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四十一章一碗饭
    一行人都被胡迈的突然发疯而感到莫名其妙。

    胡迈也来不及多解释,只是对着吕不同说了一句:“如果我父母出了什么事,我要你全家来陪葬!”

    说完这句话,胡迈就朝着刚才牢房深处发出叫声的地方跑过去。

    这时,大家也都意识到大概出了什么事了。

    刚才那发出凄厉叫声的女声,极有可能就是胡迈的母亲了。

    铁塔眼神不善地看了吕不同一眼,然后也跟着过去了。

    胡迈一边跑,一边喊:“爹爹,娘亲!”

    前文也说过,牢内黑暗,胡迈一路跌跌撞撞向前跑,时不时的磕一下碰一下。

    铁塔从狱卒手中抢过一个火把,从后面追了上来,胡迈才得以摆脱这种境遇。

    胡迈高声喊了几次,发现都没有回应,因此更加着急了,最终喊个不停,一边照着火把,挨个牢房的寻找。

    连续找了几个,都不是,越发着急起来。

    就在这时,牢内更远处又传来一个声音:“大郎?”

    胡迈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泪流满面:“爹,是我!”

    刚才出声的就是胡迈的老爹胡德富了。

    胡德富听到胡迈的确认,勃然大怒:“徐良呢?他是干什么吃的!我这么多年好吃好喝待他,只求他办这么一点事,怎么也给办砸了?狗东西!当年就不该相信他!早知如此我……”

    话还没说完,胡迈已经打着火把来到胡德富跟前。

    “爹,不管徐叔的事,是我……”胡迈连忙解释一下。

    然而眼下一心以为胡迈也是被抓了进来的胡德富哪里听得进去胡迈的解释,闻言又暴怒起来:“是你?你自己前来自投罗网?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我的儿!眼下摆明是有人要置我胡家于死地,所谓的监税司案不过是个幌子,就算没有这档子事,一样会没什么好下场啊!”

    完全不给胡迈插嘴机会地继续说下去:“你就该跟徐良跑的远远的,一辈子都不要回来,隐姓埋名好好活下去!也算是给我老胡家留了一条根啊!”

    胡迈哭笑不得,只好慢慢解释道:“爹,不是这样的……”

    再一次的,胡迈的话还没说完又被胡德富打断:“你走,你赶紧走!”

    胡德富看胡迈不像是被衙役押进来的,所以胡德富心中又生出一丝希望来,希望胡迈只是混进来看看自己,眼下需要的就是快点走!

    胡迈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反问道:“爹,我刚才好像听到娘的叫声了,怎么回事?我娘呢?”

    胡德富表情呆了一下,然后快速说道:“你娘没事,我刚才问过了,就是有老鼠。你知道你娘那爱干净的性子,受不得这个。大郎啊,你听爹的,来见过爹了就可以了,你不是被苏州府衙役抓进来的吧?那就赶紧走,走得远远的,不要来沾染这点事了好吗?”

    胡迈见胡德富虽然在撒谎,但是说话的语气语速好歹慢了下来,给了自己插话的机会,连忙解释道:“爹,我是来接您和娘,还有二郎出去的!不是来投狱的!”

    胡德富原本还着急无比,一心想着胡家是不是要绝代了,猛然间听到胡迈这么说,还犹自不相信,艰难地张口问道:“你……说啥?”

    胡迈知道胡德富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又补充了一遍:“我是来接您还有娘,以及二郎出狱的!我们胡家有救了,犯不着因为监税司案这点事被送上砍头台了!”

    胡德富听到这,呆愣了半晌,才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

    声音之大,回荡在这幽暗的牢房之中,犹如厉鬼尖啸一般。

    “当家的,你怎么了!”这个叫声一起,离胡德富不远处又传来了王小凤的声音。

    胡迈听到这个声音,忍不住泪流满面,深吸一口气,他大喊道:“娘,我来接你们了!”

    “大郎?你怎么来了!”听到胡迈的声音,王小凤又惊又喜,随即也跟胡德富一般紧张起来:“你怎么能来,大郎,你不该来的,快走!快走!不要为爹娘担心,你赶紧走!”

    胡迈循声向王小凤的位置走过去。

    路过胡德富的牢房之后,又往里走几步,一个左转,就是王小凤所在的位置。

    借着火把的光芒,才发现王小凤安然无恙。

    王小凤被火把的光芒照得眼睛一眯,好久才适应过来。

    见到王小凤没事,胡迈终于松了一口气:“娘,别着急,我这就叫人打开牢门,放您出来。我来接您回家的!”

    王小凤闻言大喜:“真的?”

    “当然是真的!眼下已经查明了,这劳什子的监税司案跟我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家不过是被冤枉的!现在就是沉冤得雪的时候,我家可以出去了!”胡迈继续解释道。

    这时,跟在身后的吕不同终于带着狱卒前来。

    王小凤借着火把亮光,看到是吕不同,恨声道:“吕不同,你又来干什么!老娘还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吕不同脸色有些尴尬:“嫂子受苦了,某家一直到嫂子一家是受冤枉的,就紧赶慢赶的来开门迎接。此前的事,都是某家职责所在,还望嫂子不要见怪!”

    王小凤却不依不饶,话语之中的寒气,比这黑牢之中还要浓:“吕不同!你敢说刚才从进来的饭不是你安排的?”

    胡迈闻言,有些摸不着头脑:“饭?什么饭?”

    他又看看吕不同,吕不同好像也有些不明白王小凤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小凤将几人的表情都看在眼底,冷笑道:“装得倒是好看!你看看隔壁!”

    几人这才将火把照到隔壁,发现一男子已经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身边还有一个倾倒了的碗,没吃完的饭菜洒落一地。

    王小凤一字一句道:“就在刚才不久,有狱卒给我送来一碗饭,说是吕推官特别照顾,给我的好菜好饭,还说什么只要吕推官还在一日,就不会让我受了委屈!”

    “我因为挂念夫君和孩儿,没有心思吃饭,旁边这位就说,我要是没心思吃,不如给他吃,所以我就拿给他了。”

    “谁知道他吃了几口,就成了这样,死前还说‘毒,毒’!”

    王小凤说到这里,怒目圆睁,死死盯着吕不同:“吕不同,你敢说这不是你安排的?”

    胡迈闻言,转头死死看着吕不同,双目都快要喷出火来。

    而铁塔见原本要开门的狱卒此刻居然犹疑了,立马上前一巴掌拍在狱卒脖子上,拍得那狱卒一个趔趄,铁塔又顺势从狱卒手里抢过了钥匙,去打开了王小凤所在的牢房门。

    吕不同听王小凤这么一说,都不用细细思索就知道王小凤没有理由撒谎,只好连忙解释道:“嫂子听某说,这真不是某安排的!”

    胡迈一步一步走到吕不同面前,阴森地道:“吕不同!你竟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