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从给鸣人治病开始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套路好深

第六十八章套路好深

    “猫?”

    “对,一只猫,很特别的猫。”

    佐助说道这里,想起那只贪吃、好色、古怪的小虎,咬牙切齿的说道。

    白皱了皱眉头,这可跟预料的不一样,这个答案再不斩大人肯定不满意。

    “现在轮到我了,白,你是如何失忆的,为什么又如此在意佐助这个忍术?”

    卡卡西立刻追问,同时观察白表情的变化。

    “很简单,我感觉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甚至佐助刚才施展的时候,我就觉得脑海中出现一些记忆,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就是被使用这个忍术人给伤到了,对了我身上其实还有一样东西。”

    说道这里,白拿出了之前在暗杀部队那里带过的面具。

    看到这个面具,卡卡西的眼睛一凝,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我大概明白你的身份了,甚至我还知道你应该是被谁给打伤的。”

    卡卡西的话,让佐助和小樱同时说道:“难道是他?”

    “谁啊?”

    只有鸣人还有些不明白。

    “是再不斩!”

    听到这个名字,鸣人一下子跳起来。

    “在哪?”

    “笨蛋,他不在这里,不过老师你为什么会确定白大哥是被再不斩打伤的呢?”

    小樱好奇的问道。

    “是因为这个面具。”

    卡卡西指着白手中的面具说道。

    “面具,这个面具有什么古怪么?”

    佐助和鸣人好奇的盯着老师。

    “这是雾忍追杀部队的面具,五大忍村每个忍村都有一支精锐的暗杀部队,他们除了听命各村的影,还有就是一个任务,就是追杀叛忍,我们这一路上又遇到了再不斩这位雾忍村的叛忍,白显然是之前与再不斩战斗受伤失忆的。”

    听到卡卡西老师合情合理地解释,佐助和鸣人再看白的眼光完全不同了。

    “你居然能和再不斩那么强大的人战斗。”

    鸣人兴奋的说道。

    见终于糊弄过去了,白心中松了一口气,接下来他和佐助还有鸣人有说有笑。

    只是在白脑海中更在意的还是那只名为小虎的猫。

    “真想见见那只猫。”

    木叶。

    小虎盯着眼前的目标,两只猫眼闪闪发光。

    “终于让本大爷找到了。”

    自从被大名夫人带回来之后,小虎就一只在策划这次远途,这一次他必须带足食物。

    不,是多带一些鱼干。

    就这样在大名夫人那里得到了后勤保障之后,小虎再次逃离,这一次小虎还找到一只跟它有几分想象的猫,送到了那里。

    至于大名夫人为什么没有发现,是因为小虎的替代品很能吃,非常能吃。

    “主人,我来了。”

    小虎舔了舔脸,向着木叶奔跑过去。

    “喵喵!”

    “好可爱的小猫。”

    忽然一声甜美的声音传来,这让小虎一下子紧张起来,想也不想立刻逃走,只是不管它如何逃走,后面那个声音一直追着自己。

    “喵喵!”

    小虎害怕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可以识破主人教它的东西。

    “喵喵,她怎么有一双跟主人一样的眼睛。”

    小虎想到这里,忽然呆了一下,就在这时候它被这双拥有和主人一样眼睛的小女孩给抓住了。

    “终于让我捉住你了,好可爱。”

    日向花火抚摸着小虎,这让小虎很是享受,忍不住享受的叫出来。

    “喵,喵!”

    这更让花火喜欢起来,忍不住抱到脸上亲了亲。

    “啪!”

    花火的这个动作,让小虎下意识的用它的爪子挡住了,这是它的条件反射。

    “咦,你不喜欢我这样么?”

    看着花火可爱的面容,小虎“喵”了一声,昂起头,告诉眼前的女人,不,女孩,自己是很高傲的,下一刻忽然凑上去,舔了起来。

    “咯咯咯,好可爱啊。”

    日向火花想起什么,对小虎说道:“可惜父亲不准我养宠物,不过我可以把你放到日向准哥哥那里,走。”

    准仁医馆,日向准刚给一位病人看完病,就看见花火的身影。

    “花火,又来了。”

    日相助也不明白,为什么自从那次从族长家里回来之后,花火就常常过来,记得原著之中日足对花火的培养可是很严厉的。

    “准哥哥,你今天又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药膳?”

    花火期待的问道。

    “那个花火,药膳吃多了不好,某个部位会发育太快的。”

    日向准一脸严肃的说道,心中却说道:“小姑奶那可是很费钱的,你是仗着自己父亲是族长,白嫖上瘾了是吧。”

    “是么?”

    花火紧盯着日向准的眼睛,不确定日向准是不是在骗她,就像她姐姐拿她的零花钱告诉她,是为了帮她做一件大事。

    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姐姐口中的帮她做一件大事就是把她的零用钱全部给面前的准哥哥。

    “姐姐还是太笨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我跟踪她。”

    只是当自己把姐姐的行为悄悄告状给父亲,等待父亲严厉的教训姐姐的时候,父亲却两眼放光的盯着自己,口中一个劲的说道:“怎么没有想到还有这个选择。”

    然后父亲就让自己一天三次来准仁医馆“报告”。

    一开始自己还不愿意来,毕竟这里的药味很大,但是比起被父亲“挨打”式的训练,花火还是选择来这里。

    而且来这里,花火发现有意外的收获,准哥哥做饭真好吃不说,还很会讲故事,他讲的故事都是自己没有听过的,还有那眼贴,自己贴上之后,就开眼了,有这么多好东西,就算父亲不催,花火也很自觉地来这里打卡。

    看到花火翘着小脚,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日向准摇了摇头问道:“又有什么事情,只要不是跟上一次去闯什么鬼屋就好了。”

    就因为这个,日向准才顾不得暴露,给花火眼贴开了眼,这样她就不会害怕的抱着自己哇哇大哭了。

    “不是闯鬼屋,我已经对那些不感兴趣了,准哥哥,你喜欢猫么,我想养。”

    听到花火的话,日向准咳嗽了一声:“花火,你想养猫,为什么问我喜不喜欢?”

    “因为你要帮我养。”

    花火毫不客气的说道。

    “为什么?”

    日向准感觉花火这个理由好没有道理。

    “因为我的就是你的,父亲说以后让我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