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维度之间 > 章节目录 04《伪善》前篇求订阅

04《伪善》前篇求订阅

    【作者话外音:上一个故事《价值》,因为核心逻辑点被屏蔽。已经写完了但被下架了,想看的可以去某某阁,这边对不住了。】

    咕咕呱~

    并不是青蛙的叫声,而是路桥饿了。

    上一次吃饭是什么时候?三天前?

    陌生的城市,儿童公园桥墩子底下的路桥,脏乱的衣服背后是一个双肩包。

    手里是一部手机,屏幕碎裂得一塌糊涂。

    屏幕全部都是黑色的,像墨汁一样是内屏漏液了。

    但右下角还有大概一个大拇指间隙的位置是好的,可以通过这里看见整个手机。

    庆幸内屏没坏,打开声音点开应用。

    盲打过后,靠着不断上下滑屏确定屏幕内的内容。

    有没有发送出去路桥都不太清楚,蹲在这里是因为隔壁手机店有免费的WiFi。

    为什么会活成这样?

    是自己不努力吗?

    曾经考上了本市最好的大学还不够吗?刚毕业就有八千月薪不够好吗?

    本来衣食无忧,为什么会上那样子的当?

    路桥大学同寝室有个室友叫云焕,自己工作半年后对方忽然跟自己联系。

    说什么日式便利店很火,问自己要不要投资。

    五十万开一间,云焕已经在鹿港连开了三间。

    这是打算开第四间,可还差五万块。

    来电话就是问问有没有五万块?

    五万块就可以入股,赚的钱先按比例分。

    赚回本了算完利息,想走就走,想留就慢慢靠每个月赚的把剩下三十五万补上,店就是你的。

    这是当时云焕的原话,没错路桥信了。

    没办法不信,云焕带着路桥去看一条街上的三家今日便利店的时候。

    虽然骑的是小电驴,路桥坐在后排。

    按照云焕的意思,停车费太贵,小电驴被偷了都不心疼。

    每个店员看见云焕都鞠躬喊老板好,这一句句喊道云焕身上也喊到了路桥心里。

    云焕到柜台前,查完账询问了日收并喊路桥来看了数据。

    路桥这是第一次站在柜台前,这个位置路桥清楚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

    小电脑上的软件,显示着密密麻麻的数据。

    什么时候卖出去什么都一清二楚,如何进货补货一般都有快捷方式。

    而账面上显示实收2048元,净利润666元。

    路桥当时指着电脑询问道:“到现在,一上午卖了2048?”

    “卖多少没用,你看净利润才行,一天是666,一个月差不多就两万块。到时候你和我开一家。我四十五万、你五万。一个月赚两万分你两千,如何?”云焕笑着。

    “头五万,每个月两千?”路桥询问道。

    “兄弟你可别嫌少,两年就回来了。这才第一家呢,去看看后面两家?”云焕连忙回答道。

    第二家的净利润是八百,第三家更是恐怖的一千一。

    路桥也看出来了,十字路口的店铺生意最好。

    算算平均值,哪怕按最低的来算两年就能回本,之后就都是利润了。

    云焕笑着跟路桥在十字路口的最后一家坐下,拿了两瓶饮料没给钱。

    云焕将可乐递给路桥笑着:“你付钱,到时候什么都不用管,等着收钱就好了!”

    路桥下意识地点了点脑袋:“那么钱我先给你吧?你店打算开在哪?”

    “钱不急,到时候喊你拿得出手就行了。我这就带你去看我新选的地址!”云焕兴奋的笑着。

    五公里外,另一头的三岔路口。

    云焕指着周在笑着:“这边是大学、这边是医院、这边初中和幼儿园。四周都是学区房,你说这生意是不是很好做?”

    路桥下意识地点着脑袋,云焕随后扭着路桥的头看向一旁的正在装修的店铺。

    云焕走了进去,装修师傅也一个劲地喊老板。

    此时的云焕笑着:“这个店好在装修加盟他们都先出钱,等好了开业那天我喊你过来拿钱如何?我也不骗你不是?”

    路桥点着脑袋,只是路桥当时不知道,他是今天第七个人!

    前面的员工也好,这边的装修师傅也好。都是云焕提前打点好的,装修师傅根本不懂装修,收银员到真的是临时工。

    他们的目的就是让路桥相信,这是一条放长线钓大鱼的机会。

    根本不用见到钱,真的见到钱了还不好办事了。

    只需要信了,就够了。

    云焕随后送路桥回去,路桥也早就准备好了五万。

    之后的半个月没消息,忽然又接到了云焕的电话。

    云焕的意思,这边遇到点问题。

    三岔路口的那家房东闹起来了,无奈只能换新的地址。

    这边钱都给公司了五万定金,十五万第一期装修、十五万第二期到今天补货,最后十五万第三期开业剪彩才找路桥。

    钱呢都在公司了,但自己又看见一个绝佳的地址。

    对方老板刚挂牌出租,自己也已经没钱了。

    希望路桥先转五万过去再说,算是临时借用这笔钱。

    路桥表示自己有七万,要不要都转过去?

    云焕沉默了片刻在电话里开口道:“那就都给我吧,周转了就退多余的。”

    等房东那边谈妥了,剪彩照样去,照样每一个算钱,实在不行,云焕可以先按每个月两千给路桥先贴着。

    本来就打算直接给钱,所以路桥看见账户一点都没有拒绝。

    而云焕这边倒是一口一个劲说对不起,然后说要给路桥寄个合同。有合同作保证,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

    当时路桥在自己公司,是跑腿小哥来的。

    来了之后拿出了文件袋,让路桥自己打开。

    文件袋里还有红泥,路桥打开看了一眼,三张纸被订书钉夹着,每一页都要求按指纹和签名。

    路桥看见上面写的内容,上面有云焕的名字、抬头是今日便利店加盟,代表东西没问题。

    还要求身份证复印件,路桥回公司打印出来贴上。

    打赢的时候,路桥看着合同。

    云焕的意思给自己留了个担保人,路桥也就想也没想签字了。

    思考着拍照记录一下,到时候发朋友圈也有面子。

    快递小哥拿走了东西之后,路桥都没有反应过来。

    时间足足过去了两个月,第一个月没有钱路桥也不好意思问云焕。

    第二个月,路桥拉着脸皮询问云焕店怎么样了?

    云焕表示遇到点事情,很快解决。问路桥是不是担心钱了,晚上给路桥回款。

    但晚上路桥也没捡到钱,第三个月路桥忍不住了再度询问道,编辑了一长串的文字内容。

    大概表示自己不心急,有空一起去看看店铺什么的。

    但显然路桥发过去之后看见了一个红色的大感叹号。

    路桥一下子整个人都僵住了,七万块不是小数目。是自己一个月八千攒了大半年的工资!

    一下子路桥就着急了,之前留下的电话打过去居然是空号。

    按照记忆去找三家便利店,进门之后路桥早就不记得服务员的样子了。

    路桥开口大喊道:“你们云老板呢?”

    一旁正在吃泡面的胖子笑着:“又是云老板,这个月第几个了?我是这个便利店的老板!我姓陈!”

    此话一出,路桥瞬间感觉背后冰凉。

    三家店全部问完,整个都愣住了。

    全部都是一样的答复,老板根本另有其人。

    也没人认识云焕,大概说路桥并不是第一个这样来问的。

    甚至有人问完后就瘫倒在地上了,询问才知道是被骗了钱。

    路桥到了哪家正在装修的店,此时店铺正在装让。

    里面确实有装修的痕迹,但什么人都不见了。

    墙上的白纸写着旺铺出租,上面还有房东的电话。

    打过去一问,询问认不认识云焕,对方就已经知道了全部的事情,问路桥电话是不是微信账户。

    不知所措的路桥被拉到了一个群,群主是房东。

    此时的群主操着本地方言再度开口道:“这个月我都不知道重复几次了,那个你们叫云焕的。用的是个小年轻的身份证,来我这里租了一个星期。我说至少一年起租,他说只是要一个毛坯的感觉拿来拍戏,愿意多给一点,一个星期我收了他两千。你们都是被他骗的,有什么要聊的你们自己在群里聊清楚。”

    路桥细细一看二十多号人,甚至有熟悉的面孔。

    有的人称自己是云焕的小学同学。有的是初中同学,自然少不了高中同学。

    而路桥就是里面为数不多的大学同学,全是熟人,所以对云焕特别松懈。

    谁能知道就是因为这个松懈,全部都中招了。

    路桥本以为群里会吵会骂,但其实出奇地安静。

    见路桥进来,一个个诉说路桥先冷静。

    到处都是被骗了钱的,询问路桥给了多少。

    路桥回答五万,有人的人就说自己十万,二十万,甚至全款五十万想靠云焕开一家自己搞的都有。

    而且不是少数,而且这些人早就已经报警了。

    问路桥愿意的话去做个笔录,当然还问路桥有没有签字。

    路桥愣了许久,回答有签字的时候。

    众人又从大群内发了一个小群出来,这个小群倒是刚烈,名字就叫:云焕不得好死。

    七个人在群里,见路桥进来之后以为发出了消息:你大学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云焕了?

    路桥思前想后询问道:“什么状况?”

    对方发消息到:他给你签的确实是担保合同,但是商业转让的合同。我跟云焕是死党,认识十六年了。我们生意不错,从租店面,到一起盘下了六十平的门面。等我知道的时候来不及了,他把店面一层层贷款出去,现在已经被法院冻结了。半年前我们吵过架,吵得厉害,现在完全就是报复。什么想在创业开便利店,都是假的。我是被坑得最惨的!

    反应过来一个事情,大学曾经有一段时间云焕确实找自己借钱。

    五块十块的,路桥也没在意。

    只是等到两百多的时候,路桥找对方要了。

    开始很不情愿,这事情闹到班主任那边去了,这才不情愿地给了钱。

    但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后来云焕就算没有再借,路桥去超市也会给云焕带饮料,甭管对方会不会还。

    云焕原来那么记仇,路桥反应过来询问:那我签的是什么?为什么现在都还没找上来?

    群里此时陆陆续续有人回答:他去接待,要你的签字和身份证,又不需要你的电话。给一个假的电话打不通的更好。

    立刻有人回复到:“我建议,你回家看看。”

    此时的路桥才反应过来,没有记错当时还要求了身份证复印件。

    所以地址也被他们知道了!

    路桥愣住了,下午直接请假了半天回了老家。

    自己父母走得早,都是也爷爷奶奶带大的。

    爷爷奶奶两个老人家都八十多了,绝对禁不起吓唬。

    路桥脑海里都是不好的东西,老电影里看见这样的内容不少。

    墙上喷着红字写着,天经地义、欠债还钱。

    甚至故意来切断水电,乃至放火之类的画面。

    不回去不知道,这一回去吓了一跳。

    自己爷爷奶奶住的是平房,一条街上的都是邻居,看见路桥回来一个个都是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路桥看了一眼,立刻就闭嘴不说话了。

    上了年纪的邻居老奶奶此时开口道:“你还有脸回来。”

    路桥到了自己家门口,声音从房间内传了出来,路桥立刻冲入了屋子内。

    路桥看见吓了一跳,是一胖一瘦两位西装男。

    “路桥先生是吧!您逾期的钱款什么时候能偿还一下?”

    路桥也愣住了,谁能想到对方客客气气地。

    路桥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反而怕路桥担心开口道:“我们没有伤害任何人。”

    “我们是正规公司,就是可能来得比较勤传出去有点难听。”

    爷爷奶奶此时也尴尬地看着路桥:“我们不好意思打扰你,你回来就好了。我们已经还了一小部分了,每个月养老费给一点,就是有点多。”

    “他们挺好的,还来帮忙干家务。”爷爷笑着。

    路桥上前连忙解释道,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甚至展示了自己的手机,云焕和自己的聊天记录,还有群里其他受害人的聊天记录。

    一胖一瘦四目相对随后摇着脑袋:“不不不,我们这边知道的东西完全不是这样的呢?”

    一胖一瘦坐下查了半天,之后手机内是一张照片。

    上面的签字和指纹路桥认识,可上面的文字路桥是一句都没有看见过。

    路桥惊讶地开口道:“签名是我的没错,指纹也是我的。可这字不是我的!这个合同我根本没看见过。我当时签的合同长这样!”

    路桥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相册,自己当时为了炫耀还拍了照片,此时将照片拿了出来跟胖子手里的一对比路桥看傻了。

    身份证复印件是之前的,但是这个合同上的签字。两个放大一看就发现了端倪,指纹是镜像的,签字虽然有八成相似,但下笔的力度重心都完全不一样。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