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牧龙师 > 第1章 这是个意外
    无尽得黑暗笼罩在这片大地上,微弱得星辰光辉与丛林间点点萤火是这片世界为数不多得亮泽。

    夜幕有雾,如薄薄得面纱盖在一座灰白色的城池中。

    城池中央,一座婀娜妙曼的雕塑矗立,只要一踏入这座城池稍稍一抬头就可以望见。

    她在昏暗之中散发着独特得夜月光华,白净圣洁,绝美端庄的脸庞会让每一个初入这座城池得人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雕塑栩栩如生,似司夜女神披着月与雾交织的衣纱,诱人惹火的身材若隐在这份朦胧之中反而更令人着迷。

    只是纵然是一位绝色尤物,城池里的人们也不敢有多少亵渎之意。

    她是这座城池的统治者。

    并非是什么美好、信念、自由之类的象征,更多时候代表着杀戮与战争。

    人们称她为女武神,她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驯服了这片野蛮、混乱的土地。

    让这座城池与周围的属地终于有了一丝丝次序,有了正规的法律。

    ……

    守城的人有些散漫,他们对于任何进入到城池中的人都视而不见,包括一些衣衫褴褛的乞丐们,成群成群的涌入。

    祝明朗在城门口徘徊良久,见到这群乞丐人群后,果断的插入其中,成功进入到了永城。

    这群乞丐们也不知是从什么城邦逃难过来的,说的语言祝明朗一个字都听不懂。当他们见到那朦胧的女武神雕塑时都怔住了,在原地停留了好几秒才垂头丧气的离开。

    他们本是松林部族的人,拥有自己的五寨城,尽管土地并不广袤,也算是这片土地上的一方大势力。

    一年前,他们五寨城被灭,统治者尸首整整齐齐的摆在大街上,五寨城的寨民没有了庇佑,一半沦为了奴隶,一半变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结果辗转几个城,最后到了这个罪魁祸首的地盘。

    说来也是可笑,仅仅一年的时间,什么仇恨复兴的念头早已经被风餐露宿、食不果腹给摧残得一丝不剩。

    只求有一个围墙,不在被野兽追赶、横尸荒野,只求有一条肮脏的街道蜷缩苟活,哪怕这座高大的城市围墙与长长的街道都属于那个将他们五寨城给灭掉的女武神。

    “有施粥的,你们到后街去。”一名穿着官兵服的龅牙男子走来,冷冷的对这群如同蟑螂老鼠一样的流浪乞丐们说道。

    “这位官爷,我是桑镇的人,送蚕丝到城主府的路途上遇到一些匪徒,钱财和打算缴纳给城主的蚕丝都被劫走了,落得现在这个样子,能不能麻烦您通知一下桑镇的汪叔,让他来接我?”祝明朗走上前彬彬有礼的说道。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离老子远一点,不喝粥饿死的话也离我管得这条长街远点,让女城主看到这幅脏乱,我也得掉脑袋。”龅牙官兵根本不理会祝明通说得,一顿怒骂。

    祝明朗无奈,只好躲开,这时一群流民听到了施粥的吆喝,纷纷往后街涌去,祝明通几乎被架着走去。

    后街非常破旧,与长街相比相差甚远,木头与泥巴的屋子没有几栋是完整的,一眼望去杂乱不堪,走进这种地方好像人间的烟火气息一下子都消散了,萦绕的就只有枯萎破败。

    施粥倒不是骗人的,到了后街的最里面一家木院里,有一位身穿着水蓝色长裙的城主侍女在施粥。

    她笑容和蔼,对这些身上长满了虱子的流浪者没有丝毫的嫌弃,即便白嫩嫩的手被蹭脏了,还是一碗接着一碗的递去。

    祝明朗也饿了,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也只能够入乡随俗,接受人家的施舍。

    “咚咚咚咚咚……”

    可没多久,流民乞丐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不是仰头砸在地上,就是往前笔挺挺的倒去。

    一些还保持清醒的流浪者见到这一幕,吓得要跑,可还没有跑出几步,便突然一阵抽搐,口吐起白沫。

    祝明朗也傻了。

    不会吧!

    听说一些心狠手辣的城邦统治者,他们为了让整个城市看上去一派繁荣圣洁,定期会施舍一些没事给那些流浪汉、难民、乞丐之类的,将他们毒死后全部扔出城外统一掩埋。

    就像处理掉阴沟里的老鼠那样……

    一想到自己居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祝明朗心中有千万不甘啊。

    而且,自己死了,小家伙谁来饲养,它每天要吃那么多桑叶!

    “咚!咚!咚!!!”

    流民一个接一个倒下,看得出来他们瞪大的双眸中充斥着不甘与怨恨,但这片土地一直如此残酷,某些统治者不仅可以因为一句冒犯的话夺走别人的城池家园,何尝不可以为了市容市貌剥夺这些人的性命?

    没有了归属城的流民,跟他人繁华街道上的老鼠没有任何分别,哪怕舍弃掉了所有的尊严很努力的活下来,最终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祝明朗头开始晕了。

    他是这个永城的正经人啊,勤劳的桑农,诚实的蚕商,按时交税,主动进贡。

    假如那些人是老鼠,吃了老鼠药是会死,自己好歹也算是一条忠心耿耿的黄牛,不过是误食了自家院子的毒药……留我一命!

    祝明朗根本来不及证明自己身份,此时院落里走出了几个拿着麻袋的官兵,腰间都还别着冷月长刀。

    他努力想要保持清醒。

    最后祝明朗还是没有逃过这些“老鼠药”的药力,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看到了一双玉足,踏着莲步,优雅的从院深处走来……

    祝明朗很努力的想要看清玉足的主人,但他已经彻底失去意识了。

    在那药力袭脑与混沌的思绪梦境里,玉足与九城女武神的雕塑结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鲜活完整栩栩如生的美人,妩媚婀娜,满面潮红的贴近过来。

    ……

    美梦如春,祝明朗感觉老天爷也算没有亏待自己,在自己人头落地前送给了自己一幅香艳至极的幻梦。

    他梦到城中的那座妙曼优柔的雕塑活了过来,在昏暗的油灯火光照耀下慢慢的爬向自己,那惊叹的曲线与微微扬起的泛红脸庞,实在是这个世界上最极致的视觉享受,至于接下去发生的一切,更让祝明朗觉得归西也不是一件没法接受的事情。

    昏暗的油灯下,周围更是冰冷漆黑的石壁,偏偏怀里扭动的瓷白身子是那么滚烫。

    “啊,要死了。”

    祝明朗不由自主的喊出一声,本以为一切都是死前幻觉,却不料很快这个封闭的区域里传来了自己的回声。

    “要死了……要死了……死了……”

    祝明朗听到自己的回音,整个人慢慢的清醒过来。

    他观察周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地牢之中,微微晃动的油灯火光也不是幻觉,伸出手去触摸甚至可以感觉到热量。

    自己没有死??

    难道那不是清理老鼠的毒药!

    糟糕,如果自己还活着,大概率是会被这些人卖到偏僻的石山、矿地中做奴隶!!

    当那种在幽闭矿洞中的奴隶……还不如直接毒死自己!

    “嗯?”

    突然,一声好听的轻咛发出,就在祝明朗的身旁。

    祝明朗侧过头去,这才发现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光溜溜的女人。

    她长发如黑茶色丝绸,还未褪去的红霞映在脸庞,美得不可方物,心脏都在近距离凝视的刹那停止了跃动,然后又在下一秒突然狂乱跳动。

    怎么回事!

    刚才自己不是做梦??

    自己为什么在一个地牢里。

    为什么和一个女人关在一起。

    她的容貌,分明就是城池最中央屹立的雕塑,是那位姿容如宁静仙子、手段却是一位铁血皇帝的女武神!

    “都醒啦,姐姐气色很好哟,看来昨晚这个小流浪汉服侍得很好呀。”一个狐狸尖细的女子声音从高高的铁窗外传来。

    祝明朗身边的女子还有些昏沉,像是大醉了一样。

    “不知道那边的人听闻了耀眼如苍穹的姐姐和一个小乞丐睡在一起,会碎多少人的心。不过姐姐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传到每个人耳朵里,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最回味无穷的话题。”那个狐狸尖细的声音继续道。

    这句话让祝明朗身边的女人终于彻底清醒了,可不等她愤怒回应,外面的脚步声逐渐远去,那种得意尖锐的笑声回荡在这冰冷地牢中许久。

    祝明朗有些困惑,他注视着自己身边这位锒铛入狱的女人。

    眼前的人,分明是这个城的城主,人们口中的女武神,她那绝世之姿太容易识别了,即便没有穿衣服……咳咳,总之祝明朗确定是她。

    那么从刚才那个说话的人来判断……

    “你被人推翻了?”祝明朗打破了地牢里的沉寂,开口问道。

    这片土地,一直都极其混乱,战争更从未停息过,统治者更换的速度不亚于季节交替。

    女武神没有说话,她用自己的长发来遮挡自己,只可惜她该瘦的地方瘦,该大的地方很大,不是全部遮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