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十七章那次疯狂的风筝实验

第十七章那次疯狂的风筝实验

    “说说你家是怎么卷进这件事的吧!”赵曦闻言,不置可否。作为上位人士,有不轻易发表观点的权力。

    

    但是赵曦那明显缓和下来的脸色,已经初步表露了他的心情。

    

    应该是话语中那句“钱交上去也是孝敬皇家”为自己和自己的爹赢得了好感。

    

    好感建立了就可以了,没必要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入,去赢取更多的好感,不然反而引起反感就不好了。

    

    跟赵曦不过是初次见面,性情把握不准的情况下,保险才是第一要务。

    

    因此胡迈果断止住了要继续拍皇家马屁的势头,继续说道“之前跟燕王殿下说过,我因为做那个风筝实验而遭了雷击,躺在床上生死不知。四月十七日那天,我已经在床上躺了差不多十天,而我爹娘则因为心忧我的安慰,基本上衣不解带的在照顾我,就疏忽了对我弟弟的看护。”

    

    “四月十七日辰时,城中的织户不知何故,开始集结在监税司衙门前。高公公先是出来,跟织户们说了几句,后来在随从的劝说下,就进去了,把织户们关在了门外,然而监税司门前的织户们越聚越多,高公公派出来要去苏州府求援的人都被打了回去。”

    

    “而我家幼弟因在家无聊,又有城东李家三郎李天问过来邀他出去玩,特意言明是比较危险的事,最好不要带护卫,免得被责罚,我弟弟听信了李三郎的话,只身一人跟着他去了。哪曾想,是去监税司门前看热闹。没多久,织户们群情激愤,直接撞开了监税司的大门,冲了进去……”

    

    “而我家幼弟不知为何,明明只不过是受人之邀前去看热闹的,结果就变成了冲击监税司衙门的主使之人。要知道我弟弟今年还不满十四岁,哪有这等能力和决断?幼弟回家后来不及跟我等说发生了什么,就直接被苏州府的衙役带走。我等只好认为我弟弟是受了奸人蛊惑,中了奸计,才被牵连进去的。”

    

    赵曦一边听,一边用手指敲击着桌面,也没打断胡迈,等胡迈说完了,才问道“你说你是四月初八出去放风筝了?”

    

    “是。”

    

    “遭受雷击直接晕倒,期间你父母为你遍请名医延医问药?”赵曦闭着眼睛,半仰着头,继续问道。

    

    “是。家父与家母恩爱如故,膝下唯有我跟弟弟两个孩子,所以比较看紧。家母常言,我与幼弟乃她的命根子。”胡迈垂首道。

    

    赵曦听到这话,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要知道,其实老赵家仁宗皇帝也就他跟他哥哥赵曙两个,所以听到这话,赵曦居然忍不住生出同类感来。

    

    “我知道了。那李天问又是何人?”赵曦继续问道。

    

    “那李天问乃城东李思廉的三子,现年十五岁,李家也是经营丝绸生意的,不过以生丝居多,我家因与李家生意多有往来,所以小孩也多有往来,我那幼弟自幼与李天问交好,所以一般李天问上门,我家管家等人也不会疑虑有他。”胡迈详细解释了一下。

    

    “那李家,现在何处?”赵曦睁开眼睛,盯着胡迈。

    

    “草民在家父安排出逃之前,李思廉便携着其子到我家来过一趟,目的是收购我家在城外的两处庄子。好教燕王殿下知晓,我家的生丝织造及染印行当,都放在了城外的两处庄子,是我胡家安身立命之本。”

    

    “哦?李天问带着你弟弟去看热闹,结果他安然无恙,你弟弟却成为了监税司案的主使?这倒是有点意思。”赵曦听完了胡迈所言,稍稍感叹一下,却并没有当面表态。

    

    毕竟眼下还只是听胡迈一面之词,不可能就此信了。

    

    他在书桌上摊开纸笔,刷刷写了几个字,然后叫过一个下人,把纸张叠好“把这个交给刘管家,让他去看看。”

    

    吩咐完了之后,才对胡迈说道“你说的我都清楚了,虽然监税司是皇兄的安排,也是为了给皇家内库增加一条门路,却还没有把他交给我管理,我现在伸手,毕竟是名不正言不顺。但是如果你所言不虚,我也会为你做主的。”

    

    “眼下,你能不能先说说,你那天的风筝实验之后,发现了什么吗?”赵曦双手交错,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胡迈有些好笑,这位燕王陛下眼下也不过十七八岁,与自己差不多,可能从小身受皇家正统教育,对很多杂学了解的不多——哪怕他的皇爷爷一手创立了科学院,并从科学院里走出了无数改变大宋命运的东西,但是想来,皇家教育都是由文臣们安排的,对于科学的内容大概是不多的。

    

    不过,为了满足这位燕王陛下的好奇心,他心中一动,有了计较,准备好好展示一番——目的在于让燕王陛下看到自己的有用之处,哪怕监税司案最终结果不可更改,也要为自己博一个机会。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才说道“殿下,据我实验所得,雷电应该也是能量的一种,而并非传说中的雷公电母。”

    

    “能量?”燕王殿下有些不懂。

    

    “对,能量。如陛下所见,水车要将水从低处提到高处,运用的就是水的能量;而火要将水烧开,运用的就是火的能量;我大宋赖以打败草原诸族的火药,也是能量的一种。”看燕王殿下对能量一词的疑惑,他确信燕王殿下应该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科学教育,所以稍微解释了一番。

    

    “难道你发现,雷电也是这些能量的一种?”

    

    “对,也是其中的一种!殿下您想想,按照神话传说中,雷电是雷公电母奉了天庭之命,前来布雷,那么这种东西——嗯,这种现象作为天威的展示,显然是凡人不可碰触的,然而草民不过是造了个风筝,连接了一根铜线,就触碰到了。您还觉得,这是天威吗?”胡迈尽量解释得通俗易懂一点。

    

    “你是说,凡人也可掌控雷电?那你怎么还被劈得昏迷了十天?这不就说明了雷电乃天庭神器,凡人不可触碰?”赵曦仍然有些疑问。

    

    “不,殿下,草民之所以被击昏,是因为雷电蕴含的能量太大。其实草民之所以会想起要去做这个实验,是因为在此前就有一些发现,草民发现通过利用铜线和磁铁,可以造出一种看不到的能量,能够让人产生特殊的刺激感,严重的时候还能灼伤人,我对比遍了各种能量,发现不是其中的任何一种,后来才因为灼伤人这个特性,联想到了雷电,想要验证一下而已。”胡迈接着侃侃。

    

    其实哪有什么发现和实验,纯属他胡侃而已。当初的前身之所以要去做什么风筝实验,那纯属脑子坏掉了。如果是胡迈本人来,电磁感应这么简单的初高中物理知识,哪里还需要用雷电去做验证?

    

    不过,他前身的这场实验,终究是给他一个很好的借口,把方方面面都圆得像那么回事。

    

    比如,眼前的燕王陛下,眼睛里的好奇之色就越来越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