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三十八章小子,你想要什么?

第三十八章小子,你想要什么?

    “好哇,满城找你找不到,没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来了!来人啊,给我把这个乱党拿下!”吕不同定睛一看,仔细分辨一下发现是胡迈,立刻高声叫道。

    随着吕不同的一声大喊,门外传来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

    铁塔刚准备说话,却被胡迈抢了

    只听胡迈扯着嗓子叫道:“吕大人!难道您就不好奇,令郎现在何处,又说了些什么吗?”

    吕不同听了胡迈所言,略一犹疑,随即一挥手,不在意地说道:“你这么说,自然是与我儿子失踪有关,只要拿下你,三木之下不愁问不出来!”

    杨力对于突然跳出来的胡迈气愤不已。

    原本被铁塔说动,前来苏州府要人,本意并非是要节外生枝。

    当时在皇城司院中,铁塔对胡迈说的话他当然听到了,所以也猜到了这位应该就是苏州府满城搜捕的胡迈,虽然不知道为何铁塔一定要带他过来,但是来前还给他简单易容了,就说明铁塔也知道胡迈大大咧咧出现在苏州府衙是大为不妥的。

    谁知道,眼下胡迈居然自己跳了出来。

    铁塔也没有想到胡迈居然会如此插话,一时间都愣住了,没想起要去阻止任何一方。

    胡迈却夷然不惧:“吕大人果然好胆色!大祸临头居然如此淡定,依然公心为国,真是佩服,佩服!只是,吕大人就没有想过,我和皇城司的铁都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其实,在吕不同认出胡迈的一瞬间,内心就打了一个凸,他也猜测过胡迈正是因为搭上了皇城司,才有找上门来一事。

    然而,监税司一案到底是怎么样的,他作为苏州府的推官,当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不光是他,甚至是顶头上司,苏州知府黄之夫也是一清二楚的。

    他也怀疑,那老鸨子说是几个大汉带走了他儿子,根据当时青楼里目击者描述的体型,跟铁塔是完全对得上号的。

    不过,眼下他也没有好办法,只好对着刚进门的差役们做了个停步的手势,让他们在门口先等着。

    他然后才转头对铁塔问道:“铁都头,敢问这是何意?”

    铁塔依然安坐在座椅上,闻言一副诧异模样:“不明白吕大人此话又是何意?”

    吕不同闭了双眼,深吸一口气,然后才张开眼睛道:“铁都头,明人不说暗话,犬子是不是在你那?”

    显然,吕不同是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怒气。

    铁塔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打了个太极:“吕大人,某此次前来,就是为了监税司一案而来。眼下我们确实掌握了某些证据,足以证明监税司案的案情并非如此简单,此次前来提审胡德富一家,是要进行进一步判定,倒是不知道吕大人如此阻拦,到底是何意?”

    吕不同见铁塔并不回答,怒气再生:“哼!本官早就说过,既然监税司案发生在苏州,那么一应事宜,均应有苏州府来处置,而本官作为掌管本府刑名的推官,自然要将胡德富一家人看好了。还有,铁都头既然说你们发现了其他证据,证明本案另有要情,那么请铁都头将相关人证物证也呈到苏州府来吧!”

    此刻也不说要把胡迈抓起来投入大牢了。

    听到吕不同这么说,铁塔更加放松了。他朝杨力发问:“杨力,皇城司可有要求,发现的人证物证要移交当地衙门处置?”

    杨力此时也没办法发怒,听到铁塔发问,不假思索回答道:“回都头,本司并无此条例,也从未收到过政务院或者哪个衙门的要求。再说了,咱们都是给皇上办事的,一群大老粗,往往也发现不了什么特殊的东西,一般的地方府衙也用不到咱们。”

    这话就说得有点带刺了。铁塔听完,立即转头对吕不同说道:“对不起了,吕大人,并无此规矩。但是我们皇城司办事,讲究个有始有终。既然监税司一案我们已经介入了,那么理当把它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还希望苏州府大力支持一下我等。感激不尽!”

    这下好,场面直接僵住了。

    吕不同想通过府衙治权压制皇城司,让皇城司将掌握的所谓证据全部移交苏州府;而铁塔则用无此旧例回绝,顺便要苏州府协助皇城司的调查。

    两者都不可能相让,但是却总有一方要低头。

    胡迈这时才插话道:“吕大人,刚才您还说,只要把我拿下,三木之下什么都一清二楚了,我倒是想知道,我那幼弟是不是也是三木之下才成为了监税司一案的主谋的?”

    吕不同听到胡迈说话就气打一处来:“大胆!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胡迈无所谓地耸耸肩,继续说道:“令郎还真是,虽然贵为衙内,但是还真是好样的!三木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不过,他既然这么坚强,又怎么会跟两个草包混在一起呢?我还真是有些纳闷了!”

    吕不同听到胡迈这么一说,原本还想怒斥胡迈,再顺势让衙役进来把他带去大佬的想法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胡迈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皇城司那边,已经掌握了很多的情况。两个草包,不用说,那定然是李天问已经招供,只是另外一人是谁?

    难道是张家的?

    不可能。

    张家的小子自己见过,历来稳重,而且他爷爷是三品侍郎致仕,在别处可能算不得什么,但是在这苏州城,仍然属于地位尊崇的人物之一,皇城司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去打他家的主意。

    那么,另外一个是谁?

    更重要的是,李天问到底说了什么?

    胡迈口中的另一个草包,又说了什么?

    胡迈见吕不同一脸惊疑,就知道自己这句话起效果了。

    他准备趁势追击:“吕大人,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虽然眼下我们没有你的帮助,也能让监税司一案真相大白于天下,只不过时间是会长了一点,而且可能要付出一些额外的代价。但是如果能够得到你的帮助,我们就要简单省事得多,这件案子也将早一些真相大白。令郎眼下还在一出隐秘地方,若是不出意外,他将继续在某个隐秘的地方生活下去。当然,具体是哪个,还要看吕大人的决断了!”

    吕不同听懂了胡迈的意思,想要表现得强势一些,但终究却不受控制地颓然下来。

    他朝还在门口等待的衙役们挥挥手,示意他们下去,然后才道:“小子,你想要什么?”

    ps:由于查阅了很多资料,都没找到宋代之时别人如何称呼推官——当然是因为宋代推官之制度与元、明、清大不相同,一般设在三司及开封府等地,远不同于之后的几个朝代。但是本书因为涉及架空,官制是经过修改的,故而在苏州这种原本为州的地方都直接升格成了府,并配备了正式官员推官一职,而不是像唐朝、五代一般的幕僚性质,所以,在这里只好采用后世对为官者的称呼:“大人”。

    作者虽然才疏学浅,却也知道在宋代其实不流行这样的称呼,大人一般指家里的长辈,故而在此特做说明。

    望大家轻喷!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