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线索再一次断掉,这让杨记更加怀疑凌家与这件事情有关系。

    看着凌乔雪离开的方向,杨记不再做多停留。

    萧子安看着杨记消失在视线当中,他转过头看着刘雄。

    “你已经把药片交上去测试了吗?”

    “怎么会?这么早,我哪里有时间离开?”刘雄表示刚刚那是个谎言。

    “做的对,那你现在赶紧打人测试吧!测试数据等我们先看过再决定要不要发给杨记?”

    萧子安眼神望着远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刘雄点头,开着凌家的车朝着与杨记相反的方向离开。

    这边萧子安进了主屋,凌乔雪坐在餐桌上吃饭。凌志与娄青都在,他们的儿子凌晋也来了。

    真像一家人团聚,萧子安觉得有种诡异的温暖。

    凌乔雪与凌志不再争吵,是他感觉的关键。

    他走过去,在凌乔雪身边坐下。

    “杨警官来干什么?”

    凌乔雪刚想开口,凌志抢先问萧子安。

    “只是过来打个招呼。”

    “杨警官会这么早过来跟你打招呼?”凌志显然不相信萧子安的解释,他拿筷子夹菜的手停下来,打量的眼神看着萧子安。

    萧子安拿起勺子喝着厨房准备的蘑菇汤,没有回应凌志的问题。

    凌在炎从楼上下来,他与凌志才刚回来,回来后凌在炎立刻换了衣服。

    “在炎,跟你姐姐讲讲,是不是你让我带去医院的?”凌志见萧子安不搭话,于是看着下来的凌在炎问道。

    凌在炎点点头,他小步走到凌乔雪的身边。

    “姐姐,是我让叔叔带我去。我看你那么累,不忍心吵醒你。”

    “在炎,我没事。你以为什么时候都可以叫我?”

    “你和姐夫怎么了?为什么姐夫昨天睡我的房间?”凌在炎故意的,萧子安在喝汤差点没有喷出来。

    凌乔雪说:“没什么,以后不要让他睡你的房间。你今天去医院,是不是昨天和他睡了的关系?肯定把细菌带进去!有些人啊,就是这样坏。”

    这已经不算暗讽,就是明着说萧子安。

    凌志听到这话,便问萧子安:“你来凌家也有些时间,不要没事惹事。在炎的房间是天天消毒的,你进去带着脏东西,肯定不会那么干净了!”

    这个更狠,指着他骂脏东西。

    萧子安脾气好,不跟凌乔雪计较。但是凌志,萧子安可没有怕的。

    他把勺子拍在桌子上,与骨碟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叔叔,你在骂我吗?”

    “没有啊。”凌志看着发火的萧子安,并不怕,只笑了笑。

    “你骂我脏东西,当我听不出来啊?”萧子安正有气了,不敢对凌乔雪怎么样,凌志撞上来,他巴不得。

    “我只是说别把脏东西带进去?”

    “我带什么脏东西进去了?除了我自己,什么进去了?难道我要让紫外线给我消个毒?”

    “换套干净的衣服吧!”

    “我衣服不干净吗?”

    萧子安声声质问,凌志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吓倒。就像第一天来时,他打张正那般。

    “只是为了在炎好,你为何这么大的火气?”

    “因为你把在火生病怪我的身上。”萧子安站起来,指着凌志就骂。

    凌志也站起来,怒拍桌子。

    “是你老婆先开口的,没骨气跟你老婆凶,跟我横什么横?”凌志也是有脾气的,被萧子安这样指着骂,心里自然不快。

    两个人就在饭桌上吵起来,娄青速度抱着她的孩子凌晋进了房间。

    至于凌在炎与凌乔雪两个人当没有人一样,明明是他们两姐弟挑起来的。

    “姐,这个好吃。”凌在炎吃着小馄饨,跟凌乔雪建议。

    萧子安与凌志吵得火热,凌志直接开始摔酒杯。萧子安也不在话下,拿着水果空盘也摔着。

    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女佣与保镖都进来了,站在一边也不敢插手。

    两个人吵得火热,两个人吃得平静。

    仿佛两个平行的世界硬是交叉在一起,水与火两种极端,但是又和谐的融合在一起。

    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凌乔雪与凌在火完全忽视两个吵架的人。

    “萧子安,有本事我们出去打一次。”

    “你是要跟我决斗吗?叔叔,你也不看看你多大的年纪?万一骨头断了又好赖在这里不走,让乔雪给你出医药费吗?”萧子安面对他的挑战,依旧不怕。

    而且他不屑跟凌志动手,赢了胜之不武,输了他倒贴小白脸。怎么都是他输的份。

    “你以为你有多年轻?”

    “反正比你年轻二十岁应该有的,叔叔。不如我们比比别的?”

    “比什么?”

    “比我比你有钱?”萧子安嘴炮技能点满,凌志哪里痛就使劲戳哪里。

    凌志被气得脸色通红,像猪肝。

    “你不要脸,就没有见过你这样无能的男人。靠女人你很有成就吗?”

    “那是我老婆,可以女人靠老公,男人就不能靠老婆吗?”

    “你……”凌志伸出手指着萧子安,因为愤怒让他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叔叔,别激动。听说你心脏不好,我怕你看不到我有钱的时候?不过我会去你坟前替你放束钞票花,够意思吧!面值按亿一张来算。”

    “你……你……”凌志捂着他的胸口,似乎真的被气得呼吸不过来。

    娄青从里面跑过来,扶着她的老公凌志坐到椅子上。

    用手轻轻抚着他胸口,替他顺气,一次又一次。

    萧子安脸色平静看着这些,似乎没有为他话带来的后果感到不安。

    “你这个贱男人,我要杀了你。”娄青拿起餐刀凶狠地向萧子安刺来。

    萧子安一个侧身轻松躲开,而纪博不知道从哪里出来,双手握着娄青拿刀的手,只听见咔嚓声,餐刀落地,而娄青的手也脱臼。

    娄青用力地哭出声来,凌志的保镖也是凌家以前的保镖立刻冲出来。

    纪博看着他们:“刚刚娄青杀人的时候你们不出来,现在你们倒是出来了?果然凌总说的没有错,你们不是保护凌家的,也不是保护凌总的,而是保护凌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