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穿越架空 >进南案 > 第十七章-山阳县奇遇

第十七章-山阳县奇遇

    第十七章-山阳县奇遇

    每日青楼醉梦中,不知城外又春浓。杏花初落疏疏雨,杨柳轻摇淡淡风。浮画肪,跃青呜,小桥门外绿阴笼。行人不入神仙地,人在珠帘第几重?

    我们这儿今天迎来了新年的第一场雪,飘飘摇摇,不是很大,但总归是空气湿润了些,瑞雪兆丰年,希望新的一年,我们都能幸福。对你来说,爱情是什么?是一生的陪伴?是相互的信任?是一刻的激情?还是平淡的日子?我不知道,最近看了电影《被光抓走的人》推荐一下吧,个人感觉还是值得看的电影。

    山阳县里人来人往,大街小巷里叫卖声不断,也很是热闹。在这县城里,有一公子哥,姓陈,名叫陈柏生,年纪有十七岁,家境富裕,从小就酷爱念书,老父老母也是极为的疼爱这唯一的儿子,只望着儿子能有一日考取功名,能得个一官半职,也算是祖上烧了高香。

    父亲常年经商,在家里的时候不多,这一日,是祭祖的日子,本该是陈老爷前去,可是他在外地,还没回来,只得让陈柏生代为主持前去上坟。

    这陈府的管家也姓陈,陈管家在上坟前一日,就已经将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了,提醒陈柏生道:“少爷,明日可是上坟祭祖的日子,我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了,您一直在房里读书,顺便就当是踏青游玩了,散散心,换换精神”。

    “嗯,最近确实有些累,想着离科考的日子也不远了,换换心情,再回来读书,怕是会更进一步的”,陈柏生说道。

    次日清晨,陈府上上下下,都在为这次上坟祭祖忙碌着,随着陈柏生的一声:“出发吧”,十几人的队伍出发了。

    早晨的太阳很是温和,一行人不久就来到了坟前,祭拜是很快的,有一个时辰便结束了,太阳也不像早晨那样,多了些霸气。

    陈管家把带的吃食摆放好,说道:“少爷,中午了,您吃点东西吧”。

    “你们也都去附近转转,该吃饭吃饭,不用管我,让我自己一个人待一会”陈柏生吩咐着。

    “是,少爷”,陈管家对着下人们挥了挥手,都各自散去了。

    陈柏生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山峰,层峦叠嶂,云雾缭绕,多美的景色。

    忽然间,从陈柏生的对面,走来了一位女子,眉目清秀,挎着一个竹篮,她对着陈柏生微微颔首,那姿态极其动人。陈柏生也瞧见了她,那女子走到了近前说:“公子怎么一人在此?看公子面色极为忧郁,不知为何啊?”

    陈柏生笑了笑说:“不过是被这美景所吸引罢了”。

    “难道我长的不好看嘛?吸引不了公子的目光吗?”

    “姑娘说笑了,你也是来上坟的吗?”

    “我是为我那亡夫来上香烧纸的”,那姑娘低着头说着,像是有些伤心的样子。

    “实在抱歉啊,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不知姑娘吃过午饭没?不如与我一起可好?”陈柏生邀请姑娘坐下。

    “我这里也有一些小吃,希望公子不要嫌弃”,说着姑娘从小竹篮里拿出了一些食物,放在二人面前,又拿出一壶酒,说道:“公子,我们少饮几杯如何?”。

    “可是我不会喝酒呀”,陈柏生有些尴尬。

    “学学就会了”,说着就给陈柏生倒了一杯。

    陈柏生看着杯中的美酒,又看了看面前的美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两人在这山野间是谈笑风生,太阳渐渐的落下了,这时的陈柏生已经有些醉了,他对着女子说道:“不能再喝了,天就要黑了,我该回去了,谢谢姑娘的美酒”。

    “公子不必客气,明天晚上,我去找您,您请我喝酒,您把院里的下人都打发走,好不?”

    “好,好,好,姑娘放心,明日晚上,我备好一桌酒菜,等着姑娘前来”。

    “好的,那公子就请回吧,我也要回去了”说完,那女子一个转身,从陈柏生的目光里消失了。

    陈柏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中,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他一起来,就吩咐管家,晚上备好一桌酒菜,只说是要好好读书,吃好喝好,才能读书好。陈管家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将这件事告诉了老夫人,老夫人宠儿子,无非是些酒菜而已,他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就随他去吧。

    夜晚来的很快,陈柏生,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过一会就要看看外面,心说着,怎么还不来呢?

    呼~外面挂起了风,昨天的女子突然就出现在门外,陈柏生赶紧将她让到屋内坐下:“姑娘终于来了”。

    “公子久等了,公子坐吧,我给您倒酒”。

    两人推杯换盏,不一会的功夫,陈柏生便有了醉意,那姑娘见状忙说:“公子已经有些醉了,不如我们早点歇息吧”。

    “好,好,走,上床,歇息”。

    女子将陈柏生扶到床上,自己也躺在他的旁边,两人是一夜的翻云覆雨。

    一夜无书,次日天刚亮,那女子便离开了,陈柏生却是呼呼大睡,等到中午起床后,便又是吩咐管家准备酒菜,陈柏生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倒是不怎么着急了,看看书,喝喝茶,就等着天黑。

    果然,天一黑,那女子如约而至,两人又是推杯换盏后,一夜的翻云覆雨。

    时间一连过去了有半月有余,这陈柏生眼看着是日渐消瘦,整个人的脸色是蜡黄蜡黄的,苍白的毫无血色,书也是无心再念了,整日里就盼着天黑,盼着那女子早点来。

    这事只有陈柏生自己知道,陈管家看着少爷的样子,心想是读书太累了,也没有多想,只是给老夫人说了一声,老夫人只是嘱咐管家,给少爷多吃点好的,这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

    这日,陈老爷从外经商回来了,一进府,陈管家就赶忙迎了上去:“老爷,您回来了,路上辛苦了,我这就让人给您备菜”。

    “嗯,柏生最近可好啊?”陈老爷问。

    “好着呢,每天吃的好,睡的好,整日里就在房里读书,也不见出门了”。

    “哈哈,好,好,给他说我回来了,让他来见我”陈老爷笑着说。

    “是,我这就去请少爷过来”。

    不一会,陈柏生便被管家给掺着过来了,陈老爷一看,这儿子怎么这样了?两个重重的黑眼圈,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瘦的只剩皮包骨头了,陈老爷心说,自己不在家的日子,肯定是出事了。

    “柏生啊,你这是怎么了?”陈老爷问。

    “爹,儿子没事,咳咳,儿子就是读书有些劳累”,陈柏生气喘吁吁的回答。

    陈老爷心说,这事肯定没有这么简单:“你好好说,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从这引出我们的下一章《莫剑道长降妖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