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穿越后加错点怎么办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我是谁?我在哪?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我是谁?我在哪?

    恶狠狠地瞪了晏娥一眼,星璇选择闭嘴,脑袋一偏靠在秦遮胸口。

    迫于求助晏娥,她已十分不乐意。

    再迎上晏娥如此嘴脸,她又如何能服气?

    横竖已经被撞破,就这样吧!

    晏娥对星璇,自然是极其了解。

    见她放弃治疗依偎在秦遮怀里,一副怀恨在心的表情,晏娥见好就收咳嗽一声。

    “师妹,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不能帮。”

    说着,她微笑开口。

    “你对巫族的了解没有太深入,但我却是知道的。秦遮现在这状态,碰不得。无论是谁动他,都有可能面对他的反击。已现在的他可不比有意识那般弱不禁风,战力超群不谈,正常手段完全没可能能够压制得住。”

    听得晏娥如此言语,星璇脸色勉强好看些许。

    晏娥了解她,她又何尝不了解前者?

    虽说两人之间的情谊有那么一点塑料的味道,但毕竟是一对好几万年的师姐妹。

    尽管有些不可思议,可她听出来,晏娥此刻并非是在扯皮。

    晏娥见星璇有将自己的话语听进去,嘴角含笑道。

    “另外我从云麓那边听说了,这小子并非寻常巫族,幻界天道称他为‘古巫’。”

    “古巫?”

    星璇偏头。

    “具体和寻常巫族有什么区别,我说不清。”

    晏娥耸肩说着,道。

    “我也仅仅只是曾经有幸与巫族有过接触而已,这方面或许或许师祖会知道一点。”

    说话间,晏娥笑了一笑。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眼前这情况师妹你只能委屈一下了。好好享受,我不打搅你了。”

    “滚。”

    星璇额头暴起一根青筋。

    晏娥闻声乐呵一笑,身形悄然消失在原地。

    星璇见状暗暗咬牙之余,抬头盯着秦遮看了一看,闭上美目。

    本源受损,她需要时间恢复。

    但现在这状况她静不下心,只能闭目养神。

    这一闭眼,星璇便感觉有股疲倦袭来,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没了修为支撑,对她影响不小。

    困倦说来说来,并非她的意愿。

    ……

    不知过去了多久,秦遮空洞的双眼逐渐浮现神采。

    沉睡的意识,苏醒了过来。

    浑噩着看看左右,秦遮有些懵。

    我这是……

    怎么了?

    茫然间,怀中火热的温度促使秦遮下意识垂眼。

    入目,是星璇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依偎自己胸口,呼吸均匀沉浸在梦乡中。

    ?

    见着如此光景,秦遮脑袋上不禁浮现一个问号。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伴随着灵魂三连,记忆逐渐复苏。

    他想起来了。

    他,是被星璇招来的劫雷给生生轰了晕过去!

    记忆复苏,秦遮不由地心下一紧。

    失去意识后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再清楚不过。

    星璇现在这幅模样,难道说自己对她做了什么?

    此刻怀中星璇有多虚弱,不用刻意感知他便能够有察觉。

    正欲仔细审视,沉睡着的星璇“嘤咛”一声,悠悠睁开美目。

    四目相对。

    星璇眼底浮现一丝迷茫。

    这一觉,她睡得很安稳。

    此刻刚刚醒转,她脑袋有些迷糊。

    秦遮见星璇醒转美眸之中尽是迷离,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看直了眼。

    双方对视片刻,星璇很快反应过来。

    眼看某人直勾勾地望着,星璇娇俏的小脸迅速浮起红云,冷声开口。

    “你看什么?”

    不悦的话音,叫秦遮回过神来。

    再看怀中星璇脸上虽红云弥漫但眼底充斥着杀气,秦遮不由有些心虚,干涩地咳嗽一声。

    “那啥,我……”

    话未出口,星璇打断他道。

    “有什么话,能先把我放下来再说?”

    “咳!”

    秦遮呛声,默默将她放到地下。

    星璇落地飞速退开半步,冷声道。

    “今天的事,不许跟任何人提起。”

    “噢!”

    秦遮下意识应声,迟疑着开口。

    “你……没事吧?”

    “没有大碍,只是连续动用秘术,损伤了一点本源。”

    星璇淡然回应。

    “……”

    秦遮无言。

    损伤了本源……

    叫没有大碍?

    无语着看看星璇,秦遮道。

    “动用秘术会伤到本源,你为何事先没有告诉我?”

    “告诉你有意义?你还能心疼我不成?”

    星璇一脸“别碍老娘”的表情扔了个白眼过来,盘膝坐下。

    秦遮迎上怼上,哑然无言。

    心疼星璇?

    那肯定不至于。

    但要是知道她动用秘术会伤到本源,他肯定不会任由这傻娘们肆意妄为。

    本源有多重要,不用多说。

    对修行者而言,本源不仅是力量源泉,同时也是作为生灵存在于世的根本。

    除非不得已,没有人会轻易动用本源。

    须知,本源一旦出现损伤几乎没有恢复的可能。

    伤到了,就是伤到了。

    尽管秦遮从没看懂过星璇,可这一出属实叫他无法理解。

    星璇她,图啥?

    不说他早前提出的诉求很含糊,明知自己会伤到本源,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眼看星璇坐定在地上有要调息的势头,秦遮犹豫片刻,从储物空间摸出一个瓶子递过去。

    “你先别忙调息,喝点这个看看,可能对你的伤势有帮助。”

    此时星璇确实准备调息恢复一番。

    没有修为支撑,她很不适应。

    听秦遮说要自己喝东西,她不悦着抬眼。

    正想说话,她目光定格在秦遮手中的水瓶上,俏脸上逐渐浮现错愕的神色。

    秦遮手中水瓶里的,装满了金色液体。

    星璇何等修为?

    她的眼界,又何等高明?

    只一眼,她便看出瓶子里装的是造化玉液!

    造化玉液是啥?

    世间最为珍贵的复生神物!

    同样的是复生神物,太素玉露星璇看都懒得看一眼。

    但造化玉液不同。

    不说造化玉液的功效不仅仅是复生那么简单,其珍贵程度堪称稀世罕有!

    古往今来。

    但凡有一滴造化玉液现世,哪次不是引得天地间无数修行者趋之若鹜,乃至引得诸多隐世不出的至强者出世打破脑袋?

    此刻眼前摆着整整一瓶造化玉液,由不得星璇不懵。

    一滴便可叫无数强者闹个天翻地覆疯狂争抢的造化玉液,此刻她眼前有整整一瓶!

    这一瓶……

    得有五斤?

    惊疑着看向秦遮,星璇不可思议道。

    “你……哪来的那么多造化玉液?”

    “我跟外域欺天者的孽缘由来已久,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我给他放了点血。”

    秦遮耸肩回应。

    给欺天者,放血?

    星璇一脸懵逼,惊愕道。

    “所以,造化玉液其实是欺天者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