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二十六章我能点灯不用油

第二十六章我能点灯不用油

    咦,事情好像有些大条了……

    如果按照胡迈后世的心性,断然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一激就如此激动,想来想去大概也是因为这具身体根深蒂固的本性,哪怕灵魂已经消失,但本能仍在了。

    胡迈迅速冷静下来:“我就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生于斯,长于斯。如果铁大哥愿意去苏州府大牢一探,见到我父母双亲,他们自会为我作证。”

    铁塔也有些犹疑。

    车马司虽然只是皇家的产业,但是依然有着强大的影响力,也有着足够的人手在平日里打探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带着胡迈回来的第一时间,他就要求车马司的人去探查胡迈一家的情况,回报的情报,他也是看了的,胡迈确实是个土生土长的苏州人。

    但是,这小子莫名其妙的嚣张,已经那所谓的天上飞的人和几十万斤的铁甲大船是怎么回事?

    他松开手,强行把怀疑压下心底,才对胡迈说:“小子,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要的东西我会很快让人送过来,你可以在这里安心的做,车马司虽小,但在这大宋,眼下能保你平安的地方不多。”

    “我知道你担心你父母和兄弟,但是只要你不在大牢,苏州府就不敢拿你的父母兄弟灭口,因为他们不知道你在哪。一旦你被苏州府抓住,全家都瘐死狱中是一定的。你爹娘,我自会去看看,眼下,你能做的只有把你说的东西做出来,知道了吗?”

    面对铁塔如此郑重其事的言语,胡迈当然分得清对方是真的在为他好。

    也许是因为见面印象好,也许是因为今天一下午的所有事情让铁塔觉得自己可交,具体的原因不知道,但是铁塔的话,堪称掏心掏肺了。

    因此,胡迈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铁塔这才转头对刘仲礼说道:“刘先生,这个小家伙挺有意思,我很喜欢,暂且麻烦你照看一下,既然小家伙不放心,我就去苏州府看看。正所谓有一不会有二,我想黄之夫已经拒绝过车马司一次了,断然不可能再拒绝第二次。”

    说完,把胡迈一推,推到刘仲礼身边,然后直接出门而去。

    胡迈呆呆地看着铁塔,有些不知所措。

    刘仲礼这是才拍拍他肩膀:“小伙子,跟我走吧,他说去苏州府,那就肯定是去了,也一定会见到你爹妈带信的。”

    胡迈一脸呆滞转头看着刘仲礼:“刘先生,不是我挑事啊,他不过一个殿下的护卫,居然敢这么待你,换了我我可忍不了啊!”

    刘仲礼完全没想到胡迈居然是这么个反映,楞半晌才道:“你小子想什么呢!你以为铁塔就是个普通侍卫?”

    随即也学铁塔,一巴掌拍到胡迈头上:“人小鬼大,瞎想什么!干你的活去,西边那间房子给你住,你要的东西一会给你送过来。”

    说完背着手就走了。

    铁塔和刘仲礼两个人,从来都没提及徐良。

    胡迈当然是不会忘记了,好不容易有个能顶得上去的武力担当,别人瞧不上,自己哪敢瞧不上,于是赶紧招呼徐良,一起去了刘仲礼指点的西厢房了。

    刘仲礼走了几步,突然觉得应该去跟赵曦汇报一下,于是转个身,朝赵曦书房走去。

    别看赵曦刚才说要去休息,其实还是会了书房,大白天的,能休息啥?

    进了书房,果然,赵曦并没有休息,而是站在书桌前,提笔写字呢。

    赵曦听到门响,抬头一看,发现是刘仲礼,于是笑道:“刘先生来了。刚才觉得烦闷无比,想睡也睡不着,所以干脆写写字,静静心。刘先生来看看,这幅字怎么样?”

    刘仲礼人刚进门,闻言便笑道:“殿下的字早已深得王颜精髓,但是已经好久没见殿下写字了,难得今天有兴致,我得好好欣赏。”

    一边走,一边搓手,连走路的步伐都快了几分,一副雀跃模样。

    赵曦也不在意,把后边一个字写完,搁下笔:“确实有一段时间没写了,手有点生,比不得之前了!”

    刘仲礼凑过去一看,只有三个字“君子周”。

    君子周?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刘仲礼心中打个凸,嘴上是半边不落,开始点评这副书法:“咦?一段时间不见,殿下的笔力尤有精进啊!这幅字自然得体,分间布白,远近宜均,上下所得,自然平稳,确实是一笔好字!想来东京城里那些人见到了殿下这幅字,怕是要欣喜若狂了。”

    拍马屁当然不能只说好的,尤其是这幅字是赵曦心态不稳的情况下写的,刘仲礼自然知晓,所以还有后续接上:“不过最后这个周字,落笔稍急了,想来是刚才我进门影响到了殿下,罪过罪过!”

    赵曦哈哈一笑:“行了,刘老,我的字我知道。跟你没关系,还是因为我自己心不稳了。哎,想到苏州城的事就觉得心烦,更替远在东京的皇兄心烦。皇兄管着天下,谁知道这天下又有多少根苏州一样的地方呢?”

    刘仲礼只好劝谏道:“殿下大可不必如此。我大宋这么多年来培养的士子不下万千,还是感念皇家恩典的多,忘恩负义的少。苏州城之所以如此,也跟此地富户有关,断不可与其他地方等一而论。”

    “苏州是特例吗?那么杭州呢?广州呢?泉州呢?甚至北边的胶州呢?”赵曦所举例的几个地方,都是这些年因为大宋的蓬勃发展而发展起来的城市,其中有几个比之苏州,更有过者而不及。

    “其他地方的官员都是优中选优,而黄之夫不过是适逢其会,殿下大可不必如此担忧。”

    “哎,但愿吧。”赵曦并没有因为刘仲礼的劝谏而好转,指了指门外,说道:“胡迈呢?”

    刘仲礼笑道:“我安排胡迈主仆去西厢房那边了,也安排了下人,一会给他把他要的什么铜盘啊,铜线啊,马蹄形的磁铁给他送过去。”

    说到这,刘仲礼忍不住大笑三声:“那小子还口出狂言,说他制造的东西,可以让大宋军民从此以后点灯不用油!我看是胡吹大气罢了。不过是眼下见他心绪不稳,我车马司也不缺这点东西,就丢给他折腾去吧!”

    没想到,赵曦闻言却动容了:“哦?他居然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