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二十四章我想去劫个狱

第二十四章我想去劫个狱

    不一会,赵曦书房中的消息就传到了胡迈的耳中。

    胡迈还是趁着刚才在赵曦书房中出来的机会,才去把脸拾掇了一下。

    肿了的半边脸是没办法了,但是其他地方还是可以收拾一下的,不过到了头发就无奈了。

    后世他有一个特别乖巧的女儿,然则唯一没有练会的技能,就是给女儿扎头发。

    别说辫子这种高难度的技术活,就是把亲亲闺女的头发扎起来都没成功过。

    所以,眼下他对着自己的头发,一样没办法处理好。

    幸好徐良比较会,站在院子里看着胡迈双手并用还弄不好头发,笑一笑,才上去帮忙。

    不过,徐良是个粗人,攥着头发就是一揪,疼得胡迈嘴角就是一咧。

    “嘿嘿,大郎莫怪,老徐是个粗人,给自己扎头发是习惯,给别人扎头发确是头一遭,你忍着点。”

    说着感觉没扎好,手上一用力,又给攥了攥,这下倒好,胡迈只觉得右边的头皮都给掀起来了,只来得及“唉唉唉”三声,徐良那边已经快速无比的把头发给扎好了。

    觉得右眼眼角都被扯上去了胡迈想找个镜子也找不到,只好对着一个水缸里的水看了一下,好嘛,果不其然的右眼眼角被扯了起来,原本的双眼皮大眼睛都快被车成丹凤眼了。

    不过没办法,谁叫自己不会,这里又没个能服侍自己的人,只好先这样了。

    胡迈自我安慰道。

    书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先出来的是赵曦。

    赵曦依然一身白色书生装束,风度没得说,但是脸色很不好看。

    出了门他就看到了站在院中还在因为不断倒腾头发而挤眉弄眼的胡迈,张嘴想说什么,又觉得这么个结果告诉他挺无趣的,还显得自己挺无能,犹豫半晌也没张嘴,最后对着刘仲礼说:“刘老你去告诉他吧。孤累了,要休息了。”

    刘仲礼和铁塔都是跟随赵曦多年的人物,知道他平常都没什么架子,自称多以“我”为主,今天一反常态的称“孤”,自然是心情败落到了极点了。

    铁塔还好,书房中看到的一幕让他以为殿下对胡迈有意,能理解,刘仲礼就有些诧异了,完全没想到胡迈居然有一身好本事,能让赵曦对他另眼相看。

    当然,他们两都不知道,其实是两个人都想差了……

    刘仲礼脑子里胡思乱想,脚下倒是不怠慢,几步就跨到胡迈身边,小声跟他说起了在苏州府衙的境遇,和眼下苏州府衙的态度。

    末了当然还是要保证,燕王殿下必定能保证胡家老小的安全。

    胡迈本来还在挤眉弄眼的倒腾头发,听了这个消息,瞬间没了兴致。

    要说跟胡德富、王小凤还有胡起多有多深的感情,老实说不至于。自己的身体是老胡家的,但是灵魂并不是。

    然而,听到这个消息,依然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他的表情逐渐凝固,手也呆滞在空中。

    刘仲礼看着他的表情,也大感难受。

    赵曦也将这一幕看在了眼中,叹了口气,转身回房去了。

    胡迈的喉咙里发出“嗬嗬”一阵,不像笑,也不是哭的声音,只是说不出的阴沉,然后侧下头,看向徐良,接着展颜一笑:“徐叔,我想去大牢。”

    徐良定定看着胡迈脸上的那个笑容,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悲伤的意味,只有平静和从容。他思索一下,说道:“大郎既然决定了,老夫自当跟从。再说我本来就有负老爷所托,当然不可能再负了你了。”

    “好,我们去劫狱。”胡迈依旧一副风淡云轻的表情,不过在说完之后就抬腿往外迈。

    徐良闻言愣了下神,最后才回过神来大笑道:“哈哈,好。徐某人一辈子奉公守法,眼下就陪公子去做件大事!”

    说罢也跟随在胡迈身后。

    然而胡迈没能出门,因为听到他们对话的铁塔,此刻真的如同一座铁塔一般,站在了门前,刚好把门挡严实了。

    胡迈依然满脸笑意:“铁塔大哥是要跟我一起去吗?”

    铁塔面容严肃,坚定摇头。

    “既然不是,还请让开。我已经够麻烦燕王殿下了,也亏得燕王殿下费心,把我胡家从监税司这个案子里摘了出来,相信张秉善、李天问和吕德伟的供词交到官家手中,那么全大宋都将知道,我胡家是被冤枉的。可是,眼下我的家人都在大牢之内,我害怕。”

    “胡迈你用不着害怕,这里虽然不是燕王府,只是车马司的驻地,但是苏州府也绝对不敢来这里拿人。”刘仲礼此刻也跟了上来,劝解道。

    “我当然不怕苏州府来这里拿人,可是我怕他们狗急跳墙!眼下我的父母,我的弟弟都还在苏州府的大牢里,任人宰割,而我为人子,为人兄,却独自一人在外享受殿下的庇护,对父母幼弟的遭遇却无能为力。我要去救他们,这是为人子为人兄的本分。”

    语气坚定,一副完全不容忍质疑的神态。

    气氛很悲壮,徐良闻言,内心都坚定了下来,站在一旁的刘仲礼也大受震动,劝谏意味都不浓了。

    唯有铁塔一声嗤笑:“就你这小鸡仔一样的身材?去劫苏州府大牢?我看你是想进去陪他们,然后一起上断头台吧?”

    “臭小子,学什么不好,不知道从哪里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家的事既然燕王殿下已经知晓了,就代表着陛下也知晓了,你在这慌乱个什么?”

    “怕你家人在牢里吃亏?放心。等这事一了,苏州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对你家有过半点不敬的,都没什么好果子吃。你就急在这一时?”

    一番话连骂带解释,将胡迈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气势一下子就打掉了。

    犹豫一会,胡迈才嗫喏道:“昨天的时候就听那李思廉说天使已经要到了,所以才要对我家下狠手……”

    铁塔闻言,扣扣鼻子,然后盯着指尖上的鼻屎,又漫不经心地向外一弹,满脸不屑道:“天使?那也是天家派出来的才叫天使。而燕王殿下就是天家!傻蛋一个!”

    胡迈闻言默然。谁让赵曦同志一直把世祖陛下的皇命挂在嘴上的?要不然我能以为赵曦不愿意卷进这种事情里来?

    鬼知道你们是这么个玩法,这么个规矩!

    还有,赵曦赵曦,这种历史上本来都没存在过的人物,我他妈哪里知道是个什么性子!

    还有那个叫赵曙的,我所在的时间线确实有一个赵曙,但是他是汝南郡王的儿子,不过是过继给赵祯而已,哪像这个时空,赵曙居然是亲生的!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物,我哪知道是什么性子!

    推也推不开,说也说不过的胡迈,只剩下内心怒吼,无能狂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