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七章要挣钱得先挣命啊

第七章要挣钱得先挣命啊

    “怎么搞定?”胡德富有点懵,不过还是顺着胡迈的话头说了开来,随即意识到不对,“等等,你先给我说说什么叫做搞定?”

    

    胡迈装作不在意的一挥手“搞定,就是……”斟酌了一会都没想到个能够代替的词,毕竟来自后世的记忆和习惯太过强大,“就是搞定的意思咯!”

    

    “爹,先不要计较这些细节,您这几天满城奔走的,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吗?”

    

    没办法,有些词丢了出来就丢出来了,懒得去强行解释了。赶紧解决正事才是要紧的。

    

    胡德富听了胡迈这句话,倒还真细细思索起来。

    

    “对了,你不说我还没发现,只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这几天满城奔走的就我们一家!”胡德富这时才拍了下手,“按理说,我家并不是受监税司冲击最大的,没道理我家来做这个出头椽子啊!”

    

    胡迈心怀大尉,终于想到这一块了,正要说话,却听到后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得,应该是吕不同吕大人出来了。

    

    赶紧示意胡德富不要说话,躬身站在一旁等候。

    

    吕不同是穿着官服过来的,胡家再怎么豪气,也不可能在家里常备一套六品官服,所以他只是去后边稍稍处理了一下。

    

    看得出来,吕大人现在很不高兴。

    

    胡迈侧对着吕不同,趁着他没注意自己的时候,赶紧对着老爹使了个眼色。

    

    胡德富哪有这默契,看到胡迈的眼神先是一愣,随即又看到儿子趁着吕不同转身的机会指了指门口,又双手抱拳一拱,才终于明白胡迈的意思是先送客。

    

    不管怎么样,这儿子遭了一趟雷击,就好似开了窍似的,眼下一家子都手忙脚乱的,只有他能说话说到正点上,所以干脆也听他的得了。

    

    想到这,胡德富赶紧向吕不同致歉“哎呀,真是对不住吕大人了!原本请您一大早过来,只是因为心系犬子,想要劳烦吕大人多多照顾。”

    

    边说边从边上拿了个包裹放到桌上,直接退到吕不同眼前“就是这么点衣服啥的,还得麻烦吕大人帮忙给送进去。犬子自幼没吃过什么苦,谁知道他能不能遭得住哦!”

    

    说着,居然还真的滴起眼泪来了。

    

    吕不同则是一脸似笑非笑,眉毛挑了挑,伸出左手食指,先是在包裹上戳了戳,发现确实是软的,接着挑开包裹一角,看了看,确实是衣服。

    

    他脸色不变,松开手指,包裹一角自然滑落,却在猛然间,一道亮光一闪而过。

    

    吕不同心下一惊,脸色有些惊疑,这次又用上拇指食指捏住包裹一角,重新掀开来看看。

    

    好家伙,里边难怪有亮光!

    

    居然是整整齐齐摆了十来个银锭,被一套日常衣服给包住了,难怪第一眼的时候没看到。

    

    “哦?就是这些么?”吕不同松开手,终于恢复了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胡迈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这坐着的两位,都是实力派啊!这演技,可真到位!

    

    一个想哭就哭,一个能端就端,果然是高手过招!

    

    胡德富闻言,赶紧抬手擦了擦眼泪,又说道“知道牢饭大抵是不好吃的,除了这点换洗衣服,自然还要备点银钱,给我儿改善点伙食的,有劳吕大人了!”

    

    说完一拍手,胡安从后边捧着个盘子就过来了。

    

    又是整整齐齐码着二十锭银子。

    

    吕不同毕竟是苏州府推官,不至于被这点银子给闪花了眼。

    

    他的嘴角划过一丝微笑,身子往后一靠“哦?胡老哥有心了,放心吧,小侄儿虽然是吃了牢饭,但是眼下刺史大人也没说怎么处理,上边也没还交代,也就是个普通关押而已,而且进去第一天我就吩咐了,不允许那些狱卒们将肮脏手段使在小侄儿身上。”

    

    “哎呀,如此一来可真是谢谢吕大人了!”胡德富赶忙打蛇随棍上,不管是不是这么回事,先奉承一句再说。

    

    “而且知道小侄儿从小锦衣玉食的,牢饭是肯定吃不惯的,所以第一天起,牢饭都是有小弟我亲自安排的。”吕不同身体依然靠在椅背上,左手却搭到了桌上,食指和中指轮流敲击着桌面,发出“哒哒”的声音。

    

    “那哪行!哪敢让吕大人自己贴钱来照顾!怎么说也不是这个理啊,胡安,胡安,快,去备份厚礼,一会直接送到吕大人府上,就说感念吕大人这么长时间来对胡家小儿的照顾!”

    

    吕不同眯眯眼,然后才说“胡大哥见外了,你的儿子,可不就是我侄子,当叔叔的照顾侄,那是天经地义!再说了,眼下这个节骨眼,我还能帮小侄儿说说话,也不宜太张扬。要知道,这事一出,不知道多少人都盯着我呢,当日亲自来带走小侄儿,也是迫不得已。还要感谢胡大哥没有计较啊!”

    

    “这怎么行!这以后要是传出去了,外人岂不得嚼我胡家舌头,说我家不知恩啊!”胡德富连忙劝导。

    

    吕不同终于停止了敲打桌面,面容一肃,站了起来“行了,老胡,我要是真收了,才会被人嚼舌头呢!”

    

    说完,极有深意的看了胡德富一眼,然后转身抓起桌子上的包袱“行,衣物什么的我都会带到的,也会交代下面人,好好照顾好小起儿,不会出什么事的,放心吧!”

    

    说着也不给胡德富说话挽留的机会,拎着包裹出门而去。

    

    胡德富无法,只好恭送。

    

    等吕不同出了门,胡德富才一脸灰败的站在厅中,不知道想什么。

    

    “爹……”胡迈看着满脸挫败的胡德富,想要开口安慰一下,却被胡德富挥手制止。

    

    胡德富转头先安排胡安“胡安,去吧,好好安排一下,既然神仙喜欢香火味,那就送点香火过去!”

    

    这话说完,胡迈明显看到胡德富的脸上在抽搐。

    

    嗯,不能怪胡德富,要怪只能怪刚才那位吕大人,实在是太贪了。明着说不要,话里话外的意思确实既想要钱,又想不落人话柄啊!

    

    胡迈是真的惊了。要说二十一世纪的青年,什么没见过,但是眼下这个场面,他还真是第一次见着!

    

    段位太高了啊!双方都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还是吕大人技高一筹啊!

    

    胡德富的脸色就证明了一切。

    

    不过,如果能逃脱这个罪名,花点钱财也不是大事了。

    

    不光胡德富如此想,胡迈更是如此想,自己一个穿越来的,还怕挣不了钱?

    

    挣钱之前得先挣命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