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江伯父,明勇另有自己喜欢的人,这件事本身没有错,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云晨晓坚定讲:“他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他喜欢我的好朋友,还因此欺骗我。”

    江则洲略为惊讶,显然他不知道这件事。

    江明勇被他爸看得,有点不敢抬头,似也意识到这是件不太好的事。

    看儿子这反应,就知道这事错不了。

    “明勇,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兔子还不吃窝边草……”

    “爸,我就不信你没有过!”

    江则洲他儿子怼的,差点想给他一巴掌。“有你这样跟老子说话的吗?!”

    江明勇被他吼得不敢吭声,扭头冷哼了声。

    云晨晓趁机讲:“江伯父,所以我可能真的无法跟明勇订婚。”

    “小小。”江则洲换言,语重心长讲:“小小,你是我江家认定的儿媳,这点是不可能改变的。”

    “这要明勇认定才可以。”

    “他当然也是认定的。小小,你们只是一直都在一起,让他产生了误解。”

    “伯父,你忘了吗?他已经开始新的篇章了。”

    “明勇还年青,这只是很常见的诱惑,等他再长大一点就知道,什么才是爱情。”

    江则洲这话,让两个年青人都冷静下来。

    江明勇认真的思考这话,又看不说话的云晨晓。

    经过这段时间,他也不是那么讨厌她了。

    现爸爸执意要这么做,她要也没意见,也不是不可……

    “我需要一个可以经受住诱惑,并一心一意爱我的人,来陪我走过此生。”云晨晓望着江则洲,笃定的讲:“江伯父,我希望你也能为我想想。”

    江明勇又哼了声。“谁稀罕!”

    江则洲没理会儿子倔强的自尊心。

    他看坚定的云晨晓,沉默了许久。

    云晨晓心脏鼓动,出了一手心汗。

    她拧紧心神,挺直背脊,等着他的回答。

    这是她最后的,唯一的,一根稻草。

    也是她最后的底线。

    江则洲叹了声,换了种语气,随和的笑着讲:“小小,伯父这就是在为你着想啊。”

    “你看你,现在正是实习的关键时期。要是把婚订了,不仅是明勇,就是金道公司的老板,也会给你写上漂亮的评语。”

    “这样你不仅能顺利毕业,还能进伯父的公司学习。”

    “你学的是金融吧?伯父正想要个信得过人的,在身边帮忙做事。你是我家的儿媳,名顺言正,再适合不过。”

    江则洲起身,走去开放柜,看上面的书和照片。“小小,你还留着跟明勇的照片,就说明你心里还是有他的吧?”

    云晨晓没回答。

    江则洲决定的讲:“这房子的合同也马上快到期了,伯父没打算再续签。到时你们订了婚,就搬回来住,也让你爸爸有更宽敞的位置,毕竟他喜欢自由嘛。”

    云晨晓看挨着墙的照片,又看决定着这一切的江则洲。

    要是在昨天之前,他无疑是断了自己所有的路。

    没法完成学业,没有住处,在这无依无靠的云城,她除了向江家妥协,还能做什么?

    至少……至少江明勇是她十五年的朋友,至少江家是照顾她十二年的家人。

    云晨晓心沉入谷底。

    感到彻骨的寒意。

    忍不住发颤。

    她咬紧牙根,极力平静的讲:“……好。”

    这个好字,带着某种义无反顾的坚决。

    又如至暗时刻的绝地重生。

    而听到这个字的江则洲,露出笑来。

    江明勇倒是激动得跳起来。“喂云晨晓,这你都答应?”

    云晨晓侧头看他,唇角轻扬。

    她这回眸一笑,安然、冷冽,又带着一丝凶狠。

    但因她傲然与天生优雅,这些情绪,都被她让人呼吸一窒的美色,掩饰去了。

    江明勇哧呼的瞥着怒火,有气没地撒。

    云晨晓瞧着他。“明勇,我相信伯父说的,相信你其实还是爱我的,只是你还不知道而已。”

    “嘿,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如果有,那应该是我发现……还爱着你吧。”

    她感到声音有点遥远。

    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可能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不知道站了多久,也不知道江家父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直到商致关上门,问她想吃什么菜时,她才猛然惊醒。

    云晨晓看衣冠楚楚商致,没犹豫。“这房子只租到月底,你另外找住处吧。”

    “是因为房租问题吗?我可以……”

    “因为我要订婚了。”

    没理会他的诧异,云晨晓走到开放柜前,拿起与爸爸的合照。“我会搬出这里,再次进入江家。”

    她背对着商致。

    商致只能听到她极其平静,却又异常坚决的话。

    对这突如其来的决定,想是刚才江家父子的原因。

    商致没问具体原因。

    他看了看充满她生活痕迹,和她与父亲相关的小房子。“这里我会继续租下去,你什么时候想回来,随时……”

    “用不着。”云晨晓放下照片,转身看他。“商先生,你已经兑现了你的承诺,没必要再为我做什么。”

    “我总是要租房。”

    “唯独这里不行。”

    “为什么?

    “我要把它还给江家。”云晨晓目光冷锐,语气平和。“然后,开始我新的生活。”

    -

    自答应订婚后的云晨晓,不再按原本的轨迹生活,作息也毫无规律。

    不再早起。

    不再早回。

    也不再去公司。

    她像变了个人,整天不知在忙些什么事情。

    商致早上敲开云晨晓的卧室门,预料中的又没看到人。

    这有点反常,像是一个好孩子,突然叛逆成了坏学生。

    她冷静自持,聪明果敢,自律守法……

    自律守法。

    想到她那天晚上异常的表现,商致拿出手机往外走,打了个电话。

    等他去到公司。

    一个干净帅气,戴银边眼镜的精英男人,敲门进来。

    这人叫陈卓,是新来的员工。

    名义上是商致的助理,实际是位顶极黑客。

    安华能请到他,全靠老板的关系,因为他们是同学。

    “boss,你吩咐的事已经查到了。”陈卓拿着平板电脑,态度恭敬的向他汇报。“赵律师见云小姐,是因为云先生留下的一个业务。”

    商致示意他继续说。

    “云先生留下了一笔巨额遗产,附加条件就是,要等云小姐成年和结婚后分别领取。这次赵律师找她,便是办理最后的交接手续。”

    “你刚才用了巨额这个词。”

    “是的bo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