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70章杀还是不杀
    “…就这样,那诡东西一直追,我就一直逃。”

    “中途还曾遇见过几次它的分身,但因为诡脸,我有惊无险躲了过去。”

    “兜兜转转跑了十几层楼,直到我实在跑不动,才被堵到这个房间…”

    说到这里,雷凌又回想起在这间病房中发生的惨剧。

    脑门上冒出豆大的汗珠,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浓浓的惧色。

    他身体颤抖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继续道:

    “后来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我被那诡东西搞成现在这副模样。”

    “哎…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撑过这次事件。”

    说着,雷凌目光一下子变得十分恳切。

    “陈立,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

    “你如果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可以趁现在问我。”

    “我只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请你答应,我…”

    “既然是不情之请,那就别说了。”

    不等雷凌说完,陈立迅速出声将他的话给截住。

    “有什么事,你等事件结束去找别人,别找我。”

    雷凌一愣,黯然道:

    “恐怕没有以后了,我现在还能活着,只怕是我身体里那东西在起作用。”

    “那东西本来就快复苏,经过这件事,复苏的时间估计已经大大提前。”

    “说不定下一秒,我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陈立,难道你就不能看在我告诉你这么多消息的份上,帮我一次吗?”

    听到这话,陈立脸色变得十分古怪。

    上下打量雷凌一眼,道:

    “不是我说,你确定你身体里的诡快要复苏了吗?”

    雷凌点头,道:

    “我确宀…”

    他“定”字刚说了一半,却猛地发现,身体里那张诡脸居然沉寂得一点也没有复苏的迹象。

    完全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顿时,雷凌呆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

    陈立撇撇嘴,没有说话。

    故意转身,走到一边。

    如果雷凌这时能看见陈立的脸,肯定会发现他现在脸色阴晴不定。

    似乎是在纠结什么问题。

    只可惜他不具备读心术,无法得知自己的性命现在就在陈立一念之间。

    “杀,还是不杀?”

    对于如何处理雷凌,陈立眼神变幻,有些摇摆不定。

    早先做好的问完消息就把雷凌宰掉的决心变得不复存在。

    一时间,他竟犹豫起来。

    这时,孟婆走到他身边。

    用只有他能听到的音量,小声道:

    “老板,要不还是把他做掉吧。”

    或许是和陈立有着特殊关系。

    孟婆隐隐能感觉到,在陈立得知她能帮助驭诡者压制和抵抗诡物侵袭的时候,明显是想将地上这人灭口的。

    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仅仅过了几句话的功夫,陈立就变得摇摆不定。

    但她却知道,现在的陈立需要一点帮助来下定决心。

    至于这个帮助会不会导致一个人失去性命,她不在乎。

    她在乎的只是陈立的感受,不想让他纠结。

    听到孟婆的话,陈立猛地回过神来,下意识就道:

    “不。”

    孟婆一愣,然后点点头不再说话,退到一边。

    既然陈立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她也就不需要再提供“帮助”了。

    反正只要陈立不因为这个人的死活而纠结就行。

    “不什么?”

    这时,刚才还震惊于体内的诡脸为什么没有复苏的雷凌回过神来。

    陈立转过头,看他一眼,道:

    “没什么。”

    顿了一下,陈立想了想,又道:

    “你要是没事了,就赶紧起来,和我一起去找那诡东西的本体。”

    虽然他暂时没有宰掉雷凌的意思了。

    但还是不想就这么放雷凌走。

    万一等下后悔了,又起了杀心,也好就地处决不是。

    “找它干嘛?”

    听见陈立居然要主动去找诡婴本体,雷凌心有余悸,一万个不愿意。

    那东西已经在他心头留了下浓重的阴影。

    如果可以,他甚至连想都不愿意想。

    陈立一翻白眼,道:

    “不找到它,你难道愿意一辈子待在这诡地方吗?”

    雷凌一愣。

    意识到陈立说得没错,去找诡婴本体恐怕是绕不过的一关。

    他看了看陈立身侧的孟婆,一咬牙,撑着手爬了起来。

    对于诡婴本体,他的确是束手无策。

    可有陈立的纸人在,他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站起身后,雷凌又发现,除了孟婆和陈立外,病房里居然还有其他人。

    定睛一看,才认出其中七个矮一点的也是纸人。

    至于最后一个,却是沈太平。

    “沈老头?他这是怎么了?”

    雷凌扫了一眼沈太平,目露惊讶。

    陈立撇撇嘴,道:

    “老头年纪大了,不小心摔了一跤,晕过去了。”

    闻言,雷凌这才发现,沈太平被头发遮住的额头上,居然鼓起一个鸽子蛋大小的包。

    他嘴角不禁抽了抽。

    随后,陈立一行出了病房,就又朝着楼梯间走去。

    经过刚才这一段时间,陈立虽然没找到担架。

    但体力还算恢复了一些。

    也就没再继续为担架耽搁时间。

    一时间,寂静的楼道上又回荡起阵阵脚步声。

    不过,雷凌的加入似乎并没有为陈立带来好运。

    之前寻找十三楼,一直未果。

    现在找诡婴本体也是一样,始终不见踪迹。

    半小时以后。

    当陈立又一次累得张着嘴巴,直喘粗气,他们还是没能找到诡婴本体。

    不得已,陈立再次下令,停止寻找,原地休息。

    但就在他们刚停下不到一分钟,摔晕过去的沈太平终于有了动静。

    “呃…”

    沈太平呻吟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瞳孔逐渐聚焦,呆滞地看着天花板。

    “沈老头,你可算是醒了,赶紧下来。”

    陈立凑过去看了看,很是惊喜。

    既然沈太平醒了,那他自然就用不上这担架。

    现在也是时候该轮到他享受享受了。

    听到声音,沈太平似乎才完全回过神来。

    他转过头,先是看了看陈立,又看了看周围其他人。

    一下子想起昏迷之前发生的事。

    眼中燃起熊熊烈火,对目光躲闪的大娃他们愤怒地吼道:

    “几个兔崽子,看我不打死你们。”

    说着,他伸出手,就朝大娃抓去。

    大娃本来想躲。

    却被孟婆一个眼神给吓得不敢动弹。

    沈太平顿时如愿以偿,狠狠一巴掌拍在大娃头上。

    啪...

    一声脆响响起。

    但谁知道,大娃的头就像是精钢一样。

    沈太平这一巴掌不仅没起到一点作用,反倒把他的手给震得生疼。

    “嘶…”

    沈太平倒吸一口冷气,后悔不已。

    自己怎么蠢到想到去打陈立的纸人,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见沈太平发泄过了,陈立瞪了大娃一眼,示意他赶紧闪一边去。

    然后对沈太平没好气道:

    “沈老头,这气也出了,你是不是也该下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