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这不是我的大宋 > 第十八章别着急,还有一个

第十八章别着急,还有一个

    “你说你通过铜片和磁铁,也得到过类似雷电的能量?那么他能够如同水一样保存吗?”赵曦的求知欲好像被胡迈彻底引爆了。

    “额……”胡迈都被赵曦的跳跃性有点吓到了,“不能。事实上,我也是通过了这次风筝实验才确认,我无意中通过铜片和磁铁得到的能量,应该跟雷电同源。至于保存……殿下你也看到了,每年那么多的雷电,可有谁保存住了?”

    赵曦闻言,原本错在胸前的双手打开,抬起左手摸了摸下巴,一副思索状:“确实没有。哎,那就是毫无用处了?”

    在赵曦的认知中,好像这个东西,没太大用处啊?

    从胡迈的话语中也能知道,铜片和磁铁得到的,跟自然产生的雷电,未能相去太远,又不能保存……

    蒸汽机又不是没见过,皇爷爷做出来的东西,到现在满地都是,相比之下胡迈这个玩意,好像没啥用处啊?

    纯实用论者赵曦如此下了定义。

    因此,他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把话头重新转到了监税司案上来:“你说你家是被冤枉的?”

    胡迈脑筋急转,感觉到通过一番攀谈,尤其是讲述了风筝实验之后,这位燕王殿下对他的态度明显有了转变,因此,他决定再赌一把,于是从小几上站起来,再毫不犹豫跪伏在地:“请燕王殿下明鉴!小人一家都是忠君爱国之人,历来把君上的威严看得比自己的身家性命还重,尤其家父乃是学徒出身,奋斗大半辈子才挣下了如此家业,他常对我们兄弟说,如果没有当今的官家,就没有我们胡家的一条生路,因此我家,及舍弟断然不敢对圣天子有半天不敬!”

    一番话说得斩钉截铁,内心却在腹诽不已:“大爷的!别人家的穿越都是能不跪就不跪,到了我这结果一会功夫就两次了!怎么着也得发发力,给自己挣一个不跪的前程!”

    其实也是他想差了,后世清宫剧看多了。跪礼这玩意,有是有,但是完全没必要如同他眼下这样,动不动就跪的。

    书案后的赵曦闻言,此时的表情反而充满了玩味。

    倒不是不相信胡迈所说的话,而是他这番毫不犹豫的举动,应该说不上动机多单纯。以为这样一来可以抱上赵家的大腿?

    ——这就是出于上位者本能的考虑了。

    却也不能寒了人心,刚要说话,门口就传来一阵脚步。

    铁塔那深沉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几步就到了赵曦面前,照旧一张纸递了过去。

    胡迈伏跪在地,等了半天没等到赵曦说起来的话,这时好奇心发作,偷偷抬起头要去瞄一眼。

    结果,一抬头,视线就撞到了赵曦和铁塔两个人的视线。

    胡迈心里一咯噔,暗道不好,赶紧要低头。内心不断骂自己“得意忘形了,得意忘形了啊!何况这还没得意,就开始忘形了!”

    边骂边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尤其是头往下低时瞥到赵曦嘴角那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不过,没等他自责够,赵曦就先说话了:“起来吧!皇爷爷曾明言,我大宋不兴跪礼,除了天地君亲师,其余都不跪,你见本王也一样,用不着时刻下跪的。”

    得,感情是自己犯糊涂了。

    一边谢恩一边迅速爬起来,能站着谁愿意跪着呀!

    脑海之中却又开始跑马:“咦,宋朝不兴跪礼的吗?我特么难道是被清宫剧给坑了?”

    “行了,刚才车马司的人回报,把你家的情况都说了一遍,跟你说的所差无误。你爹是叫胡德富吧?二十年前在唐记做店小二?”

    不用跪着,那不值钱的马屁就得赶紧送上了,反正拍马屁这种事又不值钱:“燕王殿下慧眼如炬,确实如此。”

    赵曦把那张纸放在一边,也不知道是要问话还是在自言自语:“监税司本来跟织户的冲突也不大,首当其冲的应该是大户人家才对,好好的一件事,也无非是皇兄要给车马司再加点产业,怎么就变成了跟织户的冲突了?”

    “好家伙,这都变成了皇家与民争利了?我大宋立国百年,何时与民争利过?尤其我皇爷爷天纵奇才,一首创办科学院,兴教化,天下得以因此而太平,世人也因此而吃饱饭!铁塔啊,你瞧瞧眼前这小子,二十年前他爹不过是个跑腿的伙计,眼下也穿着绫罗绸缎,一副人摸狗样的,哪里不是我历代先祖之功?”

    “查!你去,给我把他说的那个什么李天问带回来,好好查!我想知道这里边到底是真么回事!”

    “好家伙,一个忠心为国心忧皇室的好子民,怎么就成了祸乱苏州的罪魁祸首了?孤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些人在搞鬼!”

    好嘛,此前一直和风细雨,在胡迈身前都自称我的,这会都自称孤了,杀气显露无疑。

    铁塔点头应是,就要出门,赵曦又叫住了他:“把胡迈也带上,他认识!此行不要惊动其他人,安安静静地把李天问带回来就好!尤其是先不要惊动苏州府,知道了吗?”

    铁塔继续点头:“遵命,殿下!”

    说着就转身出门而去,胡迈立即在后边跟上。

    出了门,铁塔随便点了几个侍卫,依旧从刚才进来的后门出去,徐良本来一直在门外等候,有两个侍卫看护着他,此刻见胡迈出来了,也提腿跟上。

    铁塔回头瞅了一眼徐良:“边军来的?”

    徐良来了个默认。

    这么简单的对话,却勾起了胡迈的八卦**,不过眼下当然不是深挖的时机,得以后找着机会再说了。

    一行人在胡迈的指引下,很快就在一座名为“春风一度阁”的勾栏里揪住了李天问。

    跟他一起的几个狐朋狗友,为了防止走脱消息,一并给带走了。

    老鸨子本来还准备拦着,毕竟李家的这位三公子也是熟客了,要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带走了,跟李思廉没法交代。尤其是被带走的人群里还有吕推官的小公子,事情闹大了,这楼被拆了都是小事。

    老鸨子的泼辣劲还没使出来,铁塔从腰间拿出一块金黄色的令牌一亮,瞬间就收了会去,反正胡迈是没有看清楚,不知道那老鸨子看清楚了没,不过,反正看清没看清,老鸨子也不敢再耍泼,大惊失色站到了一边。

    铁塔又吩咐了一句:“闭紧你的嘴巴,知道吗?”语气极为不客气,也没有什么威胁的说辞,那老鸨子居然满口称是。

    出了门,胡迈刚想问问缘由,铁塔却一脸不屑地道:“这就是你弟弟最好的朋友?大白天的居然出入这等场所?腌臜货一个!”

    这副不屑的神情显然不是伪装,是真的瞧不起这帮公子哥儿的尿性,言外之意自然是指胡迈的弟弟也是这种货色了,连带着胡迈都被看低了一眼。

    “我家跟李家是世交没错,然慈母尚在,家教甚严,舍弟是断然不敢出入这等场所的。我与舍弟自幼是顽劣了点,但不至于把这点力气都撒在了婊子的肚皮上!”胡迈当然看懂了铁塔这个神情,自然是果断作出决裂来。

    “对了,铁塔大哥,殿下刚才说的是要悄悄的,这样一来怎么也谈不上悄悄的吧?合适?”联想到刚才赵曦的吩咐,胡迈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铁塔。

    铁塔给他一个白眼,都懒得去解释了。

    带着头上罩着黑布嘴里塞了布条的四个公子哥儿塞上马车,就要走,胡迈却上前拦住铁塔。

    铁塔还以为胡迈是要继续说刚才燕王的吩咐,所以一脸不耐烦,准备推开胡迈,没想到胡迈却说:“既然铁塔大哥不在意,那么我们再多抓一个怎么样?”

    “什么意思?我奉殿下的命令出来办事,却不是给你来报私仇的。”说完收回手,又准备上车。

    胡迈这是才幽幽地说道:“就李三郎那种腌臜货色,您也瞧到了,断然不是什么拿得起主意的人,他的身后还有一个。”

    铁塔闻言,瞅瞅在马车地板上扭来扭去的李天问,疑惑地说道:“你是说他爹?”

    胡迈自信地笑笑:“他爹也不过是一守成的蠢物,父子都白瞎了这么好的名字。这背后,其实另有其人,从头到尾没露过面的!”

    铁塔看着胡迈那张都没来得及擦拭,右边还肿了的脸,本来想说点啥,可是最终是被胡迈的自信所感染。

    他挥挥手,示意侍卫们先回去,然后走到胡迈身边:“殿下命我抓李三郎,眼下我已经抓到了。你在此节外生枝,只希望确实与本事有关,不然你要吃不了兜着走!”

    胡迈闻言大笑,一边转身,一边将双手背在身后:“铁塔大哥放心,我断然不会坑害了你!”

    “别着急,还有一个!抓到这一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就一清二楚了,跟我走吧!”

    说完,当先一步,就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