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开局夺舍大长老 > 章节目录 第538章能抗能打
    “砰……”

    “嘭嘭嘭……”

    有一道庞大身影走来。

    这里是灵疏门外围洞府,专门供给贵客居住,居然有妖物靠近?

    若说门中无人策应,陈星河一百个不信。

    中天在各方世界势力强大,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一路走来难免泄露行迹,敌人选在这个时候发动也正常。

    冤有头,债有主,修真界就是一个大江湖,修士之间经常斗得你死我活。

    对方能否报仇,要看准备是否充分。

    己方若想活下去,逃跑或者迎战都行。

    不过苦修三年,右手结丹,飞剑雏形,这般底气还想逃跑,也太对不起自己这么辛苦,这么努力了!

    当然,敌人若是请动元婴老怪,能逃出升天是本事。

    陈星河系好背包,大白鹅“额额额”直叫,表达各种不满,它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被束缚。

    “老实些,我现在即将与强敌开战,紫绶仙衣呢?如果还不归还,不要怪我拿你挡刀。”

    “额额额……”大白鹅直叫,不情不愿喷出一团紫光,贴在陈星河身上消失不见。

    “咦?这是紫绶仙衣投影?防御力量似乎提升不少,连头部都保护进去了,竟有这等好处?”

    不等陈星河细细感知,洞府大阵轰然打开,身形臃肿的黑色巨狼挤了进来,身躯瞬间爆炸。

    开局就见损招,说明敌人无所不用其极,只以击杀目标为主,不会顾忌任何规则,至死方休!

    “咚咚咚……”冲击非常强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口巨大铜钟将陈星河扣在里面,保护相当到位,阻止所有阴秽邪祟气息靠近。

    仅仅三四个弹指的功夫,铜钟就被黑色气流腐蚀得面目全非。

    不过不要紧,铜钟里面还有一层银钟,银钟里面还有一层金钟,金钟里面还有一层如同青玉的金属。

    洞府所有事物都已经不复存在,唯独一口大钟屹立在中央,坚持到黑色气流消散为止。

    陈星河收起金属的刹那,只见一对双胞胎修士手持短剑飞速杀来。

    “叮叮叮……”空中突然出现无数细碎火花。

    两名双胞胎修士大为震惊,边防御攻击边向后急退,手中短剑已经布满豁口,他们哇的一声狂喷鲜血,状态直线下降。

    原来这二人祭炼短剑多年,已经达到性命交修程度,短剑受损对他们影响很大。

    陈星河冷笑:“就这?”

    “不要得意!”双胞胎修士各自取出一件符宝,抖手就要爆发。

    不料光影轻轻一扫,他们的手臂齐肩而断,眼睁睁看着两件符宝落入敌人之手。

    “你们太弱!”陈星河在说事实。

    “爆!”这二人非常决然,眼见不是对手,毅然牺牲自己爆成两团刺眼金光。

    陈星河挥手打出拂尘符宝,就见七彩元磁浩浩荡荡,将两团金光快速抹去,厉害得邪乎。

    “好宝贝,还能用一次!”他微微一笑,发现大鹅对于符宝丝毫不感兴趣,不禁有些失望。

    如果呆头鹅看上符宝并且将其吃掉,也许可以一直使用下去,事实证明这种好事并不存在。

    敌人又有动静,这次来了一名金丹初期妖修。

    此妖脸上生有鳞片,散发出淡淡龙威,显然拥有龙类血脉。

    陈星河二话不说刷动拂尘,七彩元磁狂猛爆发,将对方一下子逼退半步。

    半步之后,这名金丹期妖修放出一面盾牌,符宝之威尽数被其拦下。

    没关系,还有一件符宝,这件符宝是一口大刀。

    “咔嚓……”

    就一刀,陈星河爆掉符宝,换来恐怖威能。

    “小子你……”此妖气得发狂,别提心中有多郁闷了,这两件符宝怎么没有发挥功效?反而落入对方手中?

    盾牌断成两半,刀光透体而入。

    这可是符宝,如果不计代价发动攻势,相当于法宝全力一击,就算金丹修士也吃不消。

    果然,金丹修士不是法宝全力一击的对手,此妖被刀光轰了个透心凉,不过他的生命力极其强大,镇压住伤势疯狂突进。

    当他距离陈星河仅剩下三尺的刹那,脚下一个趔趄,居然没有站稳。

    “毒?我中毒了?”

    “轰……”只见一座炼丹炉砸下,“咚咚咚”把他砸得头晕目眩,已经辨认不出东西南北。

    陈星河可没有动用大圣毫毛。

    要知道博山炉本身就是一座战斗法炉,其阶位无限接近极品灵器。

    普通金丹修士不要说拥有灵器,可能连灵器的样子都没有见过。

    陈星河不但拥有上品灵器,而且已经成功祭炼三年,所以可以将博山炉收入丹田,出手之际迅疾无比,区区妖修如何与他争锋?

    “嗷”的一声惨叫,此妖现出原形,原来是一头猪婆龙,刚想撒野就觉得不对。

    毒,太毒了,正在体内肆虐。

    当然毒了,陈星河三年来四处游历,弄到多少炼废丹药?残留药性被他萃取出来,剩下部分全是毒性,光是让白火出售次等毒丹就积累了将近两百枚金币,更不要说他手中的精品了。

    “解药……”猪婆龙吐出这两个字开始剧烈抽搐,陈星河用一件符宝破他身躯,其目的正是为了下毒。

    “抱歉,这毒掺杂着元婴期丹毒,没有解药。”陈星河说着抓走猪婆龙的臂环,竖起层层黑色金属。

    “吼……”妖龙喷出毒火,他确实扛不住这等剧毒,然而强大的生命力以及龙息,让他具备翻盘的可能性。

    层层叠叠黑色盾牌出现融化迹象,不过最终没有融化,因为只有神通才能让这种极特殊金属乖乖听话。

    龙息散逸开来,毒性镀在黑盾上,暂时将其封存,对于陈星河来说只是动个念头的事情。

    猪婆龙就惨了,彻彻底底昏死过去,身躯上渐渐腐烂。

    时间不大,猪婆龙突然睁开双眼,用力扬起上身发出高亢惨叫。

    原来是陈星河挖走了他的妖丹。

    接下来猪婆龙惨遭肢解,身躯上毒性没有发作的地方就切下来当药材,毒性正在肆虐的部位封存起来提炼毒素。

    陈星河的速度太快了,好像有十几个他一起忙。

    猪婆龙最终归于自己那只臂环,完完全全奉献了妖丹和身躯,陈星河想说这种正好适合他的敌人来一打,不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