉言依旧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你只能喜欢他的文字!”

    “好好好!”李济安无奈的说道。

    他们在吃早饭的时候,程浩和许海峰的妈妈来到了办公室,张志雄跟英语老师换了一节课,专门处理这件事。

    程浩和许海峰被告知回家反省。

    “私自翻动他人的财物,这是盗窃罪。”张志雄十分严肃的对着许海峰的母亲说道:“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请你不要不放在心上,一定要严肃教育。”

    许海峰的母亲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一定回去好好教训他,作孽呀,我们家长不护着。”

    张志雄满意的点了点头。

    程浩的妈妈,大概是一个比周婉言那个强势的妈妈韩景芝,还要胡搅蛮缠的人,她声嘶力竭的喊道:“那个李济安呢?把他给我叫出来!我要当面问问他!”

    “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学会给别人下套,有没有点家教了!还有没有天理了,就没人管管他吗?”

    张志雄拿起了手机一转,颇为淡然的说道:“这位家长,你儿子程浩,现在涉嫌教唆他人犯罪,你以为他的问题,小了吗?”

    “这样吧,你要是对我处理的结果不满意,你可以去教务处去,如果你觉得闹到教务处,程浩还仅仅一个回家反省那么简单吗?”

    “要不然我们报警?”

    程浩的妈妈瞪着眼看着张志雄,愤怒的喊道:“你这是在包庇那个什么安!我要找校长,我要找教务长!你给我等着!”

    “妈!”程浩拦住了要离开办公室去找校长的妈,他满脸通红的说道:“回家吧!”

    张志雄敲了敲桌子说道:“这个家长,你回来,把这个回家反省的处理申请填好。”

    回家反省,在济水一中都要填表,还需要家长签字,交到教务处留档,这算是班主任工作的一部分。

    程浩的妈妈似乎是压制不住怒气,但还是刷刷的几笔写好了单子。

    张志雄收起了单子说道:“这位家长,高三,是个学习最关键的时刻。”

    “有些人一出生就已经到了终点。我们这些普通出身的孩子们,却需要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到达他们的起点。”

    “程浩你可以说他是个十八岁的孩子,虽然这孩子实在是有点大了。”

    “但是这位家长,你是个成年人,你说这话有道理吗?”

    “高三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学习,离高考还有九十多天,我希望你回去严肃教育,而不是一味的袒护自己的孩子。”

    “难道你真的打算让程浩高三打基础,高四985,再受一次苦?”

    张志雄作为济水一中的高三优秀班主任,带着五班,一直在十五个理科班里,屡次独占鳌头,是有一套自己的处理学生纠纷的逻辑。

    “老师说的是。”程浩的妈妈看着程浩就是气不打一处来,说到底还是自己儿子去招惹那个李济安了。

    “离他远点,别说你程浩了,连老师我都斗不过他,还是不招惹他的好。”张志雄颇为语重心长满是感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