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穿越架空 >进南案 > 第十六章-火烧树妖
    第十六章-火烧树妖

    不是冤家不聚头,

    冤家相聚几时休?

    早知死后无情义,

    索把生前恩爱勾。

    我没想到自己可以坚持写到现在,两万字了,在想是不是可以小小的庆祝一下?哈哈,思路也越来越清晰,感谢亲们的支持,好啦,我闲话少说,接着讲故事。

    坚持,等待,观察,莫剑道长一直在盯着那老槐树,一声鸡鸣声,打破了这诡异的画面,盘绕在三人周围的树枝藤蔓在迅速的收回,那颗老槐树的中间出现了一个大洞,田老汉就躺在这树里面,很安静,紧闭着双眼,这老槐树伸出两条树枝,将田老头给抱了出来,轻轻的放在地上,就好像生怕把田老汉给吵醒了一样,这一幕看得三人是目瞪口呆,等到田老汉平稳的躺下地上以后,那大洞也消失不见,树枝也恢复了原样。

    东边的太阳,照射在这小院中央,如果没有发生夜里的事情,论谁也不会相信,这老槐树居然已经成了妖精。

    莫剑道长拍了拍田老汉,老头睁眼的时候,发现三双眼睛正盯着他看,不免的有些尴尬:“咳咳,那个……几位?这是做什么?”

    莫剑道长将手搭在田老汉的手腕处,紧盯着他的眼睛,嘴里默念道:“奇怪,你没有暗气流动啊”。

    田老头有些不悦:“你们干什么?”用力甩开了莫剑道长的手臂又说:“什么暗气?干嘛这么盯着我看?”

    小毒仙这时上前询问道:“老人家,您别怕,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我也算是半个大夫,可以帮您瞧瞧,把把脉”。

    “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年纪大了,就是这记性不太好了身体也是大不如前喽,”说完,田老汉便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又说:“几位,还没吃早饭吧?我去弄点粥,溜几个馒头”。

    小毒仙刚要继续追问,莫剑道长拦住了她说:“实在抱歉啊,老爷子,我们也是担心您,早饭您随便弄点就成”。

    “好嘞,好嘞,你们先去屋里坐着吧,一会弄好了,我给你们端过去”。

    莫剑道长看着田老汉,摇了摇头,对着凌空和小毒仙说:“走吧,回屋休息一会吧”。

    早饭很快就好了,简单的稀饭粥,几个馒头,田老汉又切了点咸菜给端了过来。

    “你们别嫌弃啊,我这也就只有这些了,凑合着吃吧”。

    “哪里的话,您客气了,我们在这借宿,已经是很打扰您了,晚些我们走的时候,给您留点钱,我只是有一事不明,想问问您,不知方便不方便啊?”莫剑道长客气道。

    “您尽管问就是了,我这都快入土的人了,还有啥秘密啊?”田老汉说。

    “您知道不知道,您早晨起来睡在院子里?”莫剑道长问。

    “这个是知道的,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每天起来,都发现自己躺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

    “身体可有不适?”。

    “那倒是没有,就是不论刮风下雨,我都会这样,后来也就习惯了”。

    莫剑道长想了想又问:“您夫人是怎么去世的?”。

    说到这,田老汉不免有些伤心,眼里泛起泪花来:“唉,我那可怜的老婆子,老了老了,居然连个全尸都没落下,十多年前吧,我在前面的山坡边,有一片菜地,我那天跟往常一样,早起去耕地,中午回来一看,我那可怜的老婆子就被吊在这颗老槐树上,只有身子,双腿不知去向,报了官,后来也是不了了之,谁会管我这穷老头子啊”,说完,田老汉便是潸然泪下。

    莫剑道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报仇可能我帮你报不了,毕竟时间过去了太久,但是这颗老槐树,已经成妖,倒是可以帮你除了它”。

    “这老槐树,可是比我的年纪还要大啊,不可不可啊”

    “这槐树,本就属阴,你夫人惨死在这树上,血液渗透到树身里,日积月累,变成了妖,已经不可留了啊”莫剑道长劝说着田老头。

    “唉,这老槐树也是我对老伴的一种念想,看着它就像看着我老伴一样,我跟它说话,它也像是能听懂一般,舍不得啊”。

    “那我们再商议吧”莫剑道长对着凌空使了个眼色。

    凌空会意道:“田爷爷,您就放心吧,我们还能害您不成,您先回去歇着吧,这事让我师父再想想办法”。

    时间转瞬即逝,天空中已经有了点点的星辰,莫剑道长,还有凌空和小毒仙静静的等待着。

    用现在的话来说,凌晨两点左右,田老汉走出了房门,径直的走向那颗老槐树,依旧是在抚摸着树干,依旧是在喃喃自语。

    莫剑道长三人,也来到院内,突然,那颗老槐树,露出一个大洞,眼看就要把田老汉给包裹进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莫剑道长嘴里念着咒语,手中的桃木棍在空中快速的画着一道灵符,向着那老槐树飞去。

    轰隆隆~~

    一声巨响,就看到那老槐树的大洞消失不见了,却出现一张人脸:“道长,饶命啊~”

    “妖孽,你已经成妖,不可饶恕,还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把”。

    “唉~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我是田老头的老伴,十年前,有一伙土匪,突然冲进家里,抢粮,抢钱,我被他们给杀害,死后成了冤魂孤鬼,借着老槐树,跟我那可怜的老头再续相思之情,我从来没有害过任何人,我爱他,只能用这种方式一直陪着他,还请道长能饶我一命”。

    “人鬼殊途,你既然已经成鬼,便不可再留恋人间,你早点轮回去吧,你老伴,我会给他些丹药,保他的健康,你不必担心”。

    说完莫剑道长嘴里念起咒语,手中升起一团火焰,对着老槐树而去,呼的一下,熊熊的烈火燃烧起来,噼里啪啦的木头响声,像是她对老伴最后的思念。

    有道是,人生在世,命里自有天注定,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