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九章满城大户都在干什么

第九章满城大户都在干什么

    在胡德富疑惑的目光中,李思廉居然表现得有些不好意思“当然,眼下的局面都谈不上有多好,虽然我等没有惹上监税司的官司,但是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承接圣上的怒火。派出来给宫内增加点收入的人手都被地方上打死了,圣上又是传说中的少年英主,大家都觉着应该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胡迈内心暗哼一声“终于还是有明白事理的,知道哪怕眼下这一关过去了,事后也势必要接受各方面的怒火了。”

    

    不过没等胡迈感叹完,接下来李思廉的话,就让他和他老爹怒火中烧了。

    

    “所以,胡兄,眼下你缺现银,我家也需要筹备下一阶段要过的难关,所以小弟就想着,把家里的现银都给你拉过来了,你随意使,只要把城外的两处庄子给我就成……”

    

    胡德富闻言,只觉得一阵阵头晕。

    

    城外的两处庄子,先不说是胡家发家的根本,单说靠在苏州城外不过三里余地的样子,还有几千亩的土地种了几十年的桑树,光这一点,别说李思廉拉来两车银子了,就算是拉十车来,也不可能给换走的!

    

    这么多年了,想打胡家庄子主意的,不止李思廉这么一个,但是不要脸到这个程度的,李思廉尚属第一!

    

    胡迈倒不是对庄子的价格很敏感,他其实根本不懂,甚至还觉得,两车银子换两个庄子其实是个不错的生意,李思廉还算厚道的,他生气的是,居然遇上了这等落井下石的所谓“至交好友”!

    

    “不卖!庄子才是我胡家的根本,不卖!”光是冲着对方这个表现,就让胡迈觉得腻歪无比,自然是毫不犹豫回绝了。

    

    胡德富刚才听了李思廉的话,一口气都顺不过来,此时听了自己大儿子毫不犹豫拒绝了,才觉得心里好受点。

    

    但是,眼下李思廉这种想法显然不是第一家。

    

    只不过,他是仗着跟胡家熟,才是赶过来的第一家。

    

    早上听儿子说起这几天城里的异常,再联系到莫名其妙被关了进去的二郎,就知道自己是被满城大户给抛弃了。

    

    平日里都说同进退,监税司来的时候都还说一定要想个章程,同进同退,共同应对,哪知道转眼间就把胡家给卖了出去!

    

    而且卖得极为彻底!

    

    联想到这几天杭州府衙众人的种种表现,他瞬间断定,这一场风波,主导者其实就是杭州府上下所有能说的上话的人!

    

    至于原因,那一定是监税司既然已经不可阻挡,那就只好抛出一个替死者,先把监税司弄倒,让年轻的皇帝了解到什么叫做民心如水!

    

    胡德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满城上下,都会选自己家当这个替死鬼!

    

    “为什么?”胡德富声音有些低沉,问话却十分有力,显然是在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怒气。

    

    “胡老哥,你也别生气,眼下这事到底如何收场谁也不知道,圣上的怒火到底能到什么程度目前也不知道,但是监税司案已经是六天前的事了,无论怎么算,朝廷的信使也就明后两天的时间,要到了……”

    

    “为什么!”胡德富当然不是想听这个,所以毫不犹豫打断了李思廉,依旧沉声喝道。

    

    李思廉听到第二个为什么,本来布满着笑意的脸猛然僵住,动作也瞬间停住,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收手站直,脸上的笑容也慢慢隐去“因为你犯了众怒。”

    

    胡德富闻言心思急转“哦?因为我说的那句‘胡家不敢抗上命,只好遵从’?”

    

    “是!”李思廉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苏州城太平多年,无论官商民,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需要多出一个监税司衙门来!尤其这个监税司衙门还是皇帝派过来的!世祖皇帝战功赫赫,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决定自然无人敢不从,但是一个奶娃娃!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凭什么他想要什么,就必须给他什么!”

    

    不得不说,这个道理其实……真的没错。

    

    胡迈在旁边听了这句话,反正是惊得目瞪口呆。

    

    按理说,这样的时代,不太可能产生这样的思想啊!

    

    从李思廉他说这个话的语气和态度来看,这应该是苏州城文人、官员和商人的一致认识……

    

    这个发现让胡迈都有些惊慌了。说好的皇权不可亵渎呢?

    

    好像……文彦博在这个时空都没说出那句著名的“君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而非与百姓共治天下”啊!

    

    再说,李思廉这个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远比文彦博的这句话要更加震撼人心……

    

    胡迈在一边震惊着呢,胡德富反而是已经恢复了常态“但是这天下,都是赵家的天下!”

    

    李思廉也收起了刚才激动的表情“这天下不仅是赵家的天下,也是文家韩家钱家孙家李家你家我家的天下!”

    

    这个宣言,是真的将胡迈的下巴都给惊掉了……

    

    胡德富听了李思廉这个话,反而更加镇定。他不再看李思廉,反而转头对着胡迈说道“大郎啊,你娘今天也出去走动去了,眼下应该是在辛家。你娘啊,也是刚强了一辈子,不会说个软话的,你去接她回来。既然我老胡家注定要有这么一劫,就没必要再去受人侮辱了。”

    

    胡迈刚想说话,胡德富却毫不犹豫地一挥手“去吧!胡安,带大少爷下去!”

    

    紧接着,上前来的胡安没有再给胡迈说话的机会,嘴里说着少爷走吧,手上却一点都不松懈,直接拽着胡迈就往外走。

    

    胡迈有些不情不愿,使劲挣扎,因此,没有见到胡德富悄悄向胡安使了个眼色。

    

    胡安亦是心领神会,手中拽着胡迈更紧,朝门外走去。

    

    等胡迈出了前厅,胡德富才摆出家中落难前作为富甲一方的豪商气象“李思廉,既然道不同,那就不相为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请吧!”

    

    说着手一抬,直接指向了前厅大门。

    

    李思廉愤而甩袖“哼!不知好歹!”

    

    说完,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而去。

    

    胡德富看着李思廉走出去的背影,半晌不语。

    

    好久,才发出一声长叹“对不住夫人了啊!”

    

    说完,也一甩襴衫长袖,转身向内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