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小周,通知你一下,下月开始房租要涨5oo块,你如果继续租的话呢,就要重新签合同了,如果不租呢,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就把租金退你,现在这一片行情都这样,你理解一下!”

    看着微信里房东发过来的消息,周帆心里一阵无语。

    “md,一个拿破木板隔出来的单间,就tm放得下一张床一个衣柜,就准备要我25oo块,还舔着脸问老子租不租,我******”周帆看着消息,咒骂道。

    这种咒骂只是能让周帆心里稍微好受点,这些话,也不可能当着人家房东的面儿说,毕竟还有押金在人家手上,除非周帆不想要那两千块钱!

    周帆一阵头疼,这个价位的房租,周帆承担不起,以周帆快递员每月五千块的工资,他必须得重新找住的地方。

    周帆干快递员工作已经半年了,半年手里的存款五千块,就这五千块存款,还得算上房东手里两千块的房租押金!

    脑子一想到,每个月辛苦工作,到头来都是给房东打工,周帆就即心酸又无奈。

    但是现在他还没下班,得先把手里的快递送完,毕竟下个月还指望着这点工资,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苟活下去……

    送完快递后,没了干劲的周帆也准备提前下班了……

    开着电三轮,无视好几个红灯后返回站点,在站点把自己三轮车的电瓶充好电,和同事闲聊了一会儿,时间已经晚上7点了。

    周帆找到站长,给自己请了一天假,说得重新找住的地方,随后就打卡下班了。

    回到出租屋,简单的洗漱一下,周帆合衣躺着在床上,打开微信,给房东发了一条不在续租的消息后,放下手机,眼睛没有聚焦的望着房顶发呆。

    想起自己高中毕业到现在都24了,既没有学历,也没有一个有钱有势的爹妈,在这个美其名曰充满机遇的s市,只身一人在这儿闯荡的周帆,心里的苦涩难以言表!

    从学校出来后的激情、梦想,被这几年的经历击得粉碎!

    周帆以前去厨房当过学徒,去工厂打过工,在小区做过保安,地铁里当安检员……

    虽然工作说是不分贵贱,但当初的理想和现在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

    回想着以前的种种,酸甜苦辣,好像在s市拼搏,闯荡,带给周帆的只有苦没有甜,他在这里只是苟延残喘……

    周帆转头看着小得可怜的出租房,心里的孤独感、挫败感、无力感一阵阵涌上心头。

    …………

    手机铃声把周帆的思绪拉了回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村长打来的电话,周帆嘴角露出苦笑,他知道村长大爷给自己打电话的目的!

    周帆深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电话里熟悉的乡音传到周帆的耳朵里。

    “是帆帆不,我是你大爷。”电话里笑着大声说道。

    “是我,大爷最近身体怎么样,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儿吗?”周帆恭敬的问候着。

    “好得很呐!打电话是告诉你村里的宅基地有证了,村委已经量好了,你家的土地证发下来了,现在在我手里头!”

    “村后面你爷爷开荒的山头,还有你家前面的池塘,好大一片哩,都有证儿哩,咱儿村,你家面积是最大哩”周帆的大爷笑呵呵的说道。

    “谢谢大爷,没大爷您帮我争取,我家也圈不了这么多地,证就先放在您那儿,等我过年回去了,您再给我就行,不急”周帆语气恭维着说道。

    大爷语气稍沉道:“啥谢不谢的!村里又没说闲话的,哪个不知道你的情况?圈的地都是你家应得的,你这孩儿可怜,没了爹妈!我还是你大爷哩,这是你大爷应该做的!”

    大爷语气缓了缓继续说道:“还有啊,别人租你家地的租金,也到我手上了,再加上你去年的贫困补助,钱已经给你打过去了,一共是436o块,你查查。”

    “大爷,我查过啦,收到了”周帆笑着回答道。

    周帆心里闪过一丝疑惑,怎么比去年多了近4oo块,不过当场也没有跟大爷问原由,

    毕竟租金多了是好事,周帆是很相信村长大爷的。

    之后大爷又跟周帆聊了一下最近村里的的近况,说了一些返乡创业的优惠政策后,周帆只能打着哈哈挂了电话。

    躺着床上的周帆,看着大爷的电话号码心里苦笑,他明白自己这个没出五福的村长大爷最后电话里的意思,就是想让自己回乡创业,但是周帆有他自己的顾虑!

    村长周辛民是一个尽职尽责的老**员,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带领自己村脱贫致富!

    但是,现在的周家湾,年轻人大都去城市打工,那些留在村里的都是些老弱病残,想靠这些老弱病残来脱贫致富难度太大了!

    只有想办法让身在外地的年轻人回乡创业,依靠年轻人,才有机会让这个深处神农架国家级贫困区的周家湾摘掉贫困帽子,富裕起来,不至于十年二十年之后周家湾变成一个**!

    这是一个在周家湾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现在唯一的想法,周辛民了解了国家扶贫政策倾斜到地方,支持年轻人回乡就业、创业,村长周辛民脑子里,就想到了这个身世可怜的晚辈周帆。

    现在躺在床上的周帆,也思考着要不要听大爷的话,放下顾虑,试着回村创业。

    在s市一事无成的他,大爷的一个电话让周帆多了一个选择,与其在这里苟活不如回家试试。

    联想着最近工作、生活的压力,周帆的脑子里,开始在s市和家乡之间摇摆。

    …………

    第二天一大早顶着两个黑眼圈的周帆,和隔壁那个做ktv服务员的女邻居打了个招呼后,坐在客厅吃着从楼下买的早点,最晚周帆没睡好,一直在思考大爷的话。

    “唉,周帆你今天休息呀,不上班吗?”女邻居跟周帆打着招呼。

    “是呀,小丽姐,我今天休息!”周帆边吃早点边回答道。

    周帆口中的小丽姐名叫张晓丽,sd省rz人,已婚,老公在s市的一个高档小区里面做物业保安,听夫妻两个说,还有个上幼儿园的儿子在老家。

    为什么周帆这么清楚?在这样的出租屋能碰到一个姿色不错的邻居姐姐,很不容易的!

    24岁的周帆,年轻气盛,张晓丽也是他夜深人静时yy的对象……

    而且这出租屋隔音不咋地,当她老公隔三差五和她团聚的时候,那歌声周帆也是听得见的。周帆以前暗地里,还是很关注这个邻居姐姐的!

    直到有一次张晓丽下楼不小心崴了脚,周帆把张晓丽背回出租屋,他那做物业保安的老公为了感谢他,请周帆吃了顿饭。

    周帆觉得张晓丽老公和他挺对胃口,交了好朋友,抱着兄弟妻不可骑的想法,这才渐渐的对张晓丽没了那些龌龊想法……

    “周帆,房东跟你说了没,房租涨5oo,你是怎么想的?”张晓丽有点低声问道。

    “还能怎么样,小丽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月工资有多少,一个月一半的工资交了房租,我吃穿用就更紧张了,我是准备重新租房子。”周帆皱着眉道。

    “我也是不准备在这里住了,我老公说准备辞职回老家,他说不想做保安了,准备回家赶海,打渔。他听说我老家那一片有人在家赶海打渔,还可以录成视频,上传到视频网站上,一年赚的钱比我们在外面还多,我老公也想回去做视频,说不定还能当网红呢,赚大钱!”

    “是吗,小丽姐,你和我成哥两人工资加起来也一万多了,而且还稳定,我听说海上打渔运气成分比较大。”张帆回道。

    “我儿子马上就要上小学了,你成哥爸妈身体也不怎么好,儿子在家没人照顾,而且我和你成哥也不想他再受我们小时候的苦,我想陪在我儿子身边,”说着张晓丽情绪有点上来。

    张晓丽今年刚满3o岁,老公大她一岁,都赶上国家农村支援城市的关口,在家做留守儿童!

    张晓丽夫妇不想自己儿子缺乏教育,毕竟老一代的人思想,他们有点不放心,况且他们已经尝到了小时候缺乏父爱母爱的童年,夫妇两不想自己儿子再体会一遍他俩遭过的罪!

    “也是,我也算个半个留守儿童,要是我爸妈没出事,在我身边,我也许是另一个人生。”张帆有些自嘲道。

    “你现在也挺好的呀,踏实工作,也不乱花钱,我和你成哥在你这年纪的时候可没你这么老实,叔叔阿姨虽然去世了,看到你现在这样也会安心的。”张晓丽安慰道。

    “没事、没事,那小丽姐你是决定和我成哥回老家啦?”周帆问道。

    “嗯,决定了,回老家!”张晓丽似乎在想些什么,神色有些欢喜。

    “行,那小丽姐你回家发那些赶海视频跟我说一声,我去给你点赞转发!”周帆开玩笑道。

    “好啊,你平常休息的时候不是睡懒觉吗,怎么今天起这么早?而且看你眼睛,也没睡好呀,咋啦,昨天做啥坏事了?”张晓丽一脸坏笑道。

    “没有没有,哪里的事,这不是我准备重新租房吗,这边找个物美价廉的房子有多难,小丽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愁了一晚上了,所以晚上没睡好”周帆急忙否认。

    “呵呵,你前几天是不是看小电影了?我都听到了,而且你刚来这里的前几天色咪咪的看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还有我上次给你介绍我同事,你见都不见,有个女朋友多好呀,自己一个人多孤单……”张晓丽没有丝毫调戏的神情对周帆认真说到。

    周帆一脸囧相:“姐,那都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我先出去找房了啊!”

    说着快步走出出租屋。听着后面张晓丽传来的笑声,周帆老脸通红……

    周帆这个年纪的男人,和这种少妇聊这些话题,他绝对讨不着好,赶快溜最好!

    出了门,打开手机看着里面36同城的租房信息,周帆一阵肝疼,这附近就没有低于2ooo的单人间!

    也有便宜的,12oo一个月的单身公寓,就一个床位。五六个人一间房子,周帆不喜欢那样的,他想有点私人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