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三章有点诡异的监税司案

第三章有点诡异的监税司案

    过得几日,胡府一直处于兵荒马乱之中。

    

    胡迈虽然已经苏醒,但身体依然虚弱。

    

    不过作为一个现代人,搜集和分析情报的能力还是具备的。

    

    躺在床上的几日,通过进进出出的人群闲聊,他也大致弄清楚了眼下的局面。

    

    自己的弟弟,胡家的二郎胡起同学,时年十四岁,因为冲击监税司衙门,造成监税司头目太监及随从人等的死亡,而被苏州府衙给拘押了。

    

    当然,这件事怪就怪在了这里了。

    

    按理说,监税司并不是什么常设部门,而是今年皇帝陛下为了扩充内库,特意派出来的一群人,人家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看中了苏杭这种物宝天华之地,想来收一笔钱。

    

    没成想,监税司到了苏州城,还没开始有什么大动作呢,就全员折损了。

    

    折损之后的处置,也处处透露着诡异。

    

    按理说这种事涉皇家的大案要案,有关人等肯定都早已下狱听候发落了。

    

    对,这个有关人等,自然包含胡起同学的亲亲哥哥胡迈,以及爹娘。

    

    然而,到现在已经过去五天了,胡德富和王小凤依然在四处奔走,如同无头苍蝇一般,频繁出入苏州府衙各官员的大门。

    

    虽然什么进展都没有,任两夫妻如何撒泼打滚,如何撒使金钱都没用。

    

    门能进,人见不着。

    

    当然,也没有被拘押。

    

    胡迈低头扒了一口饭,接着抬头看着已经急的嘴角起泡的爹,和双眼无神手指在无意识扒拉饭菜的娘,定定神,才道

    

    “爹,娘,我知道二郎入狱了,您二老都很着急。但是我觉着这事,好像有点不太对。”

    

    虽然胡迈眼下所处的这个大宋,与他后世所熟知的大为不同,但是因为旁观,反而让他看待这件事情有了更好的视角

    

    “按理说,这个案子事涉皇家,虽然我大宋官家历来宽厚,但是我不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官家依然能够如此宽厚。”

    

    原本都在神游外物的老两口子,听了自家大郎这个话,都是浑身一震,然后齐齐转头盯着胡迈。

    

    胡迈被两口子的目光逼视,没来由的一震紧张。主要还是来自于灵魂之中对母亲那种目光的畏惧感。

    

    如果非要比较,大概就是后世做孩子的听到母亲叫自己的全名那种感觉吧。

    

    稍微调整了一下思绪,胡迈放下筷子,定定心神,接着说“按理说,这种冲击衙门直接打死官员的,在以前都是怎么处理?”

    

    胡德富满嘴苦涩道“都是乱民,斩立决是跑不了的了。”

    

    胡迈闻言点点头“这就对了。那么为何这次,除了知府衙门前来抓住带头的几人,就没有下文了?”

    

    胡德富闻言,浑身一震。

    

    对啊,为何这次的处理,全然不同?莫非是有什么隐情?

    

    长桌另一侧的母亲王小凤听了胡迈的话,也是一惊,嘴里开始喃喃道“对啊,是有什么隐情?”

    

    “父亲母亲且稍安勿躁,你们就是太心急二郎了,所以没有想到这些关节。”胡迈看了看父母的表现,全然不同往日的精明干练,只好先开口安抚一下情绪。

    

    “那能不着急吗?老胡家就两条命根子,你起先因为做什么雷电实验生死不明,二郎又犯了这等事被抓进了大牢,两条命根子一下子都可能没了!”

    

    听胡迈这么一说,王小凤先是忍不住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

    

    胡迈只好苦笑一声,心里腹诽一句“对不起啊,娘亲,您的亲亲好儿子胡迈,其实已经死了……”

    

    当然,这话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只好赶紧另起话头

    

    “如果二郎真的牵扯进了什么泼天大案,我们一家子想要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吃饭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不相信官府会这么好说话,照理说,我们现在应该是一家子都在大牢里团聚了,而不是任由爹娘都在外奔波。”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关节!”听到胡迈这么说的胡德富“嘭”的一下手握拳头砸在餐桌上,震得桌上的器具就是一跳,同时把王胡二人给吓了一条。

    

    王小凤本来准备开口骂人,但是这时也品味出了自家大郎这话的意思,恍然大悟般“对啊!这里边绝对有什么问题!一定是我们忽略了什么东西!”

    

    胡德富经胡迈这么一提醒,心思又重新活泛起来“二郎自幼乖巧,断然不敢带头去冲击监税司的衙门,一定是受了人的蛊惑了!说不定是当了替罪羊!这事确实大有蹊跷,值得好好琢磨琢磨!”

    

    “胡安,胡安!当日谁陪二郎出去的?叫过来问话!”

    

    随侍在一旁的胡安闻言,面露难色“回禀老爷,当日里大家都忧心大少爷的安危呢,二少爷说要出去玩一会,不要让人跟随,就没有人陪同……”

    

    “简直胡闹!”这是胡德富不满意了。

    

    “太粗心了!胡小全呢?平日了不都是交代了让他跟好二少爷的吗?不然怎么会出这档子事!”王小凤也开始雌虎发威了。

    

    眼看着事情居然要滑向家族内部处理人,胡迈无奈只好打断爹娘的思路

    

    “爹,娘,眼下不是管这个事的时候,要算账也得等二郎平平安安的出来了,再来细算,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比如,二郎到底牵扯进去了多少,眼下到底是个什么光景,府衙那边怎么说,朝廷里又怎么说?”

    

    胡德富这才反应过来,又是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理当如此!大郎还是长进了啊!这么多关节,饶是我和你娘风雨多年,都没想到,还要靠你来提醒!”

    

    胡迈闻言有些讪讪,腹诽自己好歹两世人几十年的经验了,职场也是打拼过的,这点小事哪有说不出个一二三来的。

    

    那边的王小凤倒是有些不乐意了“那可不,这可是我儿子!”

    

    胡德富闻言,怒目圆瞪“怎么!就不是我儿子了?”

    

    瞪完之后倒没说别的,匆匆忙忙就要出门,说是要去再打探打探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小凤看着火急火燎出门而去的丈夫,又看了看在旁边老神在在的老大,心里仿佛一下就安定了下来,终于开始认真吃饭了。

    

    胡迈一看,内心暗道一声,得,都是这样的性子,还有好多话没说完呢!比如眼下这个监税司的职能,和城内大户、织工的反映,以及官府的反应,各方面都透露着诡异,案子背后到底牵着了哪些东西,还难说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