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十九章呵呵,见到我有没有很开心?

第十九章呵呵,见到我有没有很开心?

    胡迈带着铁塔,离开春风一度阁,然后一个左拐,拐上了主道,然后又在这苏州城内错综复杂的小巷子之中穿插几次。

    好几次铁塔都欲言又止,但是想着都已经跟到这里了,没必要再问什么。

    哪怕胡迈有徐良护佑着,他也有把握把两人抓得死死的,逃不掉。

    再说了,胡迈就算跑,又能跑到哪里去?他一家子都已经在手,如果他跑了,监税司案就算不是他家主使的,也一定是他家主使的了,这种简单的选择题,他相信胡迈肯定会做——毕竟从打交道起的时间不长,但是能看出是个聪明人。

    当面前出现一张毫不起眼的月门之时,胡迈终于停住了脚步。

    他对铁塔展颜一笑:“铁大哥,到了。刚才一路上铁大哥好像好几次都欲言又止,现在地头已经到了,有什么该问的,您还是先问吧。”

    铁塔哂笑一声:“刚才不由分说要带我走,现在都到了地头了,反而让我说话了?”

    胡迈毫不在意铁塔的耻笑之意:“刚才不由分说,是因为事急从权。事实上这个院子里的人并不是每天每时都在这里,今天来居然遇上了,有着些许赶巧成分。不过,既然已经确认了人还在这,那就没关系了。进去之前铁大哥有什么疑问,我都可以说,只有打消了铁大哥的疑虑,待会下手才不会出什么差错。”

    “哦?”铁塔闻言先是闭目倾听了一会,发现没什么特别的声音,院子里也无人说话;又张目看看四周,“你怎么知道人还在里边的?”

    “事实上,这是张家大郎的外宅。寻常人不知道,但是我从小就喜欢打听各种事情,所以对他很了解。铁大哥你看这处门头,是不是跟别处有点不一样?刚才在巷口不远处是不是还停着一辆没有悬挂任何标志的黑色马车?”胡迈对这个问题自然有着极大的发言权。

    铁塔看了看门头,发现确实有些不一致,上边贴着一个小小的物事,仔细一看,竟然是极小的一片金叶子!

    他有些吃惊的看着胡迈,胡迈也不说破,而是上前直接取了下来,递给铁塔。

    铁塔接过,一片不到指甲大的金叶子,却显得毫无重量,入手稍一把玩,就知道其实是一片极薄的木片,不过是外层给涂了金而已。反过来一看,另外一面是银色。

    “这是张家的大郎为了在外宅的时候方便几个亲信找他的小物事,他在这里便是金色朝外,他不在便是银色朝外。要知道,张家家教极严,眼下他祖父尚在世,是绝对不许他领个外宅回家的,所以他只好安顿在外。知道的人不少,但是张家作为苏州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祖父也是侍郎致仕,一般没人会去触他家霉头。”

    “好了,我解释完了,不知道铁大哥还有什么想问的?”胡迈的脸部虽然依然狼狈,但语气却显得很淡然,仿佛将铁塔当成了朋友一般。

    铁塔也不迟疑:“你说这里是张家大郎,他祖父又是侍郎致仕,为何他们家没有荫官?”

    胡迈笑道:“荫了,当初荫了三子,不过这大儿子才情一般,当官的水平也属一般,所以老太爷致仕以后,便已年纪大需要照顾的理由,把大儿子给带到了身边。里边的这位,就是大儿子家的长子了。”

    铁塔又问道:“既然是官宦人家,你因何敢指使我来抓他?”

    胡迈再次笑了起来,不过声音不敢太大,怕惊动了里边的人:“因为,张家才是这监税司案的真正主事者!”

    铁塔闻言眯了眯眼,目露凶光盯着胡迈:“是不是主使者,不是你说了算!”

    如果只是如同李天问这般寻常人家的孩子,铁塔带走了也就带走了,但是如果是一位侍郎家的孙子,哪怕是一位致仕了的侍郎,要动起来也会给燕王带来不小的麻烦。

    虽然世祖皇帝定下了规矩以后,亲王的地位其实比以前更超然,但是超然往往就代表着你值得别人供奉,却不太需要在意你的感受。

    “刚才的李天问是个大草包,什么表现铁大哥你也看到了,包括吕不同的那个草包儿子,也是一样。别看那三个都是非官即富家的儿子,偏生都不是什么能成事的。监税司案前后一环扣一环,明显都是谋定而后动,如果不是最后拉着舍弟出来做陪葬,我都不会去怀疑这条线,只觉得是织户们太过分了。”

    “然而,恰巧是因为他们的画蛇添足,我才怀疑到了他们。还有那天李思廉居然敢带着李天问到我家来,想要收购我家的庄子,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胡迈阴恻恻地假笑了两声:“这几天我家也没闲着,我爹忙着去拜见各位大人和各大行首,我却要求家里的下人出去打探各种消息,然后通通报我这里汇总。通过所有的消息汇总,我从中得到了一个结论。”

    “哦?什么样的消息?又是什么样的结论?”铁塔听到这里,都有些好奇了。

    “四月初五,监税司高公公一行还没有到苏州,就有人将消息递进了张府的这间外宅,听闻消息送进去没多久,张家的大郎张秉善便匆忙出了这处宅子,去了他们平常经常聚会的一个私人会所。”

    “同去的还有李家的大郎,已经城中几个拿得出手的行业龙头,他们聚集在一起,商讨了大概两个时辰。”

    “四月初九,高公公到任,当天下午入驻由苏州府备好的衙门,当天晚上张秉善再次召集各大行首在他的私人会所聚会,当天晚上,会所散了以后,就传出了关于涨税先涨织户的谣言。”

    “四月初十,有织户到各自行首处问明此次加税的实情,各大行首均表态,自己家大业大,不像织户们,说起来是个手艺人,其实也只是苦哈哈,本次加税将由制造行业联合会一力承担,不涉及各织户。”

    “四月十二,各大行首传出来事态有变的消息,说高公公不愿意如此处置,且苏州府一直将高公公留在府中,说是要做好各项交接,好让高公公知晓苏州实情。”

    “四月十四,织户们自动聚集,前往苏州府请愿,请求苏州府出面,与高公公协商,表示愿意加税,但不能一次加太多,苏州府太守避而不见,推官吕不同接见了诸多织户,言必谈高公公身负皇命,苏州府只能做好配合,绝口不提前去协商。”

    “四月十五日,原本跟张秉善交集稍多的织户突然提出,要去监税司衙门请愿,从者甚众,约定四月十七日下午前去监税司衙门请愿。”

    “四月十七日大早,张秉善的管家和家丁,就分别拜访了几家织户,没多久全城织户大半都被发动了起来,前往监税司请愿。”

    “同时,没多久李天问就前来邀请舍弟出门去看热闹,最后的结果是李天问安然无恙回了家,而舍弟确是被投入了苏州府大牢。”

    “如果铁大哥还有疑虑,我们可以进去,问问张秉善就知道了。”

    这串话不光铁塔感到很诧异,甚至就是在胡府待了好几年的徐良都很惊讶。要知道,在这个年代,情报分析其实是一项挺高深的技能,掌握的人其实不多的。但是听胡迈这么一丝丝一条条说来,如果胡迈所说属实,那么监税司案还真的跟这位张家大少爷脱不了关系了。

    事到临头需放胆。李天问已经带回了车马司,消息肯定封锁不了多久,一旦走漏,凭着张家在苏州府的关节,估计很快就能知道,到时候要再有突破就难了。

    因此铁塔毫不犹豫对徐良说:“身手还有几成在?”

    徐良笑笑:“十成!”

    铁塔点头,然后一个纵身,就越到了墙头,去了里边开了门。

    毕竟是张家大郎的外宅,这处宅院里的人并不多,三个人从后门打开进入之后,一路都没见着什么人。

    直到快到后院了,才遇到一个侍女。那个侍女刚要惊叫,却被铁塔随手丢出去一个黑不溜丢的东西砸到头,顿时昏倒在地。

    再转个角,前边就是一栋精致的二层小楼。

    楼下门口站着两个家丁,眼下正在打着哈欠,见到突然出现的三人,顿时大惊:“干什么的?”

    铁塔毫不犹豫三步就跨了过去,一巴掌抽在左边人的脸上,直接把人抽得昏死过去;而徐良也没闲着,铁塔身形一动,他也跟着上去,直接一记黑虎掏心,砸中另一名家定的胸口,把人打倒在地,紧接着上去脚踩住对方的脖颈一用力,那家丁白眼一翻,也昏了过去。

    楼下的动静,已经惊动了楼上,一个慌张的男子声音惊疑道:“谁?”

    然后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胡迈三人同步上楼,铁塔当先,胡迈居中,徐良殿后。

    上的楼,就见到一个刚穿好衣服的中年男子,慌慌张张正是张秉善。

    看到铁塔,张秉善惊疑不已:“你们是谁?为何闯我家宅?”

    胡迈往前一步,跨到铁塔身边,轻笑道:“呵呵,见到我有没有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