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二十章有什么话都留着对殿下说吧

第二十章有什么话都留着对殿下说吧

    “胡迈?你不是被抓了吗?为什么会在这?”张秉善一脸惊疑。

    “哈哈,很意外吧?其实我也很意外。为什么你这么拙劣的计谋都成功,如此显眼的把自己都搭进来,还能够独善其身?你们凭什么觉得,自己跟苏州府衙坑壑一气,就能骗过天使?真当这苏州城是你们的天下了?”胡迈笑得开心至极。

    “不可能!明明说好了的!”张秉善大概是因为见到胡迈站在眼前,又被胡迈言语一激,毫不犹豫说了这么一句。话刚出口,他就反应过来,立马闭口不言。

    胡迈却不理他了,侧头对铁塔说:“铁大哥,我没说错吧,这一次来得值不值?”

    铁塔别看长得人高马大,很符合一般人心目中的无脑肌肉男形象,但是能跟在燕王身边办事的,哪有蠢人?

    张秉善有口无心的这么一句话,再加上之前胡迈所说的,基本上就能印证真假了。

    “哈哈,总归要带回去好好问问的!”铁塔闻言也是一笑,说话的时候却把“问问”两字加了重音。

    说完,就伸出如同蒲扇一般的手,去抓张秉善。

    张秉善慌乱大叫:“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张秉善,我爷爷是张鹄!我爷爷是礼部侍郎!”

    胡迈在旁边幽幽补了一句:“致仕的。”

    张秉善一愣,随即又吼起来:“我家乃是苏州织造之首,只要我被抓了,苏州织造就得被打掉一半,来年完不成皇命,你们都得陪葬!”

    胡迈闻言再次补了一句:“不差你。”

    这话里话外就有两层意思了,一是张秉善还做不了张家的主,第二就是张家哪怕贵为苏州首富,也做不了全程织造的主,更做不了皇家采买的主。

    张秉善这时才意识到,普通的威胁奈何不了胡迈,干脆停止了挣扎,想要保持自己的尊严,任由铁塔扣住,不过眼神却恶狠狠地盯着胡迈:“臭小子,别以为你找着靠山了就可以对张家子弟为所欲为!你都不知道我张家背后站着谁!”

    胡迈闻言,抠了抠鼻子,没发现有鼻屎,但是指尖依然习惯性的弹了一弹,正朝着张秉善的方向。张秉善见状连忙躲了一躲。

    胡迈在一旁嗤笑道:“躲什么!我管你身后站着的是谁,再牛能牛过官家去?再大能大过国法去?”

    张秉善本来就满腔怒火,刚才被胡迈的动作一激,更是怒火朝天:“井底之蛙!就知道守着这一亩三分地,也不知道抬头看看天!这天下是赵家天下没错,却也是我等的天下!凭什么我们不能提出自己的规矩?”

    胡迈却根本不接腔了,对着铁塔说:“铁大哥,这下没问题了吧?”

    “哈哈哈哈,你小子还真够狡猾的,难怪非要叫我过来。这事别人来了确实没啥用,我来了就不一样了。”铁塔回答过胡迈的话,才拎着张秉善。

    此时的张秉善双手被缚在了背后,只见铁塔抓着绳结,然后就是一抖,被拎起来的张秉善两条胳膊均发出“嘎嘣”一声,然后张秉善一声惨叫,就此晕了过去。

    “咦?晕了?”胡迈大感惊奇,跑到张秉善面前一看,再捏了捏两条胳膊,发现都以违反人体极限的角度背在了后边,显然是脱臼了,遂朝铁塔竖了个大拇指,“好手艺!”

    “雕虫小技罢了。人到手了,走吧!”铁塔看不懂大拇指的意思,却听得懂称赞的话,谈不上眉开眼笑,嘴角却以一个弧线向上扬了扬。

    两个人刚准备出门,刚才进了门就没动静的徐良却从里间悄无声息地摸了出来,身上还扛着一床被子。

    被子的顶端,居然长了一头秀发。

    铁塔和胡迈面面相觑,徐良却解释道:“不是说这里是这姓张的外宅吗?我这不是把这姓张的姘头给弄了过来。怕她叫,已经弄晕了。又没多少以上,所以拿被子裹上了。”

    铁塔反而先说话了:“怎么,在边军还学了身鸡鸣狗盗的本事?”

    徐良讪笑:“谈不上,谈不上。这女子怎么办,放任在这里,估计就走漏消息了。”

    胡迈也道:“李三郎那种从青楼带走也不怕,主要是因为公子哥儿为了个小青菊争风吃醋那是常有的事,其他人不会多想,但张秉善这个……”

    铁塔倒决断得多:“一起带走就是了。”

    说完,拎着张秉善就朝后门走去。

    胡迈两人也赶紧跟上。

    来的时候大街小巷左绕右绕,路途还挺远,待到出了后门才发现,这要是回赵曦那边复命其实还挺远的。

    胡迈刚才一路走来,要不是有抓着幕后主使的因素在撑着,决计是走不远的,毕竟虽然胡家在苏州谈不上多富豪,却也不至于让他出门都得步行。

    而铁塔和徐良刚才也是走路过来的,他们两个的体力倒是没有问题,然而一个手中拎着一个大活人,另一个肩膀上扛着一个人,走大街上未免也太不合时宜了,尤其是现在还不到午。

    铁塔看着面露难色的胡迈,轻笑道:“呵,少年人做事就是没头没尾啊。”

    说完还瞅了徐良一眼,眼中明显有着说不出的鄙夷。

    徐良倒是没啥,反正都寄人篱下做马夫了,还有多大脾气不成,胡迈倒是想反驳几句,可是眼下这个情形,说啥都是白搭。

    铁塔搓指一个唇啸,尖锐的声音划破了静谧的街道,不多时一辆黑色的马车就开了过来。

    他毫不费力将张秉善往车上一丢,落地时还引得张秉善一个闷哼,然后对着胡迈说:“大少爷,请吧!”

    说完也不等胡迈爬上马车,自己先一蹦就上去了。

    胡迈倒是想先帮徐良把那个女子也给丢上去,结果徐良也是看都不看他一眼,随手一扔,被子里捆着的女子也丢到了车上。

    不知道徐良是有意还是无意,丢到了张秉善身上,又引得张秉善一个闷哼,居然悠悠转醒了。

    胡迈爬上马车,居然正对上张秉善趴在地上侧过头看过来的眼睛,一双眼睛形如冒火。

    胡迈真要开头提醒,张秉善已经张大了嘴,胡迈心叫要遭,结果没听到意料之中的大喊声。

    得,是因为铁塔毫不犹豫一脚踢到了张秉善的侧腰上,也没见他多用力,就看着张秉善如同煮熟的虾子一般,弓了起来,原本蓄好势的一声大喊,居然就此卡在了喉咙中间,上不得,下不得,变成了一长串的“嗬嗬”之声,连带着本来一张还算白皙的脸蛋都变得通红。

    胡迈见状,一颗心才放到肚子里,而马车也已经在马夫的控制下,疾驰起来。他才蹲到张秉善跟前,轻声说:“有什么话,留着等下对殿下说吧!”

    说罢也不再理他,靠在角落里,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