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二十七章我要的铁棍呢

第二十七章我要的铁棍呢

    赵曦看看窗外的天色,说道:“这小子说不定还真有点本事,既然现在离吃饭还有点时间,我们先过去看看!”

    说完抬脚就往外迈。

    推开西厢房的门,才发现胡迈正在专心的倒腾车马司给他准备的这一坨东西。

    站在一旁的徐良发现了进门的赵曦,刚要说话,却被赵曦给阻止了。

    因为,胡迈此刻拿着车马司送过来的马蹄形磁铁,在u的最高点用一根绳子吊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磁铁在转悠呢。

    之所以这样,胡迈是突然想起,在原本时空的宋代是不太可能出现这种形状的磁铁的。

    嗯,说磁铁不太准确,眼下的应该还是各种天然磁石,成分嘛……不明。

    虽然自己不是专攻理工科的,但是也隐约记得,磁铁是跟着许多金属物质的发现,才打到后世常见的磁铁那种效果。

    这个年代,磁石最大的作用,应该就是磨成勺子状,制作成司南,用来辨明方向。

    所以他也有些困惑,为何自己说要马蹄形的磁铁,就真有人送过来了?

    这玩意应该没人做过才对呀!

    不过,怎么来的也管不着,最重要的是确实是磁。如果不是磁的话,自己想做的东西就做不出来了。

    所以,他找了一根细线,耐心的捆在u部的最高点,然后把它吊起来。

    那块u型的磁铁就这么在空中转啊转啊,胡迈的眼睛就盯着它眨啊眨。

    赵曦制止了徐良发声后,走向胡迈的身边。

    胡迈听到身后的脚步,头也没回:“我要的马蹄形铁棍来吗?”

    “哦?你还要铁棍干嘛?”赵曦听到胡迈的问话,想起刚才刘仲礼回报的时候没说有铁棍一回事,所以问道。

    胡迈这才发现身后的人不是车马司的下人,而是燕王殿下赵曦,连忙回身请罪:“不知是对殿下驾到,请恕我失礼了。”

    赵曦摆摆手,眼睛仔细看着那依然还在转悠的u型磁石,嘴中说道:“无妨,先说说你要铁棒干嘛?”

    胡迈是真的没法解释,金属切割磁场,可以产生电流,电流通过缠绕的方式通过金属,又可以产生磁场……

    虽然说中国在古代很早以前就发明了司南,可以利用磁石的磁性来辨识方向,但是真的没有对磁场有什么深入的研究,天圆地方说怎么解释磁场?根本就解释不了嘛。

    所以,胡迈觉得直接省略掉这一部分,直接说:“是这样的,我发现我制造的东西,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使铁棒也拥有如同磁石一样的磁性……”

    “磁性?”赵曦的好奇宝宝本质再次上线。

    “嗯,我把磁石能够识别方向、吸引铁屑等的能力叫做磁性。”

    “哦?是吗?我倒是真有点好奇了!你能不能快点把这个做出来?”

    胡迈看了看现在手头上的东西,随即道:“就差个铁棍了,殿下,等铁棍来了,我在做吧!”

    跟在赵曦身后的刘仲礼倒是上前提醒道:“殿下,已经是午饭时间了。”

    赵曦摆摆手,示意可以等等,却没想到,胡迈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咕噜响了起来。

    胡迈这时才想起,今天一上午的经历可真是够多了,自己家也可谓是瞬息之间天翻地覆。

    此前一直忙着,都没觉得饿,现在听到刘仲礼说起吃饭,立马就饿了。

    赵曦只好笑道:“行吧,什么是都没填饱五脏庙来的大,先去吃饭吧!”

    与此同时,苏州府大牢。

    铁塔不知道又从哪里摸出一块牌子,居然在苏州府内畅通无阻,甚至直接进了苏州府的大牢。

    有个机灵的衙役,立刻想府衙后边跑去,去向太守大人黄之夫汇报了。

    苏州府作为天下数一数二的富裕之地,自是传说中的人间天堂,但是这大牢就跟别处别无二致了,一样的阴暗潮冷。

    铁塔面无表情的在狱卒的带领下,朝里走去。

    这里的布局跟其他地方也是一样,越往里就是罪越重的,当然,越往里也是越阴暗潮湿的。

    狱卒小心翼翼在前边带路,不知道身后这位大人是什么来历,只知道刚才牢头都一下子跪在了他面前,虽然不知道这等贵人干嘛要来这种地方,却也知道自己的头儿都得罪不起的人,自己当然更得罪不起。

    一路疾行,差不多到了牢房最深处,才到了地方。

    铁塔朝狱卒摆摆手,示意他赶紧滚。

    狱卒一怔,嘴上却嘟囔道:“贵人,这不合规矩……”

    铁塔中气十足一吼:“滚!”

    同时眼睛不怀好意地向狱卒一横,狱卒一个寒颤,猛然想起牢头刚才跪在地上战战兢兢一动不敢动的样子,立刻机灵起来,拔腿就跑了。

    铁塔见狱卒跑远了,大喝一声:“胡德富!”

    牢里本来见有人进来,都在纷纷张望是不是来搭救自己的,胡德富也在其列,不过在看到是个身高八尺的不认识大汉之后,就确定跟自己家没关系,就回坐到地上去了。

    现在满心想着的,只是胡迈有没有按照计划逃脱出去。

    此时听到有人喊自己,猛地抬头,看到的就是刚才那位八尺大汉。

    他一惊,不明白这人是干嘛的,但是口中却回答道:“我就是胡德富,不知这位壮士是……”

    铁塔顺着胡德富的声音找到他,见他虽然被关在了大牢里,但是眼下的情绪都还好,也没有受刑之类的。

    想想也是,苏州府更大的可能还是安排胡家畏罪自杀,如果身上受刑的痕迹过重,到时候就不好遮掩过去了,说不得一顶刑讯逼死的帽子就下来了。

    要是别的案子还好说,刑讯死了也就死了,这样枉死的本来也不少,但是这件案子不一样,如果真要被刑讯逼死,黄之夫也难免脱一层皮。

    铁塔看着胡德富,缓缓道:“胡迈让我来看看他父母。”

    胡德富大惊:“迈儿怎么了?壮士你在何处见过他?”

    铁塔挑挑眉:“放心吧,胡迈挺好的,眼下也有人照顾,没什么大事。不过,你们三人反而会比较困难一点。晚上注意着点,不要着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