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我早就告诉过你 > 第39章救不了任何
    “那我们去哪里找这个人?找这个有糖尿病的人?”凌乔雪想着这个人也是杀她的人,此时更加及时找到。

    萧子安暂时没有好的办法,因为涂忘舒的房间被烧毁。

    隔天,杨记又来了。

    萧子安便把报告给了杨记,杨记看到成份后,惊讶地挑眉。

    “糖尿病?”

    “是的,专门治疗长期糖尿病的药。”

    “你没有?”

    “杨警官,我哪里敢?如果你不相信也可以。”

    萧子安不强求,当时他们没有找到药片。他找到了,而且他测出来了。杨记不相信很正常。

    昨天萧子安思考过,把这件事情交给杨记去调查再好不过。

    他是警察,有足够多的人与资源来调查。比起他们自己要省力不少,也许可以很快就得到谁是那个患糖尿病又跟涂忘舒生活在一起的人。

    杨记不再说话,只是拿着检测报告离开。

    纪博出现在萧子安的面前:“要不要跟上去?”

    “疯了吧你,他是警察。你跟踪警察?”

    “我可以有本事不被他发现。”纪博充满信心,但是萧子安不允许。

    “安全为上,保护凌乔雪是你们最重要事情。”

    “萧先生,你们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吗?凌总显然很安全,为什么你们觉得她会死亡?”

    “我有我的道理。”

    萧子安不会把异能这种事情告诉纪博,纪博也不敢再问。

    “是,先生。”

    接下来凌乔雪多次前去公司处理事情,萧子安也被带着身体。

    凌志似乎是因为萧子安揭穿凌晋不是他儿子的事情,安份了许多,但是看起来也老了许多。

    娄青带着凌晋消失了,拿走所有的珠宝与钱财,凌志整天与酒为伴。

    凌在炎站在楼梯上看着喝酒醉倒在沙发的凌志,叹了口气,然后便回到他的房间。

    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五天。

    杨记终于得拿出他想要的名单,他带人冲到涂望舒对面那栋楼同样楼屋的房间。

    “举起手来。”杨记看着在窗户用望远镜监控对面的男人。

    男人回过头,微笑地看着他们说。

    “来的太晚了。”

    “只要能抓到你我,再晚都不算晚。带他回去!”

    一声令下,那人被戴上手铐,直接押回警察局。

    凌乔雪得到消息,便在第一时间告诉萧子安。萧子安说:“杨记并没有跟我联系他跟你联系了吗?”

    “没有,我只是从别的渠道知道的。”

    “看起来他不想告诉我。”

    “我是嫌疑人,他告诉我就奇怪了。不过,你得想办法弄清楚那个被抓的人到底是谁?”

    凌乔雪拉住萧子安的双手,认真的眼神在恳求萧子安。

    萧子安点点头,然后向她保证:“你放心,我绝对会弄清楚的。”

    “好,我信你。只要知道那个人是谁,也许我能找到为什么他要杀我和涂忘舒。”凌乔雪不自觉握紧了萧子安的手,萧子安皱着眉头,甚至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可想而知,身为女人的凌乔雪用了多大的力气。

    萧子安直接去警察局找杨记,杨记也出来见了他。

    “有事吗?萧先生。”

    “杨警官。”

    “叫我杨记吧,一直都让你叫杨记,你非得加个警官二字。”杨记笑了笑,看起来一脸轻松。

    应该是抓捕犯人让他心情愉快,萧子安这样的想的。

    “杨记,我听说你已经抓到犯人了?”

    “消息真灵通。”杨记双手鼓掌,为他的速度夸奖着。

    “我觉得我的消息已经足够慢了!”

    “那人承认是他放的火,但是不承认是他杀的人。”

    “他为什么要放火?”

    “因为害怕被怀疑,他看到我们几次前去。害怕找到他的线索,所以就直接一把烧了干净。”杨记这样讲,萧子安是有些怀疑的。

    不说是假的,只是觉得杨记还是事情没有讲出来。

    “那个人我们认识吗?”

    “他说他认识你们,但是你们不认识他。”

    “能给个名字吗?”

    “案件正在侦查中,身了警察得保密。你们市民只需要配合我们的调查即可。”

    杨记这话让萧子安有些受伤,要知道线索可是他找到的。

    没有他,能这么快把人抓捕吗?现在来了句警察得保密,你们市民只需要配合?

    萧子安万分不是个滋味,但是没他没有披下脸皮,只是微微抽动嘴角笑了笑。

    勉强的模样就是喉咙里面有只恶心反胃的苍蝇在不停飞舞着。

    “好的,我们一定配合。不打扰杨警官办案了!”萧子安转过身,立刻没了笑容。

    他大步走向车子,杨记盯着萧子安的后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如果有线索一定要讲出来?”

    “能有什么线索了?线索都在杨警官的手中。”

    上前车,他转过身看着杨记,那微笑又上了脸,显得异常。

    “开车。”

    萧子安绑好安全带,关上门。吩咐司机开车,司机立刻发动车子。

    汽车从杨记的身边经过,不过黑色的玻璃下,杨记看不到车内的模样。

    萧子安的眼神看着他,他也不知道。

    随后,萧子安来到凌乔雪公司。

    “怎么样?”凌乔雪见萧子安来,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问着他。

    萧子安摇摇头:“没有线索,杨记什么都不说。”

    “哎……”凌乔雪叹着气,总感觉死亡在她的身边如影随形。

    “不,还是说了些的。他说那人只承认认火的是他,杀人的不是他。”

    “你觉得了?”

    “我觉得不可信。”

    “为什么?”

    “放火是小罪,杀人是大罪。而且没有证据,所以……”

    “所以他在狡辩抵赖。”

    “对啊!”

    “那他很快就会出来,我……迟早也会死。像涂忘舒那样死掉?”

    凌乔雪紧绷的神经快要断了,已经被拉扯到极限。她感觉就算不被人杀死,也会被她自己内心的恐惧给折磨疯掉。

    萧子安把她抱在怀中,温柔地安慰她:“放心,我会尽我所能救你。”

    用手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有那么几秒的和谐,随后凌乔雪推开萧子安。

    她摇摇头:“你救不了我,你救不了任何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