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回家后,凌乔雪坐立不安,不停地在房间走来走去。

    “冷静点,你现在这个样子正是那人想要的。”

    “我怎么冷静得了?转来转去,凶手还是我。”

    “如果你被关进去了,他就杀不了你。”

    “但是我不要被关进去,你知不知道,那样比杀了我还难受?”凌乔雪揪着萧子安的衣服愤吼。在里面的两天快要让她疯掉。

    萧子安知道她心情不好,不跟她计较。

    但是凌在炎出现在门口,揉着他惺忪的睡眼。

    “姐姐,姐夫,你们吵架了吗?”

    “没,没有。”凌乔雪摇着她的头,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尽全力克制她的情绪。

    “姐,你在哭?”凌在炎抬起头看着凌乔雪。

    凌乔雪蹲下身来抱着凌在炎,轻轻地拍着他后背。

    萧子安在后面瞪着凌在炎,用眼神警告他绝对不许使用异能。

    凌在炎对着萧子安使了个鬼脸,当然他也没有使用异能。

    “姐姐,别难过。在炎在你的身边,我会保护你的。”

    “好,谢谢你。”凌乔雪这下眼泪就真的控制不住了,稀里哗啦的掉个不停。

    “姐姐。”凌在炎伸出手,用衣袖擦着凌乔雪的眼泪。

    看到凌乔雪这么难过,凌在炎的眼框也湿了起来。

    不一会儿,豆大的泪珠往下掉。

    两姐弟抱在一起哭,萧子安转过头忍不住哽咽。

    逃不过的命运,还不如开始就不要告诉凌乔雪。是他,让悲伤提前到来,却又无法阻止悲伤。

    半个小时后,情绪才平复。

    两姐弟去到洗手间洗脸,萧子安则是提前下楼。

    “先生,晚饭已经备好,要端上来吗?”

    “端上来吧,乔雪与在炎马上就下来。”

    “好的。”女佣把食物端来摆好,萧子安先吃着。

    没吃两口,凌在炎牵着凌乔雪的手走下来。

    “姐,我就说嘛,姐夫会偷吃。”

    “没事,让他偷吃。”

    凌乔雪仿佛没事人般,明明之前还哭得梨花带雨。

    假装坚强的模样,让萧子安心疼。可是他却没有办法替她解决那些事情。

    吃过饭,大家回房休息。

    “凌志了?”晚饭时,凌志与娄青都不在。

    “不知道,也许是去接他儿子了。他儿子上寄宿学校,今天刚好放假。”萧子安打听得清清楚楚,对于凌家的情况也算是知些皮毛。

    “最好不要回来。”

    凌乔雪没好气地说着,萧子安握着她的手。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你叔叔。”

    “是吗?你不知道他控制得我多惨?当我回过头,想起爷爷离开后的几年,他基本上没有让我接触过外人。张正,涂忘舒都是他安排的人。说不定涂忘舒就是他杀的。”

    “你在怀疑你叔叔有可能是杀你们的凶手?”

    “是啊!”

    “你把遗产给了我,现在又给你弟弟准备了基金。你死了,他也得不到财产。”萧子安觉得凌志这人虽然可恶,但是不至于到杀人的地步。

    “好吧,算我小人。”

    “小声点,你弟弟在睡觉。”萧子安提醒凌乔雪,凌乔雪点头,然后拿了衣服去洗澡。

    回来便躺在床上,看着沙发上的萧子安,她的心里稍微安稳些。

    有萧子安在,凌乔雪会有更多的安全感。

    因为她害怕死在无人知道的时候,那一定很惨。想想就让她心痛。

    第二天,杨记来了。

    “杨警官。”萧子安让女佣端来茶水,他们坐在草坪的座椅上。

    凌乔雪抱好衣服后,也赶紧下楼。

    碰到凌在炎,凌乔雪说:“乖乖待在房间,不要出去知道吗?外面容易感染,你的身体不行。”

    “那个人是谁?”

    “一个朋友。”凌乔雪不想让凌在炎担心,选择说谎。

    “嗯,在炎会乖乖待房间。姐姐不要忘记在炎!”

    “不会的。”

    凌乔雪伸出双手把他拥入怀抱,凌在炎这话似乎在指他的十年,都是一个在房间里面,这让凌乔雪心碎。

    凌在炎进屋后,凌乔雪便到杨记与萧子安在的草坪。

    到萧子安的身边坐下来,她眼神没有离开过桌子上的文件。

    “凌乔雪,这是戒指检查报告。”杨记直接干脆,把文件打开来。

    “我看的不是很懂。”

    “上面有你的指纹,有涂忘舒的血。”

    “不是我杀的。”凌乔雪好不容易控制的情绪又升了起来,萧子安伸出手握着她发抖的手。

    杨记说:“我也想相信你,但是你不觉得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吗?”

    “杨警官,有人陷害我的妻子。”

    “那萧先生,你觉得那个人是谁了?”杨记转过头看着萧子安。

    萧子安半天说不出话来,因为他没有名单。

    凌志不可能,那还剩下谁了?

    “不知道。”他摇了摇头。

    “所以啊,你们连怀疑的人都没有,又怎么能让我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杨记双手环抱着他自己,眼神在凌乔雪与萧子安身上游离。

    那一脸的模样,仿佛在说,我从来都不相信你们。

    凌乔雪举起手,对杨记发誓。

    “如果杀了涂望舒,就让我不得好死。”

    “凌乔雪,我们都是成年人,发誓这种事情最没有意义。”杨记看过太多发毒誓自证亲白的人,结果有罪的居多。

    因为罪犯最不怕发毒誓了,已经无所畏惧,不再乎毒誓的后果。

    “可是真的不是我。”

    “太多的人跟我说过同样的话。”

    “杨警官,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那段时间凌乔雪在家里,来回到涂忘舒住所也需要时间。不可能杀得了她。”萧子安赶紧替凌乔雪说话,看着凌乔雪面对杨记无招架之力。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能待在家里,不是我那里。”

    杨记没有足够多的证据,凌家的视频监控以及外面的公共监控。都没有拍到那天晚上,凌乔雪离开凌家。

    所以他没有办法抓捕凌乔雪,并不是杨记相信凌得雪,大发善心。

    萧子安沉默不再说话,杨记看着他们两个。像对苦命鸳鸯,而他是坏人要拆散他们。

    ()