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三十四章我要抢个先手

第三十四章我要抢个先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们胆敢造反吗?”铁塔怒不可遏。

    作为最纯直的军人出身,铁塔自然对赵氏极有好感,要不然也不会过来当赵曦的护卫,暗里还有一层皇城司的身份。

    所以,他对任何人敢亵渎皇权的想法都极为愤怒。

    胡迈当然不会被铁塔的怒火所吓住,只要铁塔的怒火不是冲着自己就好。

    他调整一下心绪,把刚才与铁塔针锋相对的情绪都压下,深吸一口气,才用比较平淡的语气说道:“铁塔大哥,这个事等我处理完了我父母的事情,我再回来慢慢解释。眼下,我父母那一关是真的拖不得了,再拖下去肯定会出意外!”

    铁塔也冷静下来,同样一个深呼吸,却发现好像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他闭上眼睛,沉默良久,才睁开眼睛看着胡迈,情绪也终于平静:“虽然我不知道你一个半大小子是如何察觉到这一点的,更不喜欢你的这个论调,因为我无法相信,偌大一个大宋,满朝文武衮衮诸公都如同你说的这般想。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

    “你说的都不过是你眼下的推测,真与假,错与对,还有待时间来验证。但是,我也得承认,如果你的判断是对的,那么你父母确实是很危险。虽然我已经提醒过他们,但是他们能够自保的手段,确实不多。说吧,你要怎么做?”

    胡迈并不清楚皇城司的架构和职责。

    但是在后世,如果不是因为他恰好对历史比较感兴趣,多次翻阅各类史籍和相关著述,他压根儿不知道在宋代还有这么个衙门。

    虽然皇城司并不如后世锦衣卫那么深入人心,但是想来,职责大致差不多的部队,有都是皇帝亲军,除了护卫皇帝之外,还有侦探等职能,应该大差不差吧?

    所以他期期艾艾地对铁塔说道:“铁大哥,能不能把我父母提到你这边来?”

    铁塔断然摇头:“不可能的。燕王殿下是断然不可能的。他顶多以私人的名义送信一封,让苏州府多多照顾。小子你可能不知道,早在世祖时期,就定下了祖训,亲王除爵位尊贵外,不再享受其他任何权力,包括他的封地和供养,统统取消,皇室子弟的生活所需也有车马司一体供应,所以燕王当然是天底下除了官家最尊贵的人,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权利,更不可能去干涉苏州府的事宜。”

    胡迈闻言,立即道:“我当然知道殿下不行,但是我相信铁大哥你可以的!”

    铁塔动容:“小子,你都知道什么!”

    胡迈眉毛挑了一挑:“殿下都说你还有另一个身份的。”

    铁塔不为所动:“我是问你怎么知道我另一个身份可以把你的父母救出来。”

    胡迈耸耸肩:“不知道。但是我想尝试一下。如果我不说,你肯定不会做,但是我说了,你反而有可能去想。”

    铁塔一呆,为胡迈这么干净利落的回答而不知所言,踟蹰一会才接着说道:“小子,你还想骗我!说,你从哪得到的消息?”

    说着,又上前一步,两只手死死钳住了胡迈的双臂。

    胡迈双臂吃疼,这时可不像此前一样忍着了,一边挣扎一边反问道:“铁大哥这话的意思是,你确实能够把握父母兄弟带回来了?”

    铁塔大概摸着怎么对付胡迈的方法了,知道他大概率真是推测的,所以依然不动摇:“不可能,我做不到。全天下眼下能从苏州府把人带走的,只有大理寺,以及当今陛下。”

    说完,铁塔又摇摇头:“对了,按照你的说法,陛下都不行,只要陛下的命令一到,说不定还在路上,你家人的死期就到了。所以,眼下能够把你父母带走的,只有大理寺,而且不能保证是全须全尾。”

    胡迈好不容易才从铁塔的手中挣脱出来,然后才道:“陛下当然可以!而且只要陛下可以,那么你也可以!”

    铁塔闻言大怒,一巴掌拍在胡迈头上:“臭小子,把你那点小心思给我收起来!”

    说完之后还快速摆头看了一下左右,发现其他人等都已经出去了,屋子里只有他和胡迈,以及徐良。

    这才松了一口气,缓和了许多:“臭小子,说说你都知道些什么吧,不然不管我能不能把你父母带过来,我都当做是带不出来。”

    胡迈顿时大喜,铁塔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说,他确实能把胡迈的父母给带出来。

    “我就知道铁大哥肯定有办法!”当即也不给他反驳的机会,立刻解释道,“其实虽然只有半天,但是我也能猜得出来,铁大哥的另一层身份,当然是当今天子亲军,不然不可能上午还能去探视我父母。而且,定不是普通亲军,是身负特殊职责的那种,我想剩下的应该不需要我再说透了吧!”

    铁塔闻言哭笑不得:“就凭这个?”

    胡迈坚定地道:“当然不是。但是结合了监税司案和我刚才对你说的关于满大宋文官们的想法来推断,唯有这一层身份,你才能毫无阻碍的进出苏州府大牢。毕竟,他们想的只是遏制,而不是扼杀。他们也没胆子造反!”

    铁塔有些踌躇。

    胡迈刚才的意思他当然听懂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在皇城司里被委以重任。

    胡迈的意图很简单,就是让他伪造皇令,借着皇家的威严,将自己的父母接到皇城司这边来,而不是燕王和车马司这边。

    老实说,这种事并不是没有人干过,皇城司里的勾当没有那么清清白白,而且胡迈说的这件事,做起来也可以算作是情有可原。

    事后自己当然是要受罚的,不过理该不算重。

    起码,自己手里的证词可以证明,胡家确实是被冤枉的,而不是真凶。

    唯一需要解释清楚的是,为何强势抢人,不让他们继续呆在苏州府里。

    会被杀人灭口?这种事情又没有真凭实据,无法成立。

    胡迈当然将铁塔的纠结神色看在了眼里,稍一思索,就想明白了铁塔究竟为何下不了决心。

    于是他毫不犹豫再加一把火:“铁大哥,我先问你一句,到现在为止,当今陛下能够亲自掌握的力量有哪些?是不是除了军队一系和科学院,以及你们皇城司,其他再无力量?甚至连军队里边都有不少中高级将领,已经跟某些文官好到蜜里调油了吧?”

    “如果文官们真要压制住皇权,你想想,他们最有可能动手的是哪里?”

    胡迈继续循循诱导:“科学院不行,他们不敢动,眼下谁都知道科学院是我大宋命脉所在,那里边走出来的发明,无一不是让我大宋继续走在世界之巅的神器,所以他们不敢动;而大宋军方是我们稳定北方的神器,能动也不敢大动,唯有你!你们皇城司作为陛下最得力的助手,又远不受外臣控制,你们才是文官们要消灭的对象!”

    “而且,此次我也不求其他,我只想在这一场莫名其妙的纷争之中,为自己抢一个先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