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二十三章看似已定的结局

第二十三章看似已定的结局

    大抵是因为穿越之后几天时间的社会吊打,让胡迈意识到了现实的严峻性以及大腿的重要性,在后世时从来都不屑于溜须拍马的他,此刻居然很好的演绎了激动中带着感动,感动中包含着有人赞赏的喜悦,而对面的燕王殿下,也很满意胡迈的表现,两个人相互配合,居然都攀上了演技高峰,大有一副君臣相宜的良好景象。

    然则好景总是不长的,书房外传来一个通报的声音:“殿下,铁塔求见。”

    还沉浸在刚才的良好氛围中的两人,立刻都收起了情绪,胡迈尤为会意:“殿下,我先出去了。”

    说完便转身出了书房。

    人嘛,尤其是胡迈这种在后世经历过职场吊打的人,总喜欢总结和归纳,以便于提高。

    这不,出门的过程中胡迈就一直在思考刚才与赵曦这一场“君臣奏对”的得失。没办法,形势比人强,只能够低头,所以总结就是必须的,防止下次再犯错。

    这一反思不要紧,别的大问题都没有,只是终于意识到,两个人都好像有点过火了。

    “我的天!这位殿下没什么特殊爱好吧?啊?没啥特殊爱好吧?不会是对我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吧?”胡迈惊出一身冷汗,再联想刚开始告诉赵曦自己被雷劈了的时候,上轻微的抚摸……

    胡迈自己就吓得一个寒颤:我想投靠也是想卖艺投靠,而不是卖身投靠啊!

    走了神,就连铁塔进来朝他点头示意都没发现,失魂落魄的就出了门。

    铁塔本来一副笑脸送上,没成想胡迈理都没理,满脑子诧异地先去想燕王汇报了。

    一头雾水的铁塔也没时间在意这东西,赶紧拿着手上的东西对赵曦说道:“殿下,已经问清楚了。这里是李天问和张秉善的供词。那吕不同的儿子吕德伟毕竟是官宦人家出身,咬得倒挺紧的,现在还没开口,不过从李天问和张秉善的供词来看,也脱不开关系。”

    赵曦闻言来了兴趣:“哦?都说了什么?”

    铁塔犹豫着,斟酌了一下说辞,才道:“殿下,这苏州城,我看是已经不行了,眼下已经是为官的和城中几个大户坑壑一气,准备把苏州城当成自己家的产业了……”

    这话说得有点大,赵曦却是不信的。

    眼下大宋的局面,一个小小的苏州城还敢反了天去不成?

    因此,他只是笑笑:“每天看各种公文,看得都累了,还没见过审讯记录呢,来,给我瞧瞧,我得看看这些人到底是如何无法无天的,又是如何让你觉得他们想把苏州城当成自己家的产业的。”

    铁塔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把手中的一摞纸都给递了过去:“殿下……”

    赵曦没听出铁塔话语中的犹豫味道,兴致勃勃的接过去,翻看了起来。

    没成想,看了两页纸就已经怒不可遏。

    “混账!这帮人真是该死!黄之夫是干什么吃的!枉先帝对他这么信任,安放在苏州府,就是为了替天子牧民一方,他就是这么牧民的吗?”

    “你黄之夫不是素有仁名吗?原来所谓的仁,就是这么来的?简直混账!”

    “还有张鹄,一个致仕的侍郎,居然如此大胆,这是想干嘛?想造反吗?”

    愤怒之下,赵曦直接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站在一旁已经预知到赵曦会发怒的铁塔,也被冷不丁的巨响给吓了一跳,随即赶紧劝谏道:“殿下,小心气坏了身子……”

    正在这是,门口又传来一声通报:“殿下,刘仲礼先生求见!”

    门又是吱呀一声被推开,从苏州府衙出来的刘仲礼,前来复命。

    “殿下,苏州府以胡家事涉监税司案,案情重大为由,不愿意交接胡家的人。是老奴没用,没办好事。”刘仲礼连忙躬身道。

    “他们怎么敢给!还指着胡家一家老小去顶罪呢!给了我,他们就得自己去认罪了,他们怎么敢给你!”赵曦闻言更是怒不可遏,“一群混账东西!”

    本来就气得不轻的赵曦,听了刘仲礼的回报更是火上浇油,本来白皙的脸蛋此刻已经涨得通红,胸膛也已急剧的速度在起伏。

    铁塔已经不敢开口再劝,刘仲礼只好好言安慰:“殿下,不要为这等事情而伤神了。眼下我大宋幅员辽阔,难免会有几只蛀虫,要是次次都如此的话,殿下的身体都会吃不消啊!”

    “这还是蛀虫吗?这是想造反!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试问我先祖,先帝和我皇兄哪一点对不起他苏州城,哪一点对不起他黄之夫!居然敢如此捏造,违抗上命!”

    刘仲礼不知道铁塔这边所做的事,眼下还不知道李天问和张秉善的供词,因此劝谏道:“殿下,世祖陛下定下规矩,亲王除享爵外……”

    言下之意当然是,既然世祖陛下定下的规矩,眼下黄之夫不把你当回事那也是祖训,根本谈不上违抗上命。

    铁塔是知道情由的,听到这话连忙拽了一把刘仲礼,让他别说了。

    赵曦没看到铁塔的小动作,听到刘仲礼的话,气极反笑:“你还替他们说话呢!看看这个吧!”

    说完就把刚才的审讯稿抄起来,砸到桌子对面。

    刘仲礼小心翼翼的捧起来,快速翻看了两页:“这……这……”

    “怎么,你还觉得黄之夫所为谈不上捏造吗?”

    “殿下,臣恳请殿下立即将消息送往东京,交由陛下圣裁!”这摞证词在手,刘仲礼自然不可能再说什么了。

    尤其是他身为燕王府的官家,身家性命早就跟赵曦捆绑在了一起,此前看似是为黄之夫说话,实际则是在委婉的提醒赵曦注意自己的身份,管好车马司,不要多生枝节,哪怕与当今陛下是亲兄弟,这种事情上也难免引起猜疑。

    现在请求交由赵曙圣裁,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

    赵曦闻言,闭着眼睛沉默良久,最后才道:“你说得对,得交由皇兄,听皇兄裁决。”

    又半晌,才睁开眼睛,盯着刘仲礼:“那胡迈的家人怎么办?”

    刘仲礼看到赵曦的视线扫过来,低头小声道:“只能……听天由命了。”

    赵曦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