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暗教有专门制皮的皮相之术,但近几年有听闻其中有人为了便捷便直接剥人脸皮,小亲王您也瞧见了,我虽为教主,可那只是我师父强行加于我,玉衡此人只想听听曲唱唱戏。”犹怜边说道一边用手摩挲着自己的脸,撕开'犹怜'那张脸,露出那张如玉一般的面容,万物细无声,他如千年古玉一般,锋芒皆被蕴含其中,需有人之人静静品会。

    此刻的他才是真正的他,不是犹怜,而是作为犹怜的玉衡,暗教之主玉衡。

    “你若想当个戏子那便罢了,本王便亲自处理这事,不管是谁,暗教的任何一个人本王都会将他揪出再杀了他们以绝后患。”宁鹰慵懒的说道,桃花眼中尽是杀戮的神情。

    从铜镜之中,玉衡便能感受到宁鹰此人的狠辣,他是认真的,并且宁鹰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他的踪迹,那其他人自然是不在话下。

    玉衡不是什么心善之人,但毕竟是那老头子到死也牵挂着的暗教

    “小亲王言重了,我为教主,这暗教我自是要管的。”玉衡轻笑着,黑曜石一般眼中都染着笑意,俊美的脸上也挂着轻轻的笑容。

    假笑的狐狸。

    宁鹰幽冷的眸子看着他,轻挑着眉说道“那教主是想如何解了这事?”

    “玉衡定会查清此人,并且将此人交由小亲王处置。”玉衡依旧是带着笑意的说道,眉眼间的笑意如春雨一般,让人心悦神宁。

    “三日。”宁鹰从软塌上起身,以居高的身姿的说道。

    “定当竭尽全力。”玉衡笑道,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如此的温润有光,让人忍不禁的便陷入其中。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这两人便扬身而去,动作利索的宛如经常溜进人屋中截人的惯犯。

    待他两离去之后,玉衡垂下眸子看着桌面上那张'犹怜'的面容,如古玉一般的俊美的面容一片冷漠,黑曜石的眼眸中幽深至极,他大概知道这是谁干的,平日他干这种事也就算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这次,云凛然竟将主意打到了这头毒蛇身上,老头子苦心经营的暗教他可不许云凛然拿去玩没了。

    溯月宫

    “本宫都说过了本宫沐浴的时候只用羊乳,这是个什么东西你也敢给本宫端上来?”铃贵嫔拿起宫人手中端着的鲜乳将它打翻在地上,漂亮的小脸上充满着怒意。

    “娘娘羊乳被永寿宫的宫人全拿走了。”小宫人跪在地上战战克克的说道。

    “又是璃妃!”铃贵嫔一想起赵媚儿那张跟她相似几分的脸庞就一阵不快,再加上当初她还未升为贵嫔之时,在御花园内碰上了赵媚儿,她超着赵媚儿行礼,后者瞧也不瞧她一眼,在身旁嬷嬷的搀扶下高傲的抬起漂亮的小脸礼态万分的走了过去。

    一想到这铃贵嫔美目中尽是恨意,她是刘家的庶女,刘家一直依附于云家之下,云家的嫡女都瞧不起她,便是她自家的嫡妹刘箐箐也看不上她,后来云家覆灭她心中痛快不已,往日那些趾高气昂的嫡小姐们个个都掉了脑袋,又后来她进宫为妃短短时间内成了贵嫔,往日看不上她的嫡妹如今也对她百般讨好,父亲也亦如此,甚至宫中妃嫔也对她有几分礼待,偏偏璃妃赵媚儿,赵少傅的嫡女,总是扬着一张与她相似几分的漂亮小脸,高傲万分。

    她不喜这般,好像不管她坐到什么位置,总有嫡系高傲的扬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好似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铃贵嫔刘羽灵,始终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女。

    “给本宫滚出去!”铃贵嫔越想着便越是气愤,将那摆放在桌前的价值不菲的花瓶给砸到了地上,花瓶碎了一地,花儿也洒了一地。

    铃贵嫔红着眼睛踩着这些花儿,不管是赵媚儿还是谁,这普天之下若是有谁胆敢再轻视她,她定会要那人好看!

    宫人们见此,赶紧退了出去将屋中的门给带上,铃贵嫔喜怒不定,手段也极其狠毒,他们是深有体会的。

    屋中只剩铃贵嫔一人,她坐在软塌上闭上眼眸小手揉着眉心。

    屋中的门被打开,一道黑色的身影站立在门前。

    “本宫不是让你们滚出去吗?进来做什么!”铃贵嫔冲着门口怒吼着,小脸愤怒的都一阵扭曲,她抬眼正欲再次发怒的时候看到了来者的面容,愤怒的神情一阵困惑惊讶“殿下来我溯月宫做什么?”

    那人沉默不语,将门掩上,清澈的眸子中透亮万分,如那山间的溪水一般清澈见底。只见他带着温柔的笑意,朱唇微启,声音悦耳又动听“我想要铃贵嫔这张漂亮的脸。”

    铃贵嫔一听,漂亮的脸上一阵娇羞的模样,她也才十八也正值着风华正茂之期,却侍奉着一个快五十的中年老头,而对方虽比她小三岁的样子却也是翩翩少年郎的模样,此刻她并未感觉到对方说的话有何不妥,只是觉得俊俏少年夸赞她的面容,心中动容而已。

    “殿下说笑了,本宫这张脸不足为奇。”铃贵嫔微微垂下脸蛋有些娇羞的说道。

    “不过殿下来我宫中,万一被人瞧见了那可不好了。”铃贵嫔突然思索到什么说道,这若是被宫中哪些人瞧见了,必定大做文章,这后宫妃嫔与皇子幽会,这可是大罪。

    “铃贵嫔说的是,所以我得将瞧见我的人给杀了。”那人说道,脸上带着如春风一般的笑意,眸子清亮纯粹,可说出的话与他本人实在是不相符合。

    “殿下在说什么”铃贵嫔一下便清醒过来,美目中带

    着一丝恐慌微微的后退了几步,眼前那如天使一般的少年此刻诡异万分,一副清亮纯粹的眸中,莫名的让人渗的心慌。

    “我一开始不是说了吗?我想要贵嫔娘娘那张脸,仅此而已。”他笑着,那张脸如此的纯粹干净,如那清晨中的甘露。

    铃贵嫔惊恐万分,连忙后退,她想逃出这间屋子,可那人却站在屋门口处,让人无处可逃。

    “楚亦安你若敢杀我,你便也死路一条!”铃贵嫔实在想不到任何办法了,冲着他吼着,企图楚亦安能够看清形式。

    “楚亦安不会杀你。”楚亦安轻声的说道,如在人耳边温柔细语。

    “你若收手今日的事本宫自是当做不知晓。”铃贵嫔心中甚是欢喜以至于丝毫没注意到眼前的楚亦安有什么不对劲。

    楚亦安清澈的眸子看着她的,纯粹的万般美好。

    “因为取你性命的是我。”楚亦安悠悠的说道,随即手在脸上摩挲着竟扯下了一张皮!那张'楚亦安'的脸被撕下后露出一张乖巧的脸庞,只是,额前那道狰狞的红色伤疤是那么的夺人眼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