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二十五章小子,你到底是谁?

第二十五章小子,你到底是谁?

    无奈之下,胡迈只好说:“铁大哥,我知道错了,我不去劫狱了,这样行不行?”

    铁塔依然纹丝不动:“怎么,还要出去?”

    胡迈只好说:“我要出去采购点东西,帮殿下做个小玩意。”

    铁塔听了这话,更加不屑一顾:“小子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这里是车马司!小子你知不知道车马司干嘛的?车马司是世祖陛下钦定留给皇家赵氏宗族的产业!小子你知不知道现在谁掌管车马司?就是屋子里的那位陛下!”

    一通狂骂,接下来就是更加鄙夷胡迈了:“车马司在全国都有分号,所做所为也就是采买和卖,互通有无。要什么东西是车马司没有的?还想出去买?是不是傻了!”

    胡迈目瞪口呆。

    虽然此前大致了解过车马司是皇家产业,目的就是给皇室子孙留条吃饭的路子,但是真的没想到,车马司的本质其实是个通商全国的大商行!

    铁塔对于胡迈现在的表情很满意。

    事实上,车马司作为皇家产业,全国谁都知道,但是对于车马司到底是做了哪些生意,知道的人就不多了。纵是有心人想去打探,身份和地位没到一定的级别也无法窥得全貌,故而世人对车马司的了解其实很有限。

    所以,铁塔就养成了喜欢看别人震惊得无以复加表情的恶趣味。

    眼下,就是恶趣味发作的时机了。

    铁塔又漫不经心的弹了弹手指,才对胡迈问:“要什么?一会安排下去给你取就是了。做什么东西,就在这个院子,别出门了。眼下你还是个苏州府要犯,出门了保不齐就是下了大狱跟你家人团聚,然后不幸狱中暴毙,给你上报个畏罪自杀的结局了。”

    “傻小子一个,好好呆在这,比你出去干什么都强!”

    话不好听,但是铁塔话里的回护之意,胡迈当然是听得出来的。

    况且,他又何尝不知道,就算自己出去了,九成九也逃不离铁塔所说的这种结局呢?

    只不过,这种命运始终被别人操控的感觉,他极度的不喜欢,很想去做点什么,来改变眼下的局势罢了。

    深吸一口气,终于接受了出这个门都很难的现实,胡迈终于冷静下来:“好,铁大哥,我要一块薄的铜圆片,还要一块u型的……”

    话没说完,自然就意识到自己说的u型别人是听不懂的。

    赶在别人发问之前,他又立马改口道:“就是马蹄形的磁铁。还有就是一部分铜线,越长越好,粗细倒是不讲究了。”

    铁塔点点头,发现胡迈没有下文了,反问一句:“就这些?”

    胡迈点头:“就这些。”

    “这玩意能干啥?”铁塔有些摸不着头脑。

    胡迈闻言,自信一笑:“能让我大宋更富强,作用不下于蒸汽机的东西!”

    胡迈展现出来的强大自信,和可谓是狂到没边的话语,让铁塔和刘仲礼都眉头一皱。

    刘仲礼道:“小子,你可知道蒸汽机是什么?”

    胡迈闻言内心腹诽不已:蒸汽机算个屁!内燃机你们见过吗?电机你们见过吗?一个蒸汽机就把你们给骄傲成这样,哪来的本钱!

    嘴上却毫不犹豫回答:“当然知道。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其原理还是很清楚的,就是通过烧水,利用水烧开以后发出的水汽作为动力,取代人力和畜力的机器。”

    刘仲礼点点头,继续追问:“那你可知道,眼下这蒸汽机给我大宋带来了什么?”

    “额,小子目前连蒸汽机都没见过,自然不太清楚能干些什么。”胡迈一愣,只好眨巴眼老老实实的说不知道。

    铁塔闻言大怒,伸出手来就搓胡迈的脑袋,力气之大,差点让胡迈直接栽倒在地:“无知小子!连蒸汽机能干什么都不到,还敢在这里胡吹大气?”

    刘仲礼也轻笑:“蒸汽机乃我世祖陛下以经天纬地之才发明出来的机器,如你所言,可以代替人力和畜力,来完成很多的工作。尤其是其力量稳定,可以昼夜不歇,所以对我大宋助益良多。最直观的就是,我大宋的钢铁经过蒸汽机的锻造,不但产量比人工强很多,强度也要高很多!仅此一项,就让我大宋无敌于天下!小子你说的这个小玩意,可以与蒸汽机平齐?胡吹大气罢!”

    “一群没见识的土老帽,你们知道什么!蒸汽机这种原始玩意,到现在都没能解决运输的问题,也敢在这里胡吹大气!我要做的东西,能让全大宋点灯不用油!”被铁塔大手搓揉的胡迈不堪其苦,又听两个人大肆贬低自己,愤而道。

    尤其是在抵抗不了铁塔的情况下,接下来的话也喷涌而出:“你们就知道守着蒸汽机这个初级玩意,就没想过更多的东西吗?大宋科学院?我看叫大宋幼儿园算了!一群守成之辈,只知道守着世祖陛下的发明来敲敲打打,就没想过,凭什么世祖陛下可以做出蒸汽机来,却没人有能做出其他东西来!”

    “蒸汽机用来打铁?亏你们想得出来!明知道蒸汽机可以代替人力和畜力,就没人想过用蒸汽机来代替马匹拉车,没人想过用蒸汽机来代替人力划船?”

    刘仲礼和铁塔闻言都是一怔,虽然世祖陛下也曾说过,蒸汽机可以当满大宋道路上奔跑的马匹全部退休,但是确实,眼下已经五六十年过去了,世祖陛下说过的情形,依然没有出现。眼下在大宋,陆路运输的主力依然是马车。

    铁塔一深思,连手都停止了搓揉,胡迈得以从他魔爪之下逃离开来,往旁边退开几步,与铁塔保持距离,才继续怒道:“一个蒸汽机就让你们停滞不前了,就想坐在这个功劳簿上坐吃山空!你们可知道,在遥远的西方,原本就有着不输我大宋的灿烂文明,随着大宋的蒸汽机使用日益成熟和使用,这玩意迟早要流出去的!而西方也不只有蛮夷之辈,他们也曾有过与我中原诸子百家并肩的先哲!”

    “一旦他们获得蒸汽机,他们照样可以做到眼下我大宋做到的事情,甚至可以在这个基础之上,发展出更好的东西!一群无知之众,眼睛只盯着大宋的这一亩三分地,连运送人力和物资的蒸汽机都造不出来,也敢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你们见过人在天上飞吗?你们见过几十万斤的铁甲大船吗?你们见过点灯不用油吗?你们想象过,整个苏州城内夜如白昼吗?你们什么都没见过,却敢质疑我!真是不知所谓!”

    胡迈的这番话,冲击力就大了。

    铁塔和刘仲礼对视一眼,一步就跨到胡迈身边,死死抓住他的两条胳膊:“小子,你到底是谁?你从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