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穿越架空 >进南案 > 第十八章-莫剑道长降狐妖

第十八章-莫剑道长降狐妖

    第十八章-莫剑道长降狐妖

    每羡鸳鸯交颈,又看连理花开。无知花乌动情怀,岂可人无欢爱。君干好速淑女,佳人贪恋多才,红罗帐里两和谐,一刻干金难买。

    说点闲话吧,好像不说点闲话,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写了,哈哈,这种自然形成的习惯,真的很奇特,比如我早上睡醒,必须喝一杯水,必须抽一根烟,等等,我们都有太多的习惯了,很难改掉,有些是好习惯,有些是坏习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慢慢形成,很难说,这些习惯是怎么来的,突然有一天发现,我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上文书说道,陈老爷子,外出经商归来,见到儿子却是面容憔悴,没有一丝血色,请了各路的大夫为陈柏生医治,可还是不见好转,陈老爷愁的是整日里睡不着觉,陈柏生的生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

    我们话分两头,莫剑道长带着凌空和小毒仙,辞别了田老头,一路向着山阳县进发,数日后,入了县城。

    “凌空哥哥,你看这个”小毒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的叫凌空一声哥哥。

    “这有什么好奇啊,不就是些个糖人嘛,你想吃那个?”凌空一脸不屑。

    “这个吧”小毒仙指着一个小老虎的糖人说道。

    “师父,掏钱”,凌空转头对着莫剑道长说。

    “你这小子,我可没说要买这个啊,你请青儿吃,还要我掏钱?”莫剑道长看着凌空说道。

    “那谁让你是我师父呢”,说完,凌空拿起糖人,拉着小毒仙就跑:“师父,我们先走了啊,您自己看着办吧”。

    莫剑道长看着渐渐跑远的两个背影,笑了笑,把钱扔给了小贩,快步追了上去。

    等一行人走到陈府门口时,莫剑道长隐隐觉得这院子阴气颇重,陈府门前也是聚了好多人,在看着门前贴的一张告示上写着,寻名医,寻活神仙,莫剑道长便上前询问:“施主,请问这里是出了什么事吗?可有人生病啊?”

    旁边围观的人就给莫剑道长解释说:“看道长面生,应该不是本地人吧,您是不知道啊,听说这陈府里有妖精,吸那陈家少爷的阳气呢”。

    “哦?居然有这种事”,莫剑道长摸了摸一把说道:“我们去拜访一下吧”。

    陈府,陈老爷将事情都一一的讲给了莫剑道长他们,小毒仙用自己炼制的丹药,为陈柏生调养身体,莫剑道长对陈老爷说:“施主不必太过担忧,我等前来,一定会为您解忧的,等到今日,我们去会会那妖精。”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陈府后院,陈柏生的房间和往常一样,酒菜满桌,那女子也是按时到来,进了房内,却没有见到陈柏生的踪迹,只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那女子咯咯的笑道:“公子今晚这么着急啊,酒也不喝了,菜也不吃了”。

    床上的人没有说话,只是背对着她招了招手,示意女子上床。

    “公子,可有想人家呀?”说着,那女子便走到床边,刚要俯下身子,只见被子被猛地踢开,凌空那满是坏笑的脸,出现在女子眼前,那女子愣了愣,就知道事情不对,刚要出手,只听身后又传来一个声音:“妖孽,你还不快快现出原形”,莫剑道长说着便对那女子来了一掌,那女子一时没反应过来,飞到了一边。

    那女子看了看眼前的莫剑道长和凌空问道:“你们是谁,为何要多管闲事”。

    “你个妖孽,我是终南山道士,这是我的徒弟,我们今天就是要收了你”。

    那女子站起身来冷笑道:“呵呵,好,是你们要多管闲事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就看到那女子突然从嘴里吐出一股黄烟,冲着莫剑道长和凌空就飞了过来。

    莫剑道长见状,赶忙对凌空说:“小心有毒,屏住呼吸,调动真气,用我教给你的天元术……”莫剑道长话还没说完,那女子已经到了近前,莫剑道长用手中的桃木棍跟那女子缠斗,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凌空大喊一声:“天元术,天元掌~”,空中一道带些金光的手掌飞向那女子,咚的一声,那女子就被打翻在地。

    那女子趴在地上,转瞬间,那女子竟然变成一只狐狸,对着师徒二人呲牙咧嘴。

    “好小子,可以啊,长进挺快嘛”,莫剑道长看着那狐狸又说:“你这妖狐,伤人太深,已经不可饶恕,拿命来吧”,说着,莫剑道长就用他的桃木棍在空中画起符咒,嘴里也是念念有词。

    那妖狐见状,知道自己不是莫剑道长的对手,对着莫剑道长和凌空,又是吐出一团毒死,转头就跑,等她跑出屋外后,对着里面喊道:“我还会来找你的,你个臭老道”,说完便化成一股阴风,消失的无影无踪。

    凌空刚想去追,莫剑道长拦住了他:“不用追了,我们还会再见她的,现在她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陈家少爷的性命,不知道青儿为他医治的怎么样了,我们去看看吧”。

    听到师父这么说,凌空也只好作罢,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真气居然可以提升的这么快,才突破了三成,就学会了这天元术,心里想着,什么时候再从莫剑道长那要一本秘籍来学。

    这段时间,小毒仙也没有闲着,一直在为陈少爷调养医治,可毕竟陈柏生的元气大伤,又被那狐妖吸了精气,体内也是残留了不少的狐毒,小毒仙便将计就计,以毒攻毒,比较她可是一位用毒的高手。陈柏生一口鲜血吐出,小毒仙又给他喂了丹药,他的脸色总算是有了些许的好转。

    在陈老爷一再的挽留下,一行三人也是在陈府多留了几日,这几日小毒仙一直调理着陈柏生的身体,莫剑道长和凌空责是在陈府,胡吃海喝了一通。

    常言道,狐狸总要露尾巴,毒蛇总要吐舌头,切勿害人又害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