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三十五章皇城司,苏州城

第三十五章皇城司,苏州城

    铁塔闻言,沉默良久。

    久到胡迈都以为铁塔放弃了,才说道:“好,我听你的。我立刻去召集人手,前往苏州府提人!”

    胡迈闻言大喜:“铁大哥,你以后一定会为今天的决定所自豪的!”

    说着就打算跟着铁塔出门。

    铁塔拦了他一下:“臭小子,你去干嘛?难道你准备加入皇城司?”

    胡迈摸摸鼻子:“干这行的专业性太强,我还是算了。我就准备去迎回我爹娘,然后做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就行了!”

    铁塔哭笑不得:“就你还地主家的傻儿子?那满大宋都难找出几个比你还精明的小鬼头出来!”

    胡迈哑然,心说那是你不知道大宋在这个年代,甚至在历史长河之中,文化有多灿烂!你怎么就知道没有天才了!

    心里想是这么想,但是胡迈仍然坚持要去。

    铁塔略一思索,便同意了。

    不过,还是约法三章:“小子,你坚持要去没关系,但是在我接到你父母回来之前,你就好好在马车里,不允许下车!听到没?现在满苏州都在找你,如果把你亮在苏州府衙门前,还得多生很多是非!”

    胡迈立刻保证:“铁大哥放心,我只是去见识一下皇城司怎么办事,看看你们的威风,不会给你们添乱的!”

    然而等到上了马车出发之后,胡迈鬼点子又来了:“铁大哥,按理说我不该提什么要求,但是我要一直在马车之上的话,就看不到你们办事的威风了,我会很遗憾啊!有没有办法……”

    话还没说完,铁塔直接撩起帘子:“滚!”

    胡迈死皮赖脸笑道:“话还没说完呢!你们皇城司里难道连个化妆易容的高手都没有吗?给我整两下!”

    铁塔闻言翻了个白眼:“我本身更重要的职责还是燕王府的侍卫,并不是皇城司的都头,所以人手比较缺。苏州的点上虽然也有几个,但是平常都用不到,所以没有这方面的高手。”

    “不过,眼下我们还得先去个地方,小子,你嘴巴最好严实点,不要出去乱说,等下你看到的地方,就当没看到,知道吗?”

    胡迈见铁塔不赶他下车了,立马做好,且立即闭上双眼:“好,从现在开始,我闭上眼睛,什么也不看!”

    铁塔盯着他看了半晌,才说道:“小子,我这下是确信你真的只是想见识一下皇城司怎么办事的了。”

    胡迈闭着眼睛,头靠在马车壁上,随着马车的行进,车厢一摇一晃,他的头也跟着一摇一晃:“那当然,我又不准备加入皇城司,对你们的据点毫无兴趣!”

    在后世,胡迈翻开史书就能看到明代的厂卫是有多威风,甚至于大臣们上朝都战战兢兢,生怕回不来,所以对皇帝直属的这种特务机构大为好奇。

    眼下是没有办法见识厂卫了,但是好歹有他们师出同门的天子亲军皇城司,那哪里还抑制得住好奇心,连忙赶着搭上顺风车,想去见识一下。

    心里同时还在琢磨,怎么跟着铁塔混进苏州府衙。毕竟在马车里边,只是被动的等待,无法亲眼目睹,那出来一趟就太可惜了。

    马车摇摇晃晃,没多久就到了一个小院子。

    铁塔先下车,才对车上说道:“小子,到了!”

    胡迈仍然逼着眼睛,伸出手犹如盲人一般四处摸索着想要下车。

    铁塔笑骂道:“睁开你的狗眼吧!一路上也没偷瞄,到了这还闭着眼睛干嘛?苏州城里这样的街弄多了去了,门脸儿也差不多,谅你也找不着!”

    胡迈立刻睁眼,心里暗自想道:这有何难,从车马司后门出发,一路上转了几个弯,大概用了多久,基本上就能确定在哪一片了。知道在那一片,再稍微记下点特征,就能够找到了。

    想到这,不由得对皇城司的工作大感失望,难道皇城司的人都这么傻逼?还是只有铁塔这种更多以另外身份出现的人物,忘了这茬?

    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都赶出脑海,胡迈低着头,跟着铁塔推门走进了院子。

    院子里人不多,只有三个,听到门声就都极为警惕地看了过来。

    看到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汉带着一个肿着半边脸的半打孩子,虽然不知道是来干嘛的,但是出于职业警惕,当中一人就说道:“这里是私人宅院,尔等有何贵干?”

    铁塔从腰里摸出一块古铜色的玩意,丢了过去,对方伸手一接,看清楚之后言语便缓和下来,却也没有要行礼的意思。

    对方把玩了一番,里里外外都瞧了个通透,然后才把令牌丢回来:“原来是铁都头,不知都头到此有何贵干?”

    胡迈有点惊讶了,还以为铁塔在皇城司当中身份不低,到了这里,对方不说跪迎,总得客气着点,却没想到对方的反映是如此之平淡。

    “根据我们从另外渠道得来的消息,监税司案另有内情,眼下我需要你们的协助,前往苏州府大牢,把疑犯胡起及家人提出来,交由皇城司看管,待天使到时,再做论处!”铁塔也不弯弯绕绕,直接说明来意。

    对方犹疑一下,才问道:“是上边有了新命令吗?”

    铁塔毫不犹豫道:“因为情况紧急,胡起一家三口有被灭口危险,所以某来不及上报,只能先斩后奏!”

    听到这话,对方更加迟疑了:“都头,这不合规矩……”

    胡迈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这已经颠覆了他对古代官场的认知,还以为古代官场,尤其是带有军队性质的地方,都是唯上呢,没想到眼下就有一位不惧上峰的。

    其实,也不是对方不惧上峰,主要是铁塔虽然身为皇城司都头,却不直管苏州皇城司这个点,只是他跟随燕王殿下走南闯北,也身负监察皇城司的职责,往往每到一地,都要跟皇城司的人接个头,这也是他第一次从苏州府出来就跟皇城司的人接了头的原因。

    但是要说什么行动,皇城司的力量还是以自行判断和接受上峰命令为主,铁塔一般不得干涉。

    铁塔没等对方说完:“杨力,我当然知道这不合规矩。但是眼下我已经拿到了另外事涉监税司案人等的口供,已经足以证明监税司一事另有指使,胡起不过是被拿出来当冤大头的。而指使者就在苏州府内,如果不把胡起等人提出来,必将让此事沉入海底,不得昭雪。胡起一家的死,算不得什么,但是皇城司眼下还刚刚肩负起监察天下的职责,苏州城就出现如此之事,怎么向官家交代?”

    咦?监察天下?这……

    胡迈听到这句话,不由得一惊。难道这个大宋的皇城司,要开始向明代的锦衣卫转变吗?

    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监视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